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权者、民众、西方国家,三个不同视角看叙利亚总统选举|新媒网 当权者、民众、西方国家,三个不同视角看叙利亚总统选举|新媒网

当权者、民众、西方国家,三个不同视角看叙利亚总统选举

叙利亚人民议会议长哈穆达·萨巴格27日宣布,现任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在叙总统选举中以95.1%的得票率获胜,成功连任。此次选举是2014年叙利亚通过新选举法以来举行的第二次总统选举,与7年前的选举一样……

叙利亚人民议会议长哈穆达·萨巴格27日宣布,现任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在叙总统选举中以95.1%的得票率获胜,成功连任。此次选举是2014年叙利亚通过新选举法以来举行的第二次总统选举,与7年前的选举一样,美国等西方国家再次给叙利亚总统选举贴上了“虚假”标签,而当地人民则仍旧对生活改善抱有一丝希望。

阿萨德出现在杜马投票站有何深意?

26日早上,阿萨德和夫人阿斯玛出现在了大马士革农村省杜马镇的一处投票站。这并不是忠于阿萨德的据点,甚至,杜马的居民是叙利亚独裁政权最坚定的反对者之一。在叙利亚长达十年的内战初期,来自杜马的人组成了第一批反对叙利亚政权的武装组织。那里的平民也举行了大规模抗议活动,冒着政府军实弹的危险呼吁结束现政权。2018年4月,杜马镇发生“疑似化学武器袭击”,随后,美、英、法三国以这一根本就没有坐实的“化武袭击”为由,对叙利亚发动了空袭。

当权者、民众、西方国家,三个不同视角看叙利亚总统选举 热点资讯 第1张

阿萨德出现在这里,被认为是展示其权力范围的一个机会。英国记者、分析家丹尼·麦基(Danny Makki)指出,阿萨德出现在杜马投票站,是为了告诉反对派,“我们在庆祝你们的失败,我们在这里掌权。这是一个关于谁是叙利亚的老大的信息”。

这种权力的展示在大马士革随处可见,高层建筑的墙壁、环形交叉路口和路边都贴满了阿萨德的巨幅海报。这种忠诚在投票站也可以看到,一些选民在投票站用针扎破手指,这样他们就可以用自己的鲜血签名支持阿萨德。这往往伴随着支持阿萨德的流行口号:“为你巴沙尔,以鲜血和灵魂,牺牲我们的生命。”

当权者、民众、西方国家,三个不同视角看叙利亚总统选举 热点资讯 第2张

最近几周,为了支持叙利亚总统的竞选活动,还有商人和公民组织了晚宴和舞会。大马士革的一位叙利亚商人告诉美国国家公共电台,“现在叙利亚境内的人们认为,对他们来说能解决问题的是现任总统”。他说,叙利亚人希望以这次选举为起点,“建立一个更好的叙利亚”,他们渴望稳定且和平的新时代,即使这意味着在现政权下生活。“人们想要希望。”

经济危机下的选举

这次选举是在叙利亚的金融风暴中进行的,这种危机已经导致其货币暴跌,贫困率飙升至近90%,食品价格暴涨,大多数叙利亚人几乎买不起基本的主食。

当权者、民众、西方国家,三个不同视角看叙利亚总统选举 热点资讯 第3张

在这次选举中,有两个相对不知名的人物在反对阿萨德:内阁前副部长阿卜杜拉·萨卢姆·阿卜杜拉(Abdallah Saloum Abdallah)和马哈茂德·艾哈迈德·马雷(Mahmoud Ahmed Marei),他是国家认可的小型反对党的领导人。但作为总统候选人,他们既没有资金也没有时间去竞选,这意味着他们无法对阿萨德发起任何重大挑战。英国记者、分析家丹尼·麦基(Danny Makki)指出,叙利亚法律只允许候选人在10天内进行竞选,以至于很多叙利亚人几乎不知道阿萨德的挑战者是谁。

