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探_2020了,国产剧为何还在悬浮

娱探_2020了,国产剧为何还在悬浮被行业诟病已久的流量型演员也在进行着自我更新,“因为演员一茬一茬的,前两年那些所谓的流量他们现在已经开…被行业诟病已久的流量型演员也在进行着自我更新,“因为演员一茬一茬的,前两年那些所谓的流量他们现在已经开始转型了,一些更新的流量起来了。早年的流量现在30多岁了,也开始想要演一些能留下来的东西,不能光挣钱了。”

腾讯新闻《娱探》

作者:李二仁 责编:柳星张

上月初,人民日报一篇《演技派救不了悬浮剧》批评了当时热播的职场题材剧《安家》、《完美关系》,直指两部作品的“悬浮剧”属性。当然,来自官方的批评无法迅速改变行业现状,时隔一个月,当下跟播的《冰糖炖雪莉》、《如果岁月可回头》们依然呈现着悬浮状。

一边是喊了快两年、让业内人士噤若寒蝉的“影视寒冬”,一边是内容层面难见起色的国内影视生态,尽管市场偶尔会出现几部振奋人心的好作品,但放眼大势,现状依然是平均水准偏低,总结起来四个字——差强人意。

国剧为何悬浮,《娱探》采访了横跨电影和电视剧行业的导演高群书(代表作:电视剧《征服》、电影《千钧一发》、《东京审判》、《神探亨特张》)编剧袁子弹(代表作电视剧《国歌》、《欢乐颂》)请两位从业者分析了国剧悬浮的原因及解决之道。

1、何为悬浮剧?

逻辑混乱、脱离现实、铺垫不足

悬浮剧,“百度百科”的释义是:“悬浮剧指的是某些脱离中国现实的现实题材剧,剧中的事件、情感都没有根基。”进一步理解,悬浮剧的过错并不在情节的“不现实”,单看具体情节并没有出格,受到争议的,是剧中混乱的情感逻辑与叙事方式。

与古装玄幻或甜爱言情剧不一样,“悬浮剧”披着现实的外衣,但实则内在逻辑混乱,尤其以职场剧为甚,其中对某个行业的表现,虽有写实之名,却与真实相去甚远。

如近期《如果岁月可回头》中,靳东、李宗翰、李乃文三位演员饰演的离婚男人不约而同参加了同一个旅行团,之后的故事发展中,他们和彼此的前妻,以及前妻之间也产生了更多联系。与之类似,悬浮剧另一个惯用桥段是“同一屋檐下”,如《安家》中的男女主角,他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同租一室,同类情节在《外科风云》等职场剧中也有使用。

《如果岁月可回头》三位男主演,(右起)靳东、李宗翰、李乃文

对于悬浮剧中惯用的桥段,袁子弹称类似将主角人物安排到同一场景的方式,源自古典戏剧“三一律”的原理,即“同一时间、同一场景、同一主题”,是构建戏剧冲突的经典方法,如果用得好并不会让观众觉得出戏,让观众感到套路的原因,往往是因为情节本身的不合理:“比如说为了让男女主角能够住在一块,强行制造危机,而危机本身又不成立,就会显得套路,如果逻辑足够自恰的话,就是成立的。”

《安家》的男女主角也因为各种原因同居一室

对于铺垫的重要性,袁子弹以《廊桥遗梦》为例,如果仅仅是听到故事的简介,很难相信男女主人公仅见了一面就痴爱了一辈子,“但是看完书之后,你完全能理解这种情感的发生点,因为前面做了很多铺垫,关于女主角是怎么选择了这样一个平稳、但不是她想要的人生,以及男主角是怎样去点燃了她心中的这一把火。”

《廊桥遗梦》剧照

然而在国产剧的创作中,往往很难将铺垫做足,导致了市面上大量悬浮剧出现,这看起来似乎与创作者的水准有关,在高群书看来,行业长久以来的风气变化,导致了这一现象的产生。

近年的从业过程中,高群书接触到大量的行业人士,他发现自己常常会接收到这样的回馈:“大量的投资人、制片人、平台、甚至年轻导演,告诉我们说,你们老了,该换换思维了,现在的小孩看剧根本不动脑子,年轻观众不看演技,看的是颜值,故事好玩就行。”

高群书近年担任过两部剧的监制,一部是刑侦题材、一部是悬疑题材,在和编剧的沟通中,他发现编剧并没有在公安局体验生活,也没有认真的研究资料,导致剧本里有关公安局的设定出现问题,市局、分局的关系是错误的,更让其生气的是,这些年轻编剧认为这些设定并不重要。他们甚至不认为自己需要去研究这个行业内的优秀作品,“我问他们有没有研究过《神探夏洛克》,他说看过,但看过和研究过是两码事。”

高群书举例《权力的游戏》,尽管大的方面是架空设定,但细节部分是真实的,“人与人的关系,权位的关系,利益的争夺,男女情感,都是非常真实的。而我们现在呢,就是只有网文的架空设定,进入创作阶段,没有对人的生存细节,生活细节的呈现,他们总说,差不多就行了。”

在高群书看来,国剧很长一段时间的创作,已然背离了全世界通行的创作规律。

2、悬浮剧怎么产生的?

