氪金玩家群像大赏_为什么我情愿把钱投入虚拟的世界?

“我发誓,这个游戏我绝不氪金!”我在下载手游的时候如是和朋友讲,并且勤勤勉勉践行(纯肝)了半年。一次活动中,没忍住买了一元礼包;又一次活动中,没忍住买了16元“限时超值礼……

“我发誓,这个游戏我绝不氪金!”

我在下载手游的时候如是和朋友讲,并且勤勤勉勉践行(纯肝)了半年。一次活动中,没忍住买了一元礼包;又一次活动中,没忍住买了16元“限时超值礼包“;又双叒叕一次活动中,自诩欧神的我只差一点点就能集齐这次活动的所有奖励,咬了咬牙购买了68元的豪华月卡。

香是真的香,仅仅站在山腰就让我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感觉。但随着时间推移,我突然发现自己的投入越来越多,花钱之前的纠结却越来越少。

是什么让我突然开始氪金?又是为什么氪金一时爽,一直氪金一直爽?

01

氪金是怎么来的?

氪金,原为“课金”,最早指的是赋税的金额,早在明朝沈德符《野获编·司道·方印分司》中就有提到:“以两淮课金为天下最,特隆体貌,遴才品最高者任之。”

这个词传到日本后,写作課金(かきん),意为收费,引申为付费,被国内的日系手游玩家借用后,成为了在游戏内充值的代称。

现如今,几乎所有手游玩家都会使用这个词,他们玩的这些游戏有着相似的氪金模式:玩不需要花钱,更好地玩可能需要花钱,超爽地玩需要大量花钱。

氪金有多普遍呢?2019年中国移动游戏玩家中,仅有约15%的人表示不会在移动游戏上花钱[1]。从2015-2019年,我国移动游戏实际销售收入逐年增长,年收入从105亿增长到了402亿[2]是的,你不是一个人在氪金。

02

氪金一时爽:为什么开始氪金?

(冒着被打的风险)我采访了几位不同类别的玩家朋友,得到了如下回复:

“非酋”:(抽卡运气极差的人群)

“虽然说玄不救非,氪不改命。但是你敢信有人像我一样非吗?!如果没有保底机制,我就寸步难行。氪不一定改命,但不氪一定不会改命。不氪就没有希望了。”

研究表明大部分玩家确实都会选择在“非”的时候氪一氪[3]:每个人都有“非”的时候,这时我们总是按捺不住氪金的心。

“欧神”:(抽卡运气极好的人群)

“就算欧,但还是有很多其他想要的装备与材料。抽卡都赢了,那不应该干点别的吗?而且一直强调自己欧是会遭雷劈的,一次活动就差一点就毕业的感觉不要太差,这种时刻顶上去啊!”

尽管欧神的非气只是一时,但是这种只差一点点的难受程度一点不亚于非酋只有一点点的难受程度,卡面、装备、成就整整齐齐的样子谁会不喜欢呢。

氪金玩家群像大赏_为什么我情愿把钱投入虚拟的世界? 生活头条 第1张

“肝帝”:(不花钱,通过努力获取一切的人群):

“一元礼包不叫氪啊。月卡算下来也才一天一块,这氪什么?我又没有激情648。不买一点体力,怎么肝?”

犹记得我的肝帝朋友曾经十分骄傲自己的零氪身份,靠纯努力输出的他才是真正的热爱,但毕竟肝耗时耗力,如果氪一点点钱的礼包就能让自己轻松一点,不论怎么想都十分划算。那次他虽然恼恨自己的“堕落”,但终究抵挡不过真香的本质,一点点开启了月卡之路。

“咸鱼”:(随缘玩家,不怎么肝也不怎么花钱,但耐不住好友“怂恿”):“

我虽然不肝,但不妨碍我的朋友肝且氪啊!当对方给你展示精美的卡面、丰富的道具的时候,你也想要拥有;当他氪完一抽就获得了我的梦寐以求,分分钟我就会直接氪上头。”

咸鱼玩家虽然随缘,但爱恨就在一瞬间,他们也可能随时变成肝帝或者氪金大佬。有时,外界不论发生什么他们都能稳如泰山;但有时,一次简单的交流比较就会让他们头脑一热。

尽管玩家千姿百态,彼此因为不同的原因开始氪金,但是氪金作为一种游戏中的购买行为,其本身就能促进多巴胺的分泌,让我们获得快乐、兴奋感和回报感[4]。不论你是非酋、欧皇、肝帝还是咸鱼,不论你是为了抽卡、买皮肤还是买装备,在第一次氪的选择做出之后,都有可能不断继续变成习惯,甚至氪上瘾。

03

一直氪金一直爽:为什么氪了就停不下来?

