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家春节没有一两个保留节目

春节是家庭幸福的一次集中兑现。每个人都会保留关于春节的独家记忆,有着自己与家人才懂得的快乐,我们称之为“保留节目”。在就地过年的背景下,许多人将要经历第一个与家人分隔的春节。不在家人身边的时候,我们不……

春节是家庭幸福的一次集中兑现。每个人都会保留关于春节的独家记忆,有着自己与家人才懂得的快乐,我们称之为“保留节目”。

在就地过年的背景下,许多人将要经历第一个与家人分隔的春节。

不在家人身边的时候,我们不妨回望那些春节里的“保留节目”,那些一想到就会嘴角上扬的情景,这是我们灵魂深处的乡愁。

晴天 山西临汾 50岁

春节深夜,和父亲一起偷吃骨头

我的春节保留节目,是和父亲一起偷吃骨头。

在物质匮乏的70年代,春节带来的幸福感是无可比拟的。每到过年,父亲都会买20斤猪后座和猪头肉。冬夜冷寒,大家缩在暖烘的小屋里,看着父亲抱回干柴,开始生火搭锅。铁炉子里火苗跳跃,没一会儿,肉的鲜香就盈满屋子了。

猪头肉卤过后香而不腻,前臀尖就是包子、饺子馅儿。煮肉的几个小时,因为心情的急不可耐,变得分外漫长。那时没有电视,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等着等着,我们几个小孩就钻进炕上的被窝里睡着了。

迷糊中,听见父亲在耳边轻声唤我的小名,“小姆,小姆,快起来,啃骨头啦。”我一溜烟爬起来,父亲趁热把肉大块撕下,把最大的骨头递给我。坐在炉子边的小凳子上,半梦半醒地我抱着骨头就啃起来。

父亲偏爱我,春节深夜偷啃骨头,是我俩之间的秘密。那时猪肉只5毛钱一斤,现在肉价翻了几十倍,物质充盈,肉香却比不上从前。

谁家春节没有一两个保留节目 最新热点 第1张

图 | 春节时在父亲的铁炉上煮饺子

未醒 陕西安康 34岁

烟花,别人家的最好看

除夕夜凌晨看烟花,是我们一家过年的保留节目。我家在山区的一个台地上,正对着一个河谷,人口稠密。前些年,山区渐渐富裕,河谷居民们会在凌晨放烟花,寄托愿景。

烟花是一种利他的美物。河谷居民燃烟花整个村镇都看得见,而台地上的我们家,比谷底高出了三四百米,却可以俯瞰烟花。每当除夕夜凌晨,我和爸爸妈妈妹妹会提前找到合适的位置,看着烟花如同一颗刺目的气泡,从沉沉的夜底涌起,然后在我们眼前绽放。接着,成百上千朵浮起,站在高处的我,真有一种胸前花开的感觉,一直要屏住呼吸。

最初,燃放烟花的居民,都是村镇里富裕得早的,后来形成一种默契,每家都会准备一些,依次点燃。整个烟花秀,差不多会接近20分钟。第一次看烟花,我穿得不多,等到看完,鼻涕都冻得流了下来。

后来,我和妹妹念完大学,家里宽裕了,我们也准备了两个烟花。记得第一次点燃后,我站在烟花下面,看着烟花的底部,如同沿着树干看树冠,看见都是枝干,而不是花叶。这令我感到一些失望。任何美景,靠近了都显得不壮观。

如今,在除夕夜零点钟声响起时,去看烟花仍然是我们家的保留节目,看完,自己家再燃放。不知道,河谷居民们看到的我们家烟花,会不会更美。

谁家春节没有一两个保留节目 最新热点 第2张

图 | 未醒拍摄的新年烟花

小伟 江西 33岁

搓澡,干净过年

去爱人的东北老家过年时,身为南方人的我第一次感受到他们家的保留节目——搓澡。花十几块钱的“入场券”就能与陌生人赤裸相对,就能享受只穿内裤的大爷激情搓背。这种实惠的滋味我一直忘不了。

说实话,很想再细细体会几次。

博文 河北石家庄 30岁

每逢春节,和父亲吵一架

家事纷乱,每到过年我都要和父亲吵一架。

吵着吵着,我自己也快要做父亲了。

北河 河北保定 29岁

不拍全家福,差点成了我们家的传统

我们家的全家福,很长一段时间独缺我一个人。

15岁,我脸上的痘痘就开始疯长,痤疮严重到我自己看着都可怖的地步。记得高中放学,学校门口总有发治疗暗疮粉刺广告传单的人。每次我一走出校门,那些人就拨开所有同学,直冲冲地向我挤来,把传单硬塞进我手里。同学们爆发出哄笑声和讥笑声,留我自尊心碎了一地。

春节亲戚团聚,总会围绕着我的痘痘展开。“孩子脸长痘长成这样,以后怎么找媳妇!”叔伯们七嘴八舌的忧虑,让我肝肠寸断。好几年,大家说要拍全家福的时候,我都躲在角落一脸不高兴。

后来,我在家里翻相册时,发现相册里没有一张大家庭的全家福,很纳闷。父亲告诉我说:“大家觉得既然你不想拍咱们就不拍了,一张照片而已,没啥事儿。”

想到这里,我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其实,叔伯们在谈论我的痘痘时,也常给我介绍附近的名医良方。我的痤疮,不能吃辛辣刺激、或者太甜太腻的食物,在无肉不欢、无辣不欢的北方,只有我们家年夜饭吃得清淡。