资本介入、编剧缺乏生活体验

对于行业桎梏,高群书的观察是,从整个行业的现状而言,行业链条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冲着钱来的,当然其中不乏坚持创作的人,但是“这个行业的创作人员是掌握不了大权的。”

高群书认为,在互联网进入影视行业并将产品思维引入后,这与创作者之间形成了某种矛盾,行业一时间呈现出大干快上的气氛,大量的IP定制出现,创作者从以往的“由心而发”,变成了为钱发声。加上流量型演员在某个阶段的强势,导致了本应以内容为本的行业一时间畸形发展。

高群书近几年常常接到这样的项目:“比如4月份必须开机,我们跟某某演员谈好了,只有4、5月份有档期,其实这时候,剧本才弄了三分之一或者只是个大纲。”有些剧本,高群书看到之后认为完全达不到能够开拍的标准,但制片方的态度是:“导演你不用管这些,平台已经通过了,您就拉几个演员咱挣把钱。”高群书说,这些年推了不少这类项目。

相对于剧集的拍摄,剧本的创作理应耗时更久,而袁子弹透露,片方给到编剧采风的时间“一、两个月最多。”袁子弹认为,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你无论是对于一个职业也好,一个人群也好,了解都是非常有限的。”

袁子弹认为,行业中有许多年轻编剧,其从业经历是大学时学习影视戏剧文学专业,毕业后立即开始从事编剧工作,“他们除了自己熟悉的人群,没有接触过任何一个正常工作的人群。”袁子弹称,这个行业里的不少从业者,对正常生活状态和情感状态的认知都是不足的,而由于缺少生活的体验,导致在书写生活时,他们的思维方式都是错误的:“他们跟着剧组三个月一换地方,普通人很难是这种生活体验,所以也会导致他们对正常的生活认知有很大差距。”

此外,袁子弹也指出,片方和编剧也的确会遇到一些尴尬的情况,比如部分职场剧也做出了职场细节,但真正引发话题和关注的,还是情感或社会话题,这也是让很多职场剧创作者觉得吃力不讨好的原因。

3、优秀的现代剧应该是怎样的?

一定程度的真实性、表达的趣味性、有意义的思考

高群书举出了近年几部欣赏的国剧作品,如《破冰行动》、《人民的名义》、《大江大河》,在他看来,这些剧作都符合反映现实且为现实服务的特点。从题材上来看,这些剧并非近年市面上流行的元素堆叠,而都有着深度原创精神。

放眼国外,高群书认为无论美剧《绝命毒师》、德剧《巴比伦柏林》还是韩剧《请回答1988》,现实主义也同样是主流。在创作层面,高群书认为这些剧的创作者都尊重了创作规律,即加入生活感受和生活体验,高群书认为,这些能够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才更应该能够吸引观众,而国内观众当然也应该能够欣赏这类剧作的,只是能看到的相对少。

韩剧《请回答1988》豆瓣评分9.7,接地气的生活让大家普遍感同身受

编剧袁子弹认为,优秀的现代剧首先需要具备某种程度的真实性,“无论是从剧情逻辑还是从表演细节上,需要有一个着落,就是能够让你觉得这件事情在世界上是真实发生的。对于现代剧来说这很重要,因为这决定了是否能使你的受众产生共情。”

袁子弹称,不同类型的现代剧,对于“真实”的认定也会有所不同,“比如说偶像剧本身带有一定的梦幻性,也有一定的间离性,即原本的设定可能是虚构的、本身也有一定的浮夸性,这种剧我觉得其实更多的是在一些生活细节上,和情感逻辑上找到真实感。而不是说它每一个细节必须都是生活当中一定能发生的。”

而针对都市题材,真实的生活逻辑则是必备元素,“事情不见得是经常发生的,但是它至少是可能发生的,以及在故事语境人物逻辑里面是合理的,是可以被理解的。这样才能使观众产生比较强烈的共鸣,进而获得真实感。”

