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在许多人印象中,是一个和平安宁,人畜无害的南太平洋岛国,处处田园风光,草原牧场,景色秀美,交通方便,生活指数和旅游指数都位列全球前茅。

然而,昨天新西兰不断在全球各大媒体和网络平台刷屏,谁也没想到这个承平日久的国家居然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大屠杀,新西兰政府已将此事定性为“恐怖袭击”。

当地时间下午13点10分左右,位于新西兰南岛的基督城(克赖斯特彻奇市)两座清真寺和一家市医院发生枪击案,截止到目前,共造成了49人死亡,20多人受伤。

新西兰警方逮捕了三男一女共四名嫌犯,其中一名澳大利亚公民被控谋杀,将在16日出庭受审。由于新西兰早在1961年就废除了死刑,这些嫌犯最重刑罚只能是终身监禁,如果律师能提供某种精神疾病证明,还会判得更轻。

也许西方媒体是因为不想刺激宗教对立,基本没有使用“黑色星期五”一词,实际上枪击行动,就是冲着星期五来的,因为这是穆斯林的主麻日(礼拜日),两座清真寺(阿尔努尔清真寺Al Noor Mosque,林伍德·马斯吉德清真寺Linwood masjid)内共约有600人正在祷告。

500

这名28岁澳大利亚枪手不但在行凶前写下了长达37页的“说明”,还在射杀过程中录制视频。

行动目的就是为了杀人,没有钱财勒索,也没有政治要求,警方连谈判的机会都没有,这种歹徒是最可怕的。

录制视频在网上传播,也是他们主要目的,很快脸书,推特,微博等网络社交平台纷纷便封杀了视频。这种行刑式杀人的视频非常恐怖,没有理由让其存在。

新西兰警方除了表示拘押了四名嫌犯,还没有具体案情发布,据目击者称,枪手共有两名,武器最初是霰弹枪,后来用改装过的AR步枪,枪上刻有向2017年加拿大魁北克清真寺行凶者比索内特致意的句子,还有“新纳粹”黑太阳图案,枪手自称是特朗普支持者,虽然并不完全认同他的政策……

基本可以确定枪手的要素:白人至上主义者+新纳粹+宗教极端分子。

500

新西兰女总理阿德恩在惠灵顿称:这是新西兰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作为一名80后的工党领袖,她给人的印象是整个人完全蒙了。

英国警方反恐部门负责人巴苏表示将支援新西兰警方调查。同时,伦敦等欧洲主要城市都提高了对穆斯林社区的保护。

案件侦办还需要时间,但有些问题正在浮出水面,新西兰也好,澳大利亚也罢,这些政客和媒体必须面对:

一,穆斯林团体与当地社会的矛盾。

二,枪支管控。

一, 新西兰第一批穆斯林移民来自20世纪初主要是印度契约劳工 ,仆从 , 贸易商。大多数定居在奥克兰 ,少数惠灵顿和基督城 。第二批是在二战之后的农业和非技术工人,主要来自斐济和印度古吉拉特邦,第三批移民是在70年代前后到来,主要是受过教育专业人员。

1979年3月在北帕默斯顿,新西兰伊斯兰协会联盟 ( IFANZ)成立,到1990年,新西兰穆斯林不到五千人,虽然是极少数群体,却有一定的影响力。

当时还不允许开设专门的宗教学校,也不承认宗教学历,只有一些函授班,清真寺数量少而且简陋。

到了2015年,新西兰穆斯林达到了4.6万,二十五年翻了近十倍,现在人数不清楚,因为不能够调查,宗教属个人隐私。

这种变化背后是新西兰各届政府对宗教多元化理念的极度认同,从经济上来说,新西兰能成为清真羊肉头号出口国,也离不开对伊斯兰国家的贸易,在这些因素交替作用下,新西兰的清真寺数量达到了200座左右。伊斯兰教也成为了基督教、印度教之后的第三大教。

新西兰整个社会比较平和,宗教矛盾并不明显,但由于与澳大利亚的特殊关系,澳大利亚国内的宗教矛盾又影响到了新西兰。

 

1973年,白澳政策终结,穆斯林移民开始有规模来到,1976年,单单新南威尔士州穆斯林数量已超过2万。跟新西兰一样,1990年到2015年,是穆斯林数量剧增的阶段,到2015年,澳大利亚穆斯林已达到60万人,占人口比例2.6%,与之相对应,清真寺在澳也超过340座。

