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中国战疫在澳大利亚产生奇妙反应

热点资讯: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执笔/于镭

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范围内蔓延之际,澳大利亚27日启动应急计划,提高防控反应。

疫情暴发期间,笔者正好身在澳大利亚,发现在美国政府、军方和媒体对中国“小动作”频仍的时候,一向紧跟美国的澳大利亚某些政客、军方人士和媒体却意外大幅降低了“中国威胁论”调门。

不仅如此,还接连有消息说,澳大利亚各界支持中国度过疫情难关,以及教育部门帮助受影响的中国留学生等。

这对中澳互利合作关系的回暖无疑是件好事。

而疫情之所以产生这些“意外”效果,主要有以下若干原因。

首先,因为中国经济在区域和世界经济中的分量及其显著的溢出效应,当前的疫情已对澳大利亚经济造成实质性影响。澳大利亚商界、产业界、教育界等许多领域都热切盼望中国尽快遏制疫情、尽快恢复经济正常运行。

据澳大利亚有关机构统计,澳大利亚2019年对华出口总额为1750亿澳元,约占出口总额的37.5%。即便疫情在未来两三个月内彻底结束,澳大利亚对华大量出口商品和服务的18个行业也将蒙受数百亿澳元的直接损失。

例如,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游客和国际学生来源国,每年有140万人次的中国游客和30万留学生前往澳大利亚,为其经济作出约200亿澳元的贡献。

如果再考虑上述行业的“涟漪效应”,即导致澳大利亚失业率上升、相关行业从业人员收入减少、社会福利支出增加、物价因进口商品短缺而上涨等因素,综合起来对澳大利亚经济的负面影响可能不会低于其国内生产总值的1%。

澳大利亚央行已经发布报告,上调失业率并下调经济增长预期。澳大利亚经济增长失速,收入大幅下降,失业率快速上升等,已令许多人开始怀念经济繁荣时他们习以为常的中澳经贸互利合作带来的好处。

其次,在中国全民战疫进入攻坚之际,正在忍受阵痛的澳大利亚各经济支柱产业也都进入“维稳”的最艰难阶段,相关经济职能部门、产业界、学界和智库等均在全力应对经济下行。

在此背景下,澳大利亚某些政客、机构和媒体若继续大肆渲染“中国威胁论”显然很不明智。

澳大利亚央行近期的另一举措是宣布将再次降息,以减轻相关行业的资金压力,稳定经济运行。

澳大利亚矿业是该国国民经济最主要的支柱产业,2019年对华出口额高达950亿澳元,占澳大利亚矿业出口总额的80%。据澳有关部门统计,疫情持续至今已令澳大利亚矿业出口蒙受数十亿澳元的损失。

澳大利亚旅游委员会在要求政府翻倍增加对旅游业财政帮助的同时,呼吁政府根据中国疫情缓解情况尽早结束相关旅行禁令。

据该委员会估算,原本中国在澳游客不仅数量众多而且购买力强劲,远远超过美国、英国和日本等国家游客,因此旅行禁令使澳大利亚旅游业每月直接损失高达十多亿澳元,一些旅行社、酒店、商店和景点因中国游客急剧减少而难以为继。

澳大利亚高等教育界在期望早日取消对华禁令的同时,也在千方百计设法“自救”。如西悉尼大学希望中国学生经停第三国返校复课,校方愿每人提供1500澳元的经济帮助。

显然,在澳大利亚经济部门和各界艰难应对“生存危机”之际,再有人渲染中国商务访客、游客、留学生是中国“间谍”,恐怕只会激起民众强烈反感。

再者,中国在此次战疫中表现出来的快速反应和组织能力,也对澳大利亚民众对中国的观感产生不小影响,这也让澳大利亚某些政客、军方人士、情治部门和媒体很难在这时候大讲中国坏话。

虽然澳大利亚主流媒体对中国战“疫”的措施和成效几无报道,但澳大利亚社交媒体上却充满了关于武汉火神山医院建设奇迹和方舱医院建设的消息。

跟稍早时候澳大利亚山火持续数月都扑不灭一比较,普通民众特别是很多年轻人都在思考。他们甚至假设,如果澳大利亚发生类似大规模的疫情,能否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得到有效控制?

虽然澳国内对“中国威胁论”的渲染暂时偃旗息鼓,但在疫情结束、经济恢复常态后多半还会卷土重来。

但无论如何,这次疫情值得澳政界、经济界和学界反思和正确评估来之不易的互利合作关系。

作者是聊城大学太平洋岛国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

图片来自网络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