回想了一下我第一次氪金的场景,在我玩得精疲力尽疲惫不堪之时,首页那个“首充一元”的图标,竟然那么明亮显眼,只氪一点点就能换来的收益让我没有任何负担地付款。那时的我还想着只氪 1 块钱而已,以后我又不会去买礼包。

直到我买了16元的礼包、68元的月卡还觉得十分超值……

这个过程里,我陷入到了“登门槛效应”(foot-in-the-door effect)中,这个效应是指人们在同意他人一个微不足道的要求后,为了使自己的行为前后一致,接下来更可能同意一些相对难以接受的要求[5]。换句话说,虽说首冲便宜、再冲变贵,但冲都冲了,那还是冲吧!

而在这个逐次氪金的过程中,除了买道具、买材料,抽卡时,也总有那么几次会发生恰巧的“氪改非”事件,这种概率事件无形中强化了氪金行为,面对非气在我们无能为力的时候,我们就会寄希望于这种迷信的氪金。

至于那些“氪不改非”的时刻……不好意思我忘了!

氪金玩家群像大赏_为什么我情愿把钱投入虚拟的世界? 生活头条 第2张

对于我这种就算氪也只是微氪的玩家来说,即便停不下来,每个月的额外支出就好似增加了一项自动续费的音乐/视频播放平台会员,那对于那些重氪的玩家来说呢?长时间的大额支出则需要更强的动力

不是所有人都觉得氪得很多会很划算,但对于那些喜欢游戏的人来说,粉丝滤镜会带来氪金的满意加成,也就是说如果对游戏越喜欢,就越觉得自己花的钱合适,自然就会氪得越多[3]。一开始的微氪也会慢慢发展成重氪。

当爱消失,粉丝滤镜退去,我们发现了游戏厂商割韭菜把玩家当成行走钞票的本质后,为什么我们前脚还在激情辱骂狗策划,后脚却依然心肝情愿地当被割的韭菜?

这是因为出现了“沉没成本”效应。心理学家发现,相比于之前没有做出任何投资,当人们在一个事物上投入了一定的时间、金钱或努力后,人们会更倾向于继续投入[6]。

也就是说,即便这个游戏有一些部分让我并不满意,可我已经投入了那么多钱和时间了,一旦弃坑,过去的一切不就都是徒劳了吗?为了“不浪费”,也不辜负自己之前的努力,就会投入更多,期待未来可能的回报。

04

游戏嘛,开心最重要

从小时候偷偷买Q币,到今天看着余额中的数字思量要不要氪个勇往直前,游戏中买买买带来的快感,从未消逝。在钱包允许的情况下,花钱买自己想要的东西获取快乐自然是无可厚非的。不过根据调查显示,氪金最多的玩家往往不是那些家里有矿的人[3],反而是收入有限的年轻人、学生群体。

游戏产业发展到今天,逢年过节让我们剁手的不只是电商平台各式各样的促销,还有游戏中千姿百态的活动。购买之前一定要考虑好自己的消费水平再冲,不然真的就会变成花钱一时爽,花呗火葬场。

同样都是玩家,零氪肝帝和重氪大佬之间存在一根互相鄙视的红线:肝帝辛辛苦苦的努力,氪金大佬一下子就能赶上,自然心中不平;而氪金大佬为游戏疯狂投入,对于白嫖的零氪玩家,也有一些嗤之以鼻。

但无论这两拨人怎么互相瞧不上,面对某个最惨群体的时候,他们都会统一表示慰问:那些氪了一点却没有产出的人,即“氪不改命”的人。

氪了还不出货,可太容易让人弃坑了,如果碰上那些说“诶呀随便一抽就出了SSR呢!”的海豹*更是如此。

(*海豹:平时老潜水,上岸就是晒,还欧欧欧乱叫的人或动物。)

但其实,氪与不氪都只是一种策略选择而已,想氪就氪,不想参与就不参与。网络上浏览游戏相关的时候比起去不断比较,还是看攻略比较爽一点~

最后,玩游戏当然是为了开心,要开心也不一定就要爆肝或者氪金,可以做一条快乐的咸鱼啊。

氪金玩家群像大赏_为什么我情愿把钱投入虚拟的世界? 生活头条 第3张

声明:CNohd.com 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
新媒网 » 氪金玩家群像大赏_为什么我情愿把钱投入虚拟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