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我怕了你

初春的早市,似复苏了般,各样的菜 、各色的水果,点缀了换季的萧瑟。

一辆小车专摆了菠萝,年轻的女摊主正利索的用刀削着菠萝皮,旁边的买主翘首等待着。筐里积了一层厚厚的菠萝皮,那味道远远近近的吸了我的嗅觉。

“这是蜜菠萝,从海南进的,甜甜的不需要用盐水泡,吃好了再过来买,认准我的摊位。”女摊主边削皮边招徕着生意。

“给我来一个”,看着她真诚的样子,我毫不犹豫的选了一个。屁颠屁颠的提回家。

按照她的说法,我未用盐水泡,直接切好盛在盘中。迫不及待的的尝了一口,舌尖顿时似浸在了酸汁里,竟打了个冷颤。

幸好先生未吃,否则又是一箩筐的说教。只是这一盘菠萝蛮可惜的,索性熬个菠萝粥,曾吃过生活头条饭店里的,味道也应该不会太差吧。

一锅水、半碗大米,熬开后放了半碗菠萝,锅带着我的希望咕嘟咕嘟着,先生任由我折腾,也在期待着。

两大勺糖、一把枸杞,还是未改变菠萝骨子里的任性,在水的沸腾中,携裹着米粒,更加酸了。

这碗个性的菠萝粥,让我决定,再路过那摊位时,我定要用眼神灭了她。

菠萝,我怕了你 生活头条 第1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