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联通混改靴子落地,将甩掉长期亏损包袱

云南联通混改靴子落地,将甩掉长期亏损包袱 据悉,云南联通早已在2016年底就已经开始施行混改。2018年8月,中国联通集团按照国务院国资委部署,把云南联通改革纳入国家“双百计划”名单,云南联通也是“双百企业”中唯一一家央企省级分公司,肩负着“探索基础电信业务合作运营模式”的重任。

近日,中国联通公告称,集团省级公司混改主体云南联通,完成了省级混合所有制企业的前期各项筹备工作,同时,经集团公司授权,混改后的云南联通省级运营公司名称确定为云南联通新通信有限公司。

7月5日上午,中国联通召开创立大会暨第一次股东大会,亨通光电董事长钱建林、亚锦科技董事康金伟、中电兴发副总经理周超出席会议,这也是云南联通这一轮混改中所引入三家民营公司的管理者。

工信部下发5G牌照后,三大运营商已经开始新一轮的跑马圈地。此时加快混改脚步的中国联通,能否在5G时代迎头赶上?

中国联通的混改之路

中国联通于2017年8月21日公布混改方案。根据方案,联通集团引入包括腾讯、百度、京东、阿里、中国人寿、苏宁云商、光启互联、淮海方舟、兴全基金与结构调整基金等战略投资者,同时对核心员工采取股权激励模式,该方案被业界称为 史上最大 混改方案。

据悉,云南联通早已在2016年底就已经开始施行混改。2018年8月,中国联通集团按照国务院国资委部署,把云南联通改革纳入国家 双百计划 名单,云南联通也是 双百企业 中唯一一家央企省级分公司,肩负着 探索基础电信业务合作运营模式 的重任。

2019年1月,亨通光电、亚锦科技、中电兴发三家公司通过中国联通比选,成为该改革计划合作方。5月17日,云南联通与三家公司签署了 双百行动 合作协议,正式启动云南联通全域社会化合作,也标志着中国联通在省级公司的混改正式进入实施阶段。

云南联通混改靴子落地,将甩掉长期亏损包袱 5G资讯 第1张

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表示,本次在云南联通实施的全域承包合作计划,是落实 双百行动 、推进混改的具体举措,也是破解云南联通原有经营困境、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尝试。

根据亨通光电此前公告,亨通光电、亚锦科技、中电兴发、中国联通及员工持股平台持股比例分别为 29.756%、29.425%、25.819%、5%、10%。如果该方案落定,则亨通光电是单一最大股东。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记者表示,联通在5G时代需要新的增长基础,而云南和联通都处于各自领域的相对薄弱地位,率先开展混改可以作为试点,也可能为联通带来一定先发优势。

小岗村改革 还是急于丢包袱?

亚锦科技联合体负责人熊昱曾对媒体表示,民营企业参与混改作用不仅仅提升效率,还可以有多种途径发挥运营商的价值。基础电信业几十年来首次承包给民企运营,云南联通混改的意义可比改革开放初期安徽小岗村推行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

但混改只是一个政治任务,实际经营上不会有太多突破,只能说解决了国企体制僵化、运营效率低、人员成本和资金问题。 沈萌说道。

中国通信业知名观察家项立刚也向记者指出,云南联通长期处于亏损状态,基础运营商机制等方面都存在一些问题没法解决,不得不将它卖出,这不是一个很积极正面的事情,联通也从攻势转为守势。

17年混改至今,中国联通财报上确实体现出一些优势:继2017年净利润增长176%后,18年净利润大增858.28%,净利润达到40.81亿元,这一利润水平是混改之前的25.49倍。

虽然混改后的联通有逆势上扬的趋势,但无论在移动用户还是宽带用户数量上,都还不敌中国移动和电信公司。截止2018年5月底,中国联通用户数为2.99 亿,而中国移动用户总数达到了9.019 亿户。

王晓初曾表示,推进划小承包改革是解决大企业病、从大公司回归到创业公司的良药,是激发基层员工积极性的良方。

项立刚认为,在减少人员负担方面确实是丢掉了一些包袱,也更加灵活,但是以牺牲服务为代价的,如部分网友所担心的云南偏僻乡村等地的网络覆盖更难解决等问题。 对整体业务发展很难保证是正向的,因为其失去了部分能力,也不再承担一些责任。

除此之外,混改的同时还可能存在一些其他方面的问题。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日前提出,混改是否会被认为国有资产流失;民营资本是否会减弱对长期利益的考虑;运营公司是否能持续投入5G建设投资且资金如何分配等问题。

延伸阅读:

自媒体称联通5G招标排除华为,联通:你造谣,可耻

联通100G WDM OTN设备集采:华为、中兴、烽火列前三

联通辟谣背后的5G谋略:捂紧口袋 谨慎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