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别”黄章的魅族,如何绕过小米啃食千亿AIoT蛋糕?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文丨有牛财经魅族的盈利,似乎已经成了确定事项。近日,魅族一封内部信在各大媒体平台流传。这封信中提到,魅族2020年已经“扭亏为盈”,完成了向公司董事会承诺的年度业绩目标。对于202……

魅族的盈利,似乎已经成了确定事项。

近日,魅族一封内部信在各大媒体平台流传。这封信中提到,魅族2020年已经“扭亏为盈”,完成了向公司董事会承诺的年度业绩目标。对于2021年以及未来的发展,魅族在发力智能家居和AIoT时,也会坚持以手机为主体,尤其是将高端旗舰手机作为主体,坚持用差异化策略体现魅族品牌精神和风格。这就是所谓“一体两翼”战略。

但在魅友们欢庆公司盈利的同时,一系列不确定性也正袭向这家位于珠海的“小厂”,第一个不确定因素就是这封内部信下的CEO署名——并非我们熟悉的黄章,而是新面孔黄质潘。看来,屡屡被外界指责“不肯放权”的黄木匠,似乎也慢慢从台前退向了幕后。

“送别”黄章的魅族,如何绕过小米啃食千亿AIoT蛋糕? 5g资讯 第1张

被机海战术拖垮后,迎来黄质潘的魅族能否摘掉“家族化”帽子?

接手黄章CEO之位的黄质潘,何许人也?

据公开资料显示,黄质潘乃是黄章的亲弟弟,与黄章姐姐黄小琴一同位列魅族八人董事会之中。值得注意的是,有媒体此前就换帅一事咨询了魅族官方,得到的答复是“公司CEO确实已经更换为黄质潘,黄章仍任魅族董事一职”。同时魅族官方还强调,公司的管理“已经非常现代化了,资本层面也有很多类型的存在。”

从魅族对外界的回应中不难看出,它确实很努力地想甩掉“家族化”这顶帽子。此前,由于魅族错综复杂的持股方背后经常出现黄章家人的身影,再加上其姐弟三人在董事会的地位,魅族经常被外界分析人士诟病为“家族企业”。尽管黄章在社交媒体上多次否认这一指控,甚至直言“说魅族是家族企业都是低级黑”,但相关议论仍在坊间流传不休。

当一家企业运营良好时,家族化现象或许会引起讨论,但绝不至于成为外界广泛批评的对象。反过来,若是公司的情况数年间都不如人意,甚至负面新闻频发,那么来自各路人马的指指点点便无法避免,魅族属于第二种情况。一个例子是,黄章2017年回归魅族掌权后,内部接连曝出高管流失事件,这包括了魅族高级副总裁杨拓、魅族CMO李楠等。

此外,魅族走量战略的失败也屡屡向外界释放着衰落信号。

2016年,魅族一口气发布了14款手机,包括Pro 6、Pro 6 Plus、MX6、U10、U20、魅蓝MAX、魅蓝Note 3、魅蓝E等。魅族的本意是模仿OPPO、Vivo,使用机海战术迅速扩大规模的同时压缩产品成本,用来自线下的高溢价取得更高的利润。

但根据一位参与过魅族运营的知情人士声称,魅族定销量目标时并未考虑到品牌、产品力等因素,制定的销量目标“非常离谱”,这导致一些新机型往往很难达到预定销售目标。一个例子就是大规模加量生产的魅族Pro 7——黄章此前曾对外透露称,Pro 7“生产的手机数量超出了销售量”。

盲目加量推高成本,却又无法达到预定销售目标,这是魅族出现亏损的根源。管理层的动荡则是这一决策失误后的连锁反应。一系列麻烦落地生根后,黄质潘要怎样重铸魅族的辉煌?

高端手机和智能家居,魅族的出路是哪条?