这是长辈们对我的宽让。从此以后,过年我们就恢复了拍全家福的传统。

阿常 河南安阳 28岁

住在电话里的外婆

和远在重庆的外婆打电话,是我们家的保留节目。我只在6岁时见过外婆一次,从那之后,外婆就变成了电话线那端只有声音的老人。“外婆你好不好?舅舅还好吗?舅妈还好吗?你多保重身体。”没有什么话可以讲,每年都只有这些轻飘飘的问候。

随着外婆的声音越来越苍老,2019年,她去世了。外婆变成了一个没有声音的人,永远留在了相框里。

建建 新疆阿勒泰 27岁

春节,全家美食研究会

16岁时,我们全家从矿区搬去了城市。逛超市时,我头一次看见活生生的鱼,虾,螃蟹,看见非常新鲜的芥蓝,菜心,娃娃菜,别提有多兴奋了。买了几只虾回去,爸妈面面相觑,因为太久没有做过这些东西,他们已经不知道怎么处理海鲜。

我在新疆沙吉海煤矿的一个矿区长大,家里住的土房背靠着一座山,方圆几百里都是无人区。被山和戈壁包围的矿区有一百多户人家,只有一家卖菜卖肉的小卖铺。天气越来越冷,当看到小卖铺老板用原本拉煤的货车拉着一车土豆白菜驶进矿区时,我就知道,要过年了。

矿区内食物单调,只有白菜、豆腐、大葱、土豆这些常见的蔬菜,能吃到的也都是包装袋里已经加工过一轮的冻肉。过冬时,母亲会一次买上300斤大白菜和10大袋土豆,堆在后院的储藏室里。这就是我们一家四口一整个冬天的食物了。

之后的每年春节,我们一家四口都要一起研究新菜。

谁家春节没有一两个保留节目 最新热点 第3张

图 | 建建做的蛤蜊

小雨 陕西西安 26岁

给压岁钱,一次100张

我们家过年喜欢比拼“花式压岁钱”。姑姑每年给我100个一块钱的硬币,姑妈给的则是100张连号的新1元纸币,要么沉甸甸一袋,要么厚厚一沓,感觉收获颇丰。

我也把这个节目传递了下去。前年,我给小侄女的压岁钱是新加坡币,去年是泰铢,今年准备给她日元。希望她长大后环游世界,就能花出去了。

谁家春节没有一两个保留节目 最新热点 第4张

图 | 小雨给小侄女准备的压岁钱

小羊 山西 25岁

年夜饭,必须等一个医生回家

我们家年夜饭,必须要等大姨回家才吃。因此,吃得都比别家晚。

大姨是市医院的一名主任医师,大年三十和初一是别人家团圆放松的日子,却是大姨最忙的时候。这已经成为我们家的习惯:除夕做完年夜饭后,不动筷,等着大姨回来。

等大姨带着一身寒气进屋,匆匆吃过饭后,她便又回医院值班了。“哪个老人没有挺过去新年,哪个KTV里年轻人们醉酒后打架,头破流血地被送来医院,新冠病毒是怎么样传播的……”

在流血和死亡的故事里,吃着年夜饭,我们一家人对当下的安稳生活都多了些感激。

谁家春节没有一两个保留节目 最新热点 第5张

图 | 年夜饭已摆好,等待着大姨回来

朵儿 四川 23岁

保留节目,是给爸妈洗脚

在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去外地做生意了。小学六年级时,父母回到四川,我们一家人终于团聚。因为格外珍惜父母在身边的日子,从12岁开始,每年过年,我都会给爸爸妈妈洗脚。

从前是端两盆水,一盆水温低一点给爸爸,一盆更暖一点给妈妈,让爸妈可以边看春晚边洗脚。现在,我给爸妈买了恒温的泡脚桶,也会给他们加上藏红花之类的中药。泡完脚后,我还会给妈妈修脚。有一年,我发现妈妈得了灰指甲,赶快给妈妈买了药,现在她的灰指甲已经好了。

近两年,我发现妈妈的脚好像变小了,爸爸的脚后跟变得更粗糙了。想到爸妈正在老去,心里会有点酸酸的。洗脚是最直接的皮肤与皮肤的触碰,给爸妈洗脚的感觉,就像小时候我被他们抚摸一样舒服,安心。这件事,我会一直做下去。

谁家春节没有一两个保留节目 最新热点 第6张

图 | 童年时的朵儿和双胞胎妹妹

丘丘 广东肇庆 21岁

每个年,都不能少了小马哥

因为地域差异,相声和小品的很多梗都听不懂,在广东,过年时我们不会看春晚。每年除夕,我们一家人会回到乡下的大伯家过年。

每年大年初一,珠江台都会放一些老港片电影,像《赌神》、《英雄本色》、《古惑仔》、《无间道》等等。我们家总要就着这些犯罪片才能舒心地吃完春节的一顿顿饭。童年记忆里,春节的背景音总是黑帮英雄片或警匪片里的对白。到现在我还能记得Mark哥的台词,“我等了三年,就是想等一个机会,我要争一口气,不是想证明我多了不起,我是要告诉别人,我失去的东西一定要亲手拿回来!”

广式美食加上熟悉的喜剧犯罪片,2021年春节,是我们家春节的保留节目帮我在异乡缓解乡愁。

谁家春节没有一两个保留节目 最新热点 第7张

图 | 丘丘家过年时炸的广东油糍

时代在变迁,我们在保留吃年夜饭、包压岁钱、放烟花鞭炮等传统民俗的同时,也为春节增添了看电影、切磋厨艺、拍全家福等更年轻、更具有生命力的新年俗。不同年代,不同地区,传统民俗和新年俗共同编织了每个家庭的保留节目。

保留节目,是打开家庭记忆的密码。在这份独属于家庭的秘密中,我们理解家人,从中获得力量,承袭其中的温情与爱。

声明:CNohd.com 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
新媒网 » 谁家春节没有一两个保留节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