唉,这次她彻底凉了

之前批评了《沉香如屑》。飘提到它值得批评的重点,不是“烂”,而是“懒”。说得再直白点,老套。看着上热搜的这些剧情词条。受刑、跳桥、……

之前批评了《沉香如屑》。飘提到它值得批评的重点,不是“烂”,而是“懒”。说得再直白点,老套。看着上热搜的这些剧情词条。受刑、跳桥、女主失忆、女配黑化、男女主开启凡间副本。剧情之熟悉,恍然以为自己回到2017年。如此老套,也就难怪热搜天天上,实际一看讨论度,并没有多“热”。但,烂不止烂它一个,懒自然也不是。近年的仙侠剧,高度雷同的程度,是从海报到服化道,从设定到剧情。都仿佛是一个妈生出来的。而它们的收场也往往趋同。几乎都以扑街收尾。一个趋势已经非常明显了——仙侠剧风光不再。这波国产仙侠剧风潮,自15年的《花千骨》始,发展到今天,形成如今“仙侠101式”的爆炸局面。戏还在自顾自地唱,只是观众已经乏了。为什么?今天展开聊聊。表面上看,让我们产生厌倦的,是仙侠多年不变的叙事套路。图源| 小红书网友@Ofelia整理的仙侠剧情模式可在飘看来,我们真正厌倦的。是从这些固定不变的套路中透露出来的,浓浓的阶级味。在这一点上,仙侠和我们一直以来吐槽的豪门狗血剧,十分相像。甚至可以说,仙侠,实际上就是披着神仙外壳的狗血豪门剧。豪门豪门,自然离不开对于阶级的刻画。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这两类剧,从人物设定到剧情发展,都逃不开阶级。先看人物设定。仙侠剧里的男女主,往往出身不凡,哪怕这辈子凡了,真身或者上辈子也一定不凡。具体表现为,tittle 列出来,个个长得吓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男主,九重天的太子夜华。女主白浅,活了四万年的青丘女君,青丘和九重天又是地位并列的疆界。不仅如此,她还是四海八荒唯一的女上神,辈分之高,四海八荒的神仙见了她都要尊称一声“姑姑”。《琉璃》。男主,现在的身份离泽宫弟子,但人家前身是天弟的儿子羲玄,也是个太子。女主,前世是雌雄同体的战神阿修罗,即修罗族强者罗喉计都,之后被改造为天界的战神,转世成为少阳派掌门次女。稍微弱了点,但也是个富二代。最近的《沉香如屑》,男主,帝君,连天帝见了他都要敬三分。女主,上古遗族四叶菡萏,全身都是医药至宝,总之也是个珍贵得不行的人物。可要飘说,别看介绍词写得天花乱坠,翻译成豪门剧里的语言其实就是:总裁、总裁之子。对家总裁、对家总裁之女。总结为一个词:显赫。人物的身份搭起了豪门世界的框架。接下来,往往还会有象征着父权力量的一方,作为剧中等级地位的顶点出现。在豪门剧里,这个人叫总裁。在仙侠剧里,这个人叫天帝/天君/掌门。而众所周知,豪门剧里没有真商战,仙侠剧里也没有真降妖。所以这类权威人物在剧中的主要功能,就是以大家长的身份,对主角的婚姻进行摆布与干涉。比如《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里,男主角夜华的爷爷,天君。男女主角情感线的发展,很大程度上都与他给儿子们指配的“仙界联姻”有关。夜华的侧妃素锦,剧里最大的反派,是他指婚的。夜华和女主的婚约,也是他为了巩固和青丘的关系而促成的。当夜华娶了凡间的女子素素,并把她带上九重天,最大的阻力也来自于他。同样的,在很多豪门剧里。董事长这个角色,也是其中不可撼动的绝对权威。靓靓曾经参演过的一部大陆豪门剧,《真爱之百万新娘》。她饰演的女主角林敏君,和男主王绍华的婚姻,就是由双方的父母做主。哪怕两人在结婚前连面都没见过,却也无法拒绝父母之命。婚姻与爱情,成了他们展现上位者权威的手段,成了他们巩固阶级地位的工具。