某种意义上来说,黄质潘接手的魅族已经比前几年收敛得多,同时也稳定得多。

黄章2017年回归后,砍掉了魅族大多数独立品牌,此前的Pro系列、MX系列、魅蓝数字及Note系列均被合并在魅族周年系列品牌下。黄章为这个品牌画下了“中高端”的未来蓝图,不再追求机海战术。2019年,魅族仅发布了四款16系列机型,2020年的17系列同样如此。

收缩战线对于亟需疗伤的魅族来说固然是好事,但如何打破挡在面前的数堵“城墙”,仍需黄质潘好好思量一番——纵观国内手机市场,“华米OV”以及苹果仍占着份额上的绝对优势。

据CINNO Research《2020 年中国市场智能手机销量报告》显示,华为(含荣耀)、Vivo(含IQOO)、OPPO、小米、苹果的年销量分别为1.14亿部、5227万部、4784万部、3782万部和3751万部。魅族虽虽不至于沦为“Other”,但其销量仍远低于前述几位友商,甚至不如已经式微的中兴和联想。此外,它还是榜单中少数年销量同比下降的品牌。

“送别”黄章的魅族,如何绕过小米啃食千亿AIoT蛋糕? 5g资讯 第2张

此前,魅族曾宣布骁龙888新机将于今年春季问世,这无疑是个极大的利好消息。但我们仍需注意,2020年的新机魅族17已经成为魅族史上设计时间第二长的产品(从16到17发布间隔639天),进度上大幅落后于友商。若是18系列重演17系列“起大早赶晚集”的悲剧,魅族要追上友商的步伐就更为困难了。

当然,在这个新风口屡屡爆发的年代,魅族仍有不少道路可以选择,例如配件、AIoT和智能家居。去年2月,前魅族Flyme事业部总裁杨颜回归,担任魅族CSO,此前他除了掌管Flyme之外,还兼管魅族配件业务,而配件业务一向是魅族最能赚钱的板块。杨颜的回归,对于魅族未来的盈利可谓是一大利好。

今年1月5日,魅族以“欢迎光临”为主题举办了Lipro智能家居品牌分享会,正式进军智能家居赛道。魅族官微表示,公司未来将在照明、控制以及安防三个领域持续发力,还定下一个看似雄伟的目标——三年内成为中国高端智能家居前三名。

从黄质潘对魅族业务矩阵的命名——“一体两翼”来看,他似乎希望AIoT和智能家居成为助力魅族未来腾飞的双翼。这无疑是个美好愿景,但魅族恐怕仍要面对多名对手的挑战。

魅族能否越过小米啃食千亿AIoT蛋糕?

随着AI在国内爆发,物联网如火如荼,二者相结合的AIoT(人工智能物联网)概念迅速落地发展,获得政策大力支持的同时也吸引了一众头部企业的注意力。不管是以阿里云、金山云为代表的一众云服务商,还是以旷视科技、科大讯飞为代表的新锐AI公司,亦或是小米、美的这样的硬件厂商,都在这个市值远超千亿的大蛋糕面前跃跃欲试,意图乘上时代的风口。

“送别”黄章的魅族,如何绕过小米啃食千亿AIoT蛋糕? 5g资讯 第3张

对于魅族、小米等手机厂商来说,AloT产业最大的优势就是利润较高。小米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当季小米手机收入虽占据总营收66%,但毛利润占比却仅为39%。反观其IoT与生活消费产品一项,其收入结构基本与毛利结构持平。

“送别”黄章的魅族,如何绕过小米啃食千亿AIoT蛋糕? 5g资讯 第4张

当然,魅族离小米的AIoT版图还有些距离。作为目前人均一部的智能终端,手机作为AIoT体系的入口再合适不过,也正是得益于国内市场庞大的手机端用户数量,小米物联网才能做到相对较高的渗透率。截至2020年7月,小米AIoT平台全球设备连接数已达2.52亿台。

但魅族并不具备小米的诸多优势——上文曾提到,魅族在中国手机市场的占比远不如小米。没了手机端的优势,它就只是一家新上路的纯AIoT公司,面对小米、华为、格力、美的等强势对手的竞争,魅族能在巨头的夹缝中生存下来都算是一件幸事。

对于这家伤痕累累的公司来说,靠AIoT和智能家居达成盈利并不难,但它“三年内成为中国高端智能家居前三名”的梦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恐怕仍将是梦想。

声明:CNohd.com 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
新媒网 » “送别”黄章的魅族,如何绕过小米啃食千亿AIoT蛋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