作为第一大宗教-基督教与第二大宗教-伊斯兰教势必会发生诸多摩擦,教堂和清真寺成为了社会分界线。而人口比穆斯林多一倍的华人,关帝庙,道观,寺庙则少得可怜。

500

2014年左右,两教矛盾从隐性变成了显性,并在社会上出现,悉尼,墨尔本多个城市都爆发了抗议清真寺修建行动,但市议会最终通过了提案。

2015年巴黎恐怖袭击之后,一些基督教团体反穆斯林情绪再度升温,结果在街上与“多元化人士”“反种族歧视团队”发生肢体冲突。

2016年7月,一千多名示威民众威胁用炸弹袭击新南威尔士州的猎人谷(Cessnock)市政厅,并要把清真寺付之一炬,以表示对市政当局支持清真寺修建的不满。

一边是抗议声音越来越极端,一边是清真寺越修越大。

其实这是一个政治问题,没有一个政党会愿意放弃穆斯林和更为庞大的“宗教多元化主义”者的选票,否则将意味着议席丢失。

2017年,特朗普上台后,他的奇葩风格得到了澳大利亚白人至上主义者的认同,反“政治正确”的极右翼论调拥有了极大市场。这些,又影响到了平和的新西兰。

500

2018年7月4日,布里斯班库拉比清真寺及达拉清真寺遭到多名男子挑衅闹事,带头者就是31岁的新西兰牧师罗伯森,最终被警方逮捕。

就是说,新西兰与澳大利亚的极右翼分子在互相支持,相互配合,这次惨案就是在这种土壤和背景下产生的。

二,枪支管控

新西兰华人或留学生最担心的是枪支泛滥问题,华人对宗教矛盾兴趣并不大,最关心的是新西兰会不会走向暴力社会?

新西兰是一个不禁枪国家,但比美国管控要严一些,1990年时,一起邻居争吵事件导致了14人被枪击身亡,包括凶手格雷本人,警方在出动装甲车,重重包围下,付出几名警察生命之后,才在第二天下午打败了一个单独作案的凶手。

此事让新西兰加强了枪支管控, 1992年重新修订《枪支管理法》,但只是修法,不是禁枪,目前至少有25万人是登记注册的枪支拥有者,而黑枪,改装枪更是无法统计。

从人口比例来看,新西兰(450万人口)与美国的持枪率和枪击致死率只差了一点点。

这次澳大利亚人携带多种枪支闯入清真寺杀人,并非从澳大利亚带入,新西兰当地肯定有人提供了支持。

新西兰跟美国不同的是,他的警力很弱,本来治安就很好,有时甚至不配枪,那么为什么不把枪给禁掉?毕竟是个社会隐患。

25万注册持枪者,全是有选票的,无论工党,国家党,毛利党,行动党,什么什么党,都不会去得罪他们,哪个党敢在选举时说禁枪,这些选票及潜在选票就不用想了。

500

惹不起,阿德恩总理就算在这次枪击案过后,她也不会把政策重点放在禁枪上,最多是请议会批准加强警方火力。

49条人命击碎了新西兰人民的心,也打破了这个国家的宁静,绝对是一出人间悲剧。

新西兰需要从中吸取教训,好好总结和思考自己的宗教政策,枪支政策,因为极端行动肯定会刺激另一种极端行动,宗教这东西是没有理性的。以“言论自由”“宗教多元化”为借口,逃避责任,放任宗教在网上传播,不管是打着公益还是慈善旗号,都不应被纵容。

最后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五眼联盟”,新西兰是该联盟成员,年年也要掏份子钱,虽然不多,但它得到了什么?一味跟着美国瞎跑。

这次大屠杀,明显是有组织的行动,居然防不住,事前没任何情报来源,美国在911之后,除了独狼式行凶外,有组织的行动根本不可能成功,英国在伦敦地铁爆炸案后,也是如此。

说明联盟老大根本没把新西兰放眼里,恐怖分子并不是仅仅出自某种宗教,只要是极端思想存在,都有可能出现。新西兰警方说凶手无前科,不在监测范围,美国怎么可能偷听不到他们之前的通讯,而且是如此高调嚣张的行凶者,那新西兰跟“五眼联盟”还有必要合作吗?

恐怖袭击者的逻辑永远是荒唐不堪的,这次也是如此:

一个美国总统的澳大利亚支持者跑到新西兰去保卫欧洲不被移民“入侵”!

不过,这孙子有句话是对的:

没有一个地方是绝对安全和免费的。

今天我们能在电脑前和手机上消磨时光,安安心心读书游戏,是因为有人在为我们负重前行!为我们挡住了魑魅魍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