而在剧中角色们爱情的发展过程中,阶级很多时候构成了主要的矛盾点。在《十里桃花》中,凡人素素与九重天太子夜华相爱后,被带上了天宫。她和夜华之间身份的悬殊,成为了阻碍他们爱情发展的最重要因素,处处受到闲话议论。而也正是由于她的凡人身份,反派素锦才敢明目张胆地使计谋陷害她,最终落得个跳诛仙台的凄惨境地。在很多豪门剧里,女主角往往也是因为出身贫寒,而被豪门嫌弃,最终遭扫地出门。可以说,豪门剧与仙侠剧最核心的共同点。藏在每一处对阶级秩序的细节描绘中。图源|《亲爱的回家》当然了,描绘阶级,这件事本身并没什么。可怕的是其中隐含的,对阶级秩序的维护和拥抱。超出了正常的礼节范围,逐渐变成了逢迎与谄媚。研究中外影视的毛尖教授也曾说过,中国的影视剧,其实才是最封建的地方——永远是按地位、按财产来分配颜值按颜值来分配道德和未来图源| 毛尖 “宋方金和他的朋友们”的系列主题演讲具体到仙侠剧里,往往就是角色的阶级地位与他/她的道德挂钩。所以我们常常会看到——很多影视剧中,反派、黑化等词汇,往往与地位低的人相捆绑。《香蜜沉沉烬如霜》里的反派润玉。爹不疼娘不爱,人人都能踩上他一脚。明明和女主有婚约的是他,可还是安排女主爱上比他身份更高贵的“嫡出”兄长。似乎是因为他不够“善良到底”。但纵观全剧,润玉受到的一切轻视与侮辱,归根结底都是因为两个字——庶出。因为出身不正,所以他对女主的爱最终会沦为痴心妄想。所以他是反派,哪怕前期善良,最终也会归于低劣。图源| 同上而这样一个受尽欺负、可怜至极的人物,却不配拥有光明体面的结局。最终堕入黑化的地狱,从此成为命运的奴隶,上演一出“屠龙少年终成恶龙”的荒诞剧。相同的设定,换到一些豪门剧中也毫不违和。我们会发现,穷人,身份低一些的,在这些剧中,往往是工于心计、充满算计的负面角色。可以说,这种明显的二元价值取向,在这一波仙侠剧风潮里,从未改变过。所以,还是让我们先回到问题的原点,聊一聊。过去的我们,究竟为何痴迷于仙侠。在飘看来。除了狗血的剧情所带来的爽感以外。更重要的是。仙侠满足了延续在我们文化中千百年的,对于神仙世界的美好向往。与那些忠实细腻地描绘现实的作品不同,仙侠剧的诱人之处,正在于其去世俗化。对于在忙碌的现代生活中透不过气来的人来说。仙侠无疑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可以暂时抽离出来的异度空间。甚至连参演的演员自己,都沉溺其中,无法自拔。更为难得的是。这种浪漫的彼岸世界,是植根于我们的传统文化中、极具东方神韵的。比如《三生三世》系列中的那片十里桃林。图源见水印依山傍水,桃花盛开。桃林,不难让人想起《桃花源记》里——武陵渔人同样也是在穿过了一片桃林之后,才到达一处安宁和乐的避世之所。带着这样的印象。十里桃林和青丘,也就成了我们对理想生存环境的寄托。再比如。《香蜜》的场景搭建,也参考了中国古代哲学的相关概念。阴阳、混天说、一花一世界。在这些蕴含着中式哲学观念的仙境中。我们不仅能够找到文化认同。同时,也能放任思绪,展开对理想的自我与人生的塑造。具体来说,这理想的人生,是指一种脱离种种世俗的束缚和痛苦的永生状态。一些学者也对这一点做出过解释:仙境乃神仙传说中之乐园意象,象征长寿、逸乐,人类得已免除世间之烦忧与生命之无常,获致丰盈完美之理想境界。李丰楙《魏晋南北朝文士与道教之关系》其实在汉语中,“仙”这个字,原本的意思就是“老而不死”。所以我们会看到。仙侠剧里角色的年岁都是以万为单位的。不仅活的年月长,他们的生活看起来也更加光鲜。在摆脱了为生计发愁、为生命担忧的凡尘之苦后,神仙们似乎有更多经历,去追求精神上的富足。有些是行侠仗义,快意恩仇的江湖生活。有些是恣意放纵,无拘无束的逍遥日子。