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味草药,全国各地皆产,却还能治疗这种病

生活头条:有味草药,全国各地皆产,却还能治疗这种病老鹳草全国各地皆产,多生于路边沟旁或篱笆边,山坡上,中药书中都有记载。据我观察,近时医者应用此药渐少,故药房……

老鹳草全国各地皆产,多生于路边沟旁或篱笆边,山坡上,中药书中都有记载。据我观察,近时医者应用此药渐少,故药房中也多不备,或多用作辅佐药,独用而建功者稀。数年来,我偶然收集到几个偏方,都是用此一味而治愈难治之病,真乃功不可没,特笔录两则于此,以备大家采用焉。

有味草药,全国各地皆产,却还能治疗这种病 生活头条 第1张

治颜面神经麻痹(俗称吊线风、口眼歪斜)

1987年,我从黑龙江省调往福洞医院,为办调转手续,曾到虎林县畜牧局管档案的文书李某家。他的妻子知道我是医生后,问我一些有关医学与病情的事情。闲谈中谈到,李某曾患颜面神经麻痹,在县医院治疗多日,效不显著。有人传方用老鹳草一把(大约鲜草2~3两),洗净,切碎,水煎两大碗,头煎熏洗,二煎内服。李某听后不信,言医生都治不好,一个偏方能管什么用。其妻令孩子去采来,劝丈夫按法用之,数日竟病愈。余听后,默记于心中。

归家后,适逢本厂工人董老六(行六,忘其名)得面神经麻痹来求治,我即用牵正散方加减,嘱其自采此药如法用之。因当时我马上要走,恐其少服不效,所以开了20天的药。两月后我回虎林搬家时,他早已病愈,问其经过,称:按你所嘱,仅服药8天,老鹳草也用8天,即愈。正巧亲戚中有一人也患此病,闻我病愈,来问方,便把剩下的药送给了他,也让他自采老鹳草用之,他也早已痊愈了。

当然,这里不能完全排除加味牵正散的作用。可是,就我的经验,牵正散治颜面神经麻痹虽为名方,但效果却并不理想。试问:凡学中医之人,几乎无人不晓此方,为何却没几个是纯用此方治愈的?

我有两个病例,似乎也能说明一点问题。在治董老六之前,有一邻居刘某,有一天来买感冒药,次日又来,说:你看我嘴是不是有点歪?我仔细观之,确实有点歪,特别一笑时更加明显。我说是颜面神经麻痹,劝他服中药,用牵正散加味,轧为散,服10天,效果不显(当时我还不知老鹳草方)。于是,他到迎春针灸,又到外地求医,还托人弄来鳝鱼血(干血粉)外涂,效短视频果都不显著。两三月后渐愈,但若仔细观察,还是有点歪。还有一例,我在福洞镇医院时,有112队的一位患者,男,30岁左右,嘴歪得很厉害,数次来买药,也是牵正散加味,每次都是6剂药(自己带来的处方)。他说服此方已3个月,同时还到延吉去针灸。我说:你既治了这么长时间仍不愈,说明此方效果并不好,若能相信,我可以给你治疗。患者只是答应,却没相信,后来也就不了了之。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诸病源候论·偏风口㖞候》说:”偏风口㖞,是体虚受风,风入于夹口之筋也。足阳明之筋上夹于口,其筋偏虚,而风因乘之,使其经筋偏急不调,故令口㖞僻也。”

明代楼英《医学纲目》中说:”凡半身不遂者必口眼㖞斜,亦有无半身不遂而㖞斜者。”这里说的是后一种,典型的症状表现为:一侧鼻唇沟变浅,口角歪向另一侧。口歪重的口角流涎,咀嚼时食物滞留于患侧齿颊之间,又因面瘫口歪,说话时吐字不清。至于”半身不遂伴口眼㖞斜的”,这是由脑血栓之类的疾病而引起的。我没有用此方治疗过。

在以后的临床中,我经常用此方来治颜面神经麻痹。为增加药效,我改外洗为热敷:用一条毛巾,浸泡药汁后稍拧干,以不滴水为度,热敷于患侧耳、颊处,每晚热敷半小时至两小时。在我的记忆里,还没有一例失败过(我此后用的都是干的药材,因为医院中不经营鲜草)。患者病程长短都有,有病一年半的,有起病即来者,为了”保险”和解除患者疑虑,我基本都配用牵正散。也有单用老鹳草者,没有看出有什么明显的差别。

颜面神经麻痹是一个比较好诊断的病,凡是有点医学知识的人只要一看便知,但在临床治疗中却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容易。我对此病也家居是探索有年,在得到这个验方之前,一直没有理想的疗效。

执方治病,每被人讥为”按图索骥”,但事实上,我也的确见过不少医生,仅凭”祖上遗产”而做到门庭若市,或对医理一窍不通,而全恃一技之长的。可见世上的事是不能一概而论的。按一般道理讲,有矛就有盾,有病就有方(这里指特效方),只是很多我们还不知道罢了。中医的理论和辨证论治,有好多也是流于形式和纯理论。拿此病和带状疱疹来说,中医都有它的一套辨证论治的理法,现在更有分类和分型,可按那一套辨下来,理论是有了,疗效咋样呢?

治此二病,我一般是不用辨证分型那一套的。只要是此病,就径用此方来治,疗效我不敢说是百分之百,反正是很好。这说明什么呢?只能说一些病的原因是比较固定的,而且这种病确实是有特效方的。中医药学真的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入宝库却空手而归那只能说是自己机缘不好了。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