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雕像、撤校训, 欧洲反种族主义进行时,但争议也很大

过去一周,欧洲各地聚集了大批民众,表达对乔治·弗洛伊德被杀引发的反对警察暴行的抗议的支持。巴黎市中心弥漫着浓烟和催泪瓦斯,数千名抗议者屈膝举起拳头。在根特,掠夺刚果的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Leop……

过去一周,欧洲各地聚集了大批民众,表达对乔治·弗洛伊德被杀引发的反对警察暴行的抗议的支持。巴黎市中心弥漫着浓烟和催泪瓦斯,数千名抗议者屈膝举起拳头。在根特,掠夺刚果的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Leopold II)的雕像被盖上了标有“我无法呼吸”字样的风帽,并被泼上了红色油漆。在哥本哈根,他们高呼“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现在,无数帝国主义纪念碑需要面临痛苦的清算。同时,英国的帝国理工学院也因此更新校徽、停用校训。

英国帝国主义纪念碑面临清算

7日,英国布里斯托尔的“黑人生命也重要”(Black Lives Matter)抗议者推倒了一尊17世纪奴隶贩子爱德华•科尔斯顿(Edward Colston)的雕像,并将其推过街道,然后随意扔进了埃文河。一些人对这一举动表示欢迎,而另一些人则谴责他们所谓的“暴民统治”。

由于英国的殖民历史跨越了几个世纪,加之19世纪人们热衷于竖立雕像,英国的城镇和城市中随处可见科尔斯顿等人的纪念碑。对一些人来说,这些雕像已经融入了日常生活的背景,但许多人现在开始质疑,这些雕像是否还应该被放在基座上。在英国各地,许多地方当局已经开始采取行动拆除雕像或考虑它们的未来。9日,伦敦市长萨迪克·汗(Sadiq Khan)宣布成立一个委员会,对伦敦的未来地标进行调查,包括壁画、街头艺术、街道名称和雕像。

英国战时首相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领导英国击败纳粹主义,被树立为鼓舞人心的领袖榜样。但现在,他的相关雕像也引发了巨大争议。他所持的有关社会等级制度的观点在今天看来是种族主义,他的政策被认为是造成1943年孟加拉饥荒的罪魁祸首,那次饥荒估计造成300多万人丧生。

苏格兰商人兼奴隶主罗伯特·米利根(Robert Milligan)的雕像也被从伦敦东部码头区移走。米利根是伦敦西印度码头建设的幕后推手,建造西印度码头的部分原因是为了加勒比地区奴隶收获物的贸易活动。萨迪克·汗在推特上对此举表示欢迎。“一个可悲的事实是,我们的大部分财富来自于奴隶贸易——但这没有必要在我们的公共场所庆祝。”他写道。

11日,英格兰南部多塞特的一个地方议会宣布,他们将移除童子军创始人罗伯特·贝登堡(Robert Baden-Powell)的雕像,此前抗议者建议将该雕像列入“袭击目标名单”。批评贝登堡的人说,他持恐同和种族主义观点。

▲争议雕像。

针对与奴隶贸易和帝国主义有关的雕像的行动,也在欧洲其他地区获得了支持。比利时的抗议者最近几天损毁了几座利奥波德二世国王(King Leopold II)的纪念碑。

在爱丁堡,18世纪苏格兰哲学家大卫·休谟(David Hume)的雕像上挂着一张标语,上面引用了休谟对白人优越感的看法,“倾向于怀疑黑人……天生就不如白人”。休谟被认为是苏格兰启蒙运动时期最重要的思想家之一,他的青铜雕像坐落在爱丁堡的皇家大道上。但现在,这座雕像的命运没人能预测。

帝国理工学院停用校训

英国帝国理工学院日前发布声明称,该校将放弃使用自1908年以来一直印在校徽上的拉丁语校训,因为该校训不符合当下的文化和价值观。

帝国理工学院在其官方网站上写道:“学校的校训‘Scientia imperii decus et tutamen’(1908年开始使用),意思是科学是帝国的荣耀和庇护。我们承认,这一校训和英国历史上的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有关。我们不否认那段历史,也不对其进行定义。我们于2020年将校徽更新,不再使用这一校训,也不会在任何资料上再使用。这是为了更好地反映学校的文化和价值观,以及对支持建设多元化和包容性社区的承诺。”