还有浪漫的爱情,这也是吃饱喝足了的神仙们才有空参与的游戏。不得不说,现在这些神仙的爱情,往往看起来就比普通人的漂亮。举个例子。《宸汐缘》。把俊男张震和靓女倪妮,凑一对谈恋爱,赏心悦目。日常约会的地点,是仙雾缭绕、奇伟磅礴的天宫。搞起爱侣间的小情调来,也是格外别出心裁。灵汐的桃树被妹妹砍了,九宸大手一挥,就送了她一整片桃林。景美,人美,当然情也美。我为你献出生命,你为我贡献听觉。神仙眷侣间的互相牺牲与奉献都是如此壮烈极致。有时候,甚至是天地苍生加在一起,为他们的爱情加冕。毕竟,仙侠中最常见的剧情——就是一对恋人共同抗击魔族,拯救天下苍生,然后幸福快乐地走向happy ending。套上了神仙外壳的仙侠剧,看起来似乎永远高级优雅。正是这种肆意自由又精致优雅的人生。打动了电视机前为生活奔波劳碌的你我。然而,如前所说。仙侠剧看似百试不灵的叙事套路,其实也隐藏着严重的问题。越来越注重等级秩序的构建。它撑起了这些仙侠剧叙事的骨架,也构成剧中矛盾的源动力。但,所谓的浪漫爱情,只不过是建立在阶级之上的,有钱人的“特权”。而等级序列中排在下等的普通人,只能成为主角们盛大爱情的炮灰。他妖族成仙,注定只能做个伺候人的。你天生仙胎,未来必定不凡从这个角度讲,看似“去俗”的仙侠,其实也隐含着一个“俗”的内核。正是这“俗”,刺痛了观众。它过火了。人们想看的,是神仙跳脱出凡人不及的力量后,帮助凡人。而不是眼里压根没有凡人。他们每天什么都不干,他们像老板一样剥削着小仙,他们只关心自己的恋爱,还非说芸芸众生都阻止他们相恋。当主角高贵到观众无法代入,仙侠剧已进入看剧做梦,都只剩代入主角身边打工人视角才能勉强共情的时代。当仙侠,只有仙,没有侠。我们已无法想象老派仙侠那些,主角团和凡人能真正成为交心过命的朋友的情谊。对不起,不是想刀人更看不到主角团真的有把我要恋爱、我要上位、我要报仇以外的人和事放在心上。以至于这些年来,仙侠剧没有开创,反而走进了一条死胡同。连千篇一律的“神仙校服”,其中的仙味也在一次次的自我重复中逐渐变得寡淡。而掩盖在下面的封建残骸的尸臭味,发散了出来,被闻到了。图源| 豆瓣@月呀么《试论恶毒女配的政治经济地位》窥一斑而知全豹。仙侠剧与观众的“爱恨情仇”,某种程度上也可以代表现如今,内娱的观众与创作者的关系——观众早已走在了创作的前面。现在随便打开一部仙侠剧的评论区,基本都能看到类似的不满。其实,对于仙侠剧存在的封建糟粕的不满情绪,并不是第一天出现了。正如我们对国产剧内容的不满,也不是什么新鲜话题了。可偏偏就是有很多人选择蒙住双眼,在粉丝营造的虚假繁荣里长睡不醒。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哪怕“仙侠已死”的声音喊得一年比一年响亮。仙侠的项目还是层出不穷,内容也还是一成不变。一茬又一茬的新老演员,扎堆往仙侠里凑。归根到底,内娱创作者与观众的关系,在流量时代的冲击下,已经变得畸形。一方面,流量制胜,数据为王,很少人愿意在创作上下功夫。图源|《爱很美味》另一方面,内娱的很多创作者,从来就对观众缺乏应有的重视,甚至是尊重。从一开始的“垃圾观众”论。到现在的各种阴阳、内涵观众没品位的言论。外加制作团队内的甩锅、互撕等骚操作。《斛珠夫人》编剧在微博吐槽甩锅。乌烟瘴气。没有人真正愿意为内容负责、为观众负责。本来,创作应该要走在观众的前面,引领观众。可在内娱的畸形氛围下,观众却还要反过来敦促创作。所以现如今仙侠失宠。在飘看来,反而是好事。也是时候警醒内娱的一些创作者。创作如果脱离了群众,也就离死不远了。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