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兰”颁奖礼,她 们不在台上

“因为太爱舞台了” 第30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颁奖礼9月29日晚举行,23岁的“新人主角奖”获得者、上海芭蕾舞团演员戚冰雪没出现在领奖台上。巧的是,三年前,第27届白玉兰颁奖礼,戚冰雪的前辈、获

摘要:“因为太爱舞台了”

“白玉兰”颁奖礼,她 们不在台上 八卦 第1张

第30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颁奖礼9月29日晚举行,23岁的“新人主角奖”获得者、上海芭蕾舞团演员戚冰雪没出现在领奖台上。巧的是,三年前,第27届白玉兰颁奖礼,戚冰雪的前辈、获得白玉兰“配角奖”榜首的上海芭蕾舞团首席演员范晓枫,也缺席了当时的颁奖礼。

“白玉兰”颁奖礼,她 们不在台上 八卦 第2张

戚冰雪凭借上海芭蕾舞团舞剧《茶花女》获白玉兰“新人主角奖”

三年前的颁奖礼,获奖者范晓枫是在医院的病床上度过的。颁奖礼前几天,38岁的她在上海大剧院跳《哈姆雷特》,右脚跟腱断裂,被舞伴抱下舞台。躺在后台的沙发上,她忍不住哭了起来,她在心里问:以后是不是永远不能跳舞了?颁奖当天,她已做完手术,脚后跟骨头磨掉一层,又打了两颗钉子。等着她的,是漫长又痛苦的康复训练。许多人劝她,辉煌过了,是时候放弃了。但她不甘心:“我才不要上天帮我做决定。”

三年后的颁奖礼,获奖者戚冰雪正在演出。上海芭蕾舞团正向全球观众直播云演出《绽放》。戚冰雪在舞台上演了一段上海芭蕾舞团团长辛丽丽在疫情中创作的《天使的微笑》片段,致敬抗疫一线医护人员。

得知获奖的消息,戚冰雪很高兴。“这个奖对我来说意义重大,给了我更多站在舞台上的自信。”在戚冰雪看来,领奖可以请人代替,但演出不行。为了演出而缺席颁奖礼,不遗憾!

辛丽丽告诉记者,这场演出是为了赴一个约定。去年这个时候,上海芭蕾舞团正在布鲁塞尔演出,用海派芭蕾的美征服了当地观众,于是双方约定一年后相聚。但今年因为疫情,线下重聚无法实现,于是有了这场特殊的线上演出。

“白玉兰”颁奖礼,她 们不在台上 八卦 第3张

演出前20分钟,辛丽丽接受上观新闻记者采访 摄影:丁晓文

“这是第一次,我们的演出全场直播,而且是面向全球直播,不知道在镜头中会是什么样,所以格外紧张。”辛丽丽说,“冰雪跳了《天使的微笑》,我们都觉得她长大了、成熟了。芭蕾舞演员需要一个舞台去绽放。疫情阴霾渐渐消散,我们每一个普通人的生命也需要绽放。”

演出前40分钟,作为总导演的辛丽丽还在剧场中指挥工作人员调整钢琴和大提琴演员的位置、调整灯光的设计。演出前,她总是最紧张的一个,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容不得一点差错。发现戚冰雪的发髻有点散,她赶紧跑过去帮她重新扎好。

“白玉兰”颁奖礼,她 们不在台上 八卦 第4张

辛丽丽为戚冰雪挽发髻 摄影:丁晓文

倒计时30分钟,上海芭蕾舞团首席舞者吴虎生已经做好准备。“虽然跳了很多年,但每次演出前都会小紧张。”这场演出他不仅是演员,还是编导。《浮生一梦》是他在疫情中完成的新作,西方的芭蕾和东方的昆曲在舞台上相遇,带观众穿越时空。

“白玉兰”颁奖礼,她 们不在台上 八卦 第5张

吴虎生自编自演《浮生一梦》

最近,吴虎生瘦了整整10斤,但不是因为刻意减肥。因为脚上的伤痛,他增加了辅助练习。运动强度变大,练着练着就瘦了下来。每天早上5:45,他准时起床,到团里一个人开始核心训练。9:30再和大家一起开启一天的日常训练。为什么这么拼?“因为太爱舞台了。”吴虎生说,30多岁的年纪,对于芭蕾舞者来说,身体素质不如从前,那就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在舞台上多跳几年。”

演出前20分钟,范晓枫在舞台上做热身练习。“我很幸运,跟腱断了3年,现在又能穿上脚尖鞋重返舞台,我很享受这个时刻。一切的一切,就像上天赐予我一个重生的机会。”

范晓枫在台上跳的《紫》,是吴虎生为她编创的作品。“我很怕我的状态不够好,拖累进度,拖累其他演员。可是小虎每次都跟我说,慢慢来、别着急。《青蓝紫》首演那晚,我们一起去吃火锅,举杯后,小虎说了一句话,‘能在舞台上跳舞还是很开心的事情’。这句话朴实无华,却很打动我。这是舞蹈演员会和舞蹈演员说的话,是经历过伤痛和困境的人会说的话。”

“白玉兰”颁奖礼,她 们不在台上 八卦 第6张

范晓枫重返舞台,演绎吴虎生编创的《紫》

晚上7:30,大幕准时开启,演出向全球直播。观众透过屏幕看到芭蕾之美,却很少有人看到这美背后的残酷。

无论是23岁的戚冰雪、34岁的吴虎生,还是41岁的范晓枫,都无比珍惜属于他们的舞台。日复一日,他们与身体较劲、与伤痛搏斗、与年龄赛跑,只为多一点时间留在舞台上,塑造更好的角色,献上更好的作品。

声明:CNohd.com 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
新媒网 » “白玉兰”颁奖礼,她 们不在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