网站声明中解释称,帝国理工学院可以停止使用这一校训,但不能随意改写。与大多数大学不同,帝国理工学院的拉丁语校训在1908年获得英国皇室认证后,授予校方。这意味着帝国理工学院可以选择不再显示这一校训,但不能单方面变更或改写。引入新的校训将需要英女王颁布新的皇室认证,并通过纹章院的批准。

美国黑人对欧洲意味着什么?

《卫报》认为,许多人试图声称,对黑人来说,“欧洲的情况比美国好”。这既忽略了欧洲的殖民历史,也忽略了它自身的种族主义现状。欧洲人对美国黑人的认同,尤其是在危机、反抗和创伤时期,有着漫长而复杂的历史。国际主义和欧洲左翼的反种族主义传统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这种趋势。

1998年,对英国少年斯蒂芬·劳伦斯(Stephen Lawrence)被种族主义谋杀的公开调查发生时,英国得知了49岁的非裔美国人詹姆斯·伯德(James Byrd)的困境,他在得克萨斯州的贾斯珀被三名男子逮捕。他们袭击了他,对他撒尿,把他拖超过一英里,直到他的头掉了。在《卫报》报道这一新闻后,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反响。从那时起,欧洲有色人种的人数——尤其是在英国、荷兰、法国、比利时、葡萄牙和意大利的城市——大幅增长。他们要么是前殖民地的后代,要么是更近的移民,可能是寻求庇护者、难民或经济移民。

长久以来,欧洲人的心中都认为,在黑人问题上,“自己做得比美国好”。弗洛伊德被杀之际,美国在欧洲的地位正处于前所未有的低点。特朗普偏执、厌女、仇外、无知、虚荣心、唯利是图、牛气十足和夸夸其谈,集中体现了大多数欧洲人对美国实力最糟糕方面的厌恶。尽管警察杀人是美国人生活中经常发生的可怕事件,但对许多欧洲人来说,这起谋杀案证明了这个更广泛政治时期的不公正。它显示了白人、本土主义暴力的死灰复燃,这些暴力受到国家权力的庇佑,并受到最高职位的鼓励。它是民主陷入危机的例证,安全部队胡作非为,恐吓本国公民。《卫报》认为,弗洛伊德之死不仅仅是一场谋杀,更是一种隐喻。

但其实欧洲和美国种族历史的主要区别之一是,直到最近,欧洲的镇压和抵抗主要发生在国外,所以主要的民权运动在牙买加、加纳、印度等地开展。在后殖民时代,这种责任外移在理解这段历史时,为否认、歪曲、无知和诡辩留下了巨大空间。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在《你的英格兰》(England Your England)中写道:“英国人对自己的帝国很虚伪,这是千真万确的。”工人阶级的虚伪表现为不知道帝国的存在。1951年,也就是那篇文章发表10年后,英国政府的社会调查显示,近五分之三的受访者连一个英国殖民地的名字都说不出来。

这种对自己帝国遗产的选择性遗忘,不可避免地导致许多欧洲白人对美国抱有一种围绕种族主义的虚假优越感。并且,最重要的事实是,欧洲黑人的监禁、失业、贫困程度都更高。或许只是因为欧洲大陆没有被美国的枪支文化所摧毁,所以这里的种族主义才没有那么致命。但它在其他方面也同样普遍。例如,英国新冠死亡率的种族差异与美国相当。2005年至2015年间,英国、意大利、比利时、法国和保加利亚发生了与种族有关的骚乱或叛乱。因此,《卫报》指出,考虑到所有这些,欧洲人有什么权力在种族主义问题上挑战美国呢?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声明:CNohd.com 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
新媒网 » 推雕像、撤校训, 欧洲反种族主义进行时,但争议也很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