袁子弹认为,优秀的主旋律剧也是同理,她以《大江大河》的编剧为例,作为过去两年最成功的主旋律剧,袁子弹认为这部剧在各方面做到了平衡:“主旋律剧不意味着抛弃戏剧冲突和戏剧趣味。戏剧本身应该是活泼好看的,人物是鲜活的,至于这个人物是个工程师,还是个农民,我觉得不应该影响表达的趣味性,因为电视剧是一个大众娱乐产品,这是基本要求。表达的趣味性能够产生一定情感共鸣,至于题材严肃性,这是编剧要消化的东西。”

《大江大河》的人物和故事都很生动鲜活

此外,袁子弹认为优秀的现实题材需要在生活中提炼出思考的角度,关注到一些社会现象,“如果说一个剧中间除了讲好一个故事,写了几个有血有肉的人之外,如果还能让人有点思索,我觉得作为一个电视剧就已经很不错了。”

但她同时认为,这并不意味着从业者应该一窝蜂地探讨热点,比如最近用滥了的原生家庭。“当一个问题刚刚被提出来的时候是有意义的,但社会形式是多元化的,有各种各样社会问题值得关注。”

4、创作者们看好未来

资本退潮留下真正热爱这行的人,希望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尽管仍处寒冬之中,创作者们仍看好行业的未来。

高群书观察到行业几处向好的变化,“现在一哄而上的资本已经退潮了,剩下都是优质的、有耐力的资本,留下了一些真心想干这个事情的人,有人是真的喜欢这一行,觉得这行有意思、有意义,把这个事当作一个一生的职业来做,当做实业来做,而不是作为风投来做,慢慢行业就会调整到基本有序。”

而被行业诟病已久的流量型演员也在进行着自我更新,“因为演员一茬一茬的,前两年那些所谓的流量他们现在已经开始转型了,一些更新的流量起来了。早年的流量现在30多岁了,也开始想要演一些能留下来的东西,不能光挣钱了。”

在高群书看来,整个行业始终是波浪式发展、螺旋式前进,低潮过后就会迎来新的希望,“总有人会坚持,我们也不愿意干别的去,那就在这儿坚持呗。”

在袁子弹看来,行业的健康发展,需要从业者做到以下几点:1.不要跨行做自己不擅长的事;2.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3.国内影视专业院校要提高门槛。

对于第一点,袁子弹解释称,在以往的创作中,导演和制片往往会对剧本进行干涉,如果是必要的改动可以理解,但如果是为了成本或者其他非内容方向的原因,会对创作造成很大的影响,而好的创作环境应该是各个岗位各司其职,保证自身工作正常运行的同时,也最大程度的为其他工种争取空间:“一个成熟的工业不管是谁主导,首先要保证各个主创各司其职,编剧先完成好编剧的事,导演完成好导演的事,制片再完成制片的事。”

“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袁子弹说,行业中有很多演员热衷标榜自己改了剧本,以及更改后的效果有多好,袁子弹并不认同这种做法:“那么庞大的一个故事不是靠一两句话台词能够改变的。而且修改后往往水平不一。可能从演员个人的角度来说,也许觉得能给自己加一点分,但对于整个逻辑链却不一定。”袁子弹认为,一部作品中的每个岗位都是重要的,其不能是以某个人为中心,“每一环都有所提升。才能使国产剧能够去跟美、韩剧扛一扛。”

而在行业调整的当下,高群书和袁子弹是如何坚持个人追求的?

高群书的做法是保持低成本拍摄,并且不依赖平台的资金:“不管电视台还是网络平台,只要他们答应投资,你就进入了被他们掌控的一个局面,创作就会受很大的影响。我们还是想先把创作做好。至于投资,希望大家能志同道合,愿意接受这个方式你就投。”高群书称,这种做法的前提是控制成本,保证质量,确保资方不赔钱,而这也是高群书能够在作品中保持作者性的原因。

而袁子弹则认为,编剧的作品分两种——别人要你写的和你自己想写的,对于外部约稿的作品,编剧尽量不去接自己不熟悉的领域,理想的状态是,大家都能找到自己擅长的领域,各自去踏踏实实的去耕耘自己擅长的内容。

而在当下的创作环境中,创作者也需要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路径:“比如像我有我自己想写的东西,我会花精力去雕琢它,这部分我不会太考虑市场回报。但我也会考虑,除了这个之外,我要用什么养活自己,这是一个现实问题。所以我觉得大家在力所能及范围内,尽可能追求艺术突破,这是每一个环节都应该做的事。而且我觉得恰恰只有每一个环节都有这个去突破的意识,才能在全行业形成一种健康的风气。”

往期回顾:

娱探丨227大战后,肖战还有机会翻身吗?

娱探丨疫情下全球娱乐业:电影业损失至少350亿 多地剧组被波及

娱探丨《宅一起》5亿播放量背后:27名艺人零片酬、72小时上线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