目前的普遍共识是阿萨德将赢得此次选举,不过专家和活动人士认为,不要期待选举结果会带来积极影响。大西洋理事会叙利亚项目负责人、非常驻高级研究员乔曼娜·卡杜尔(Jomana Qaddour)表示:“国际社会把这当成一件无意义的事即可。它绝对不会改变当地的经济状况,也不会改变当地的政治条件。叙利亚人照样会受到压迫。他们的生活不会有任何改变。”

当权者、民众、西方国家,三个不同视角看叙利亚总统选举 热点资讯 第4张

阿里·穆斯塔法(Wafa Ali Mustafa)等活动人士人则指出,对阿萨德独裁政权的影响的恐惧促使许多人去投票。“叙利亚人非常清楚那些说不的人的下场。”穆斯塔法说。“每个人都知道,他们投不投票并不重要。结果已经为大家所知。但他们仍然需要(选举)让人们成为这场愚蠢游戏的一部分。”

西方领导人的叙利亚难题

在投票还没有开始之前,西方国家就已经对此次选举表态,称其“虚假”。美国与英国、法国、德国和意大利发表联合声明,称叙利亚总统选举“既不自由也不公平”,并表示支持公民社会和谴责选举过程的叙利亚反对派组织。

尽管如此,西方领导人仍面临一个问题:如何应对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尽管西方谴责他在长达十年的叙利亚内战期间的暴行,包括要求他下台、实施经济制裁和军事支持他的反对者,但这位叙利亚独裁者仍然掌权。他的继续生存暴露了西方谴责的空洞,叙利亚正迅速成为欧洲家门口的一个失败国家。

当权者、民众、西方国家,三个不同视角看叙利亚总统选举 热点资讯 第5张

在华盛顿,一群政界人士、智库人士和叙利亚流亡反对派人士正在敦促拜登政府推行最终旨在改变大马士革政权的政策。例如,在最近的一次众议院外交事务小组委员会会议上,华盛顿战争研究所的叙利亚分析师詹妮弗·卡法雷拉(Jennifer Cafarella)坚持认为阿萨德的下台仍然是“一个重要的长期目标”。但独立媒体《中东之眼》指出,政权更迭并非可能的结果,这些鹰派鼓吹的实现政权更迭的各种方法也是不现实的。

一种选择是直接军事干预,但自从2013年9月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取消了对阿萨德的拟议打击以来,这已经不在讨论范围内了,而且大多数华盛顿活动人士不愿重新提出这一想法。

一些人的另一个首选方案是继续进行经济制裁,如严厉的《凯撒法案》。他们希望穷困潦倒会促使内部政变。然而,效忠者和政权内部人士有十年的战争时间来推翻阿萨德,但无论是出于恐惧、信仰还是自我保护,他们都没有这样做。虽然忠于阿萨德的人对该政权的批评越来越多,但抱怨并不等同于公开造反或发动政变。

最后一个选择——通过阿萨德的庇护国俄罗斯来协商阿萨德下台——也是异想天开。这一想法曾由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战争初期提出,但被莫斯科拒绝了。所以为什么有人觉得俄罗斯总统普京现在会同意?他目前受益于阿萨德的统治,无论美国鹰派做出何种承诺,都无法保证继任者会复制这种关系。

当权者、民众、西方国家,三个不同视角看叙利亚总统选举 热点资讯 第6张

因此,在所有的可能性中,西方推动的政权更迭仍然是一种幻想。这就留下了两个同样不受欢迎的选择。第一种是继续维持现状:让阿萨德继续被孤立和制裁,同时尽可能地减轻他的统治带来的影响。问题是,这很可能无法阻止叙利亚的逐渐衰落,甚至崩溃。但另一种选择,与阿萨德达成某种妥协,西方国家认为这会助长独裁。鉴于七国集团最近重申了对阿萨德的反对,这使得维持现状成为最可能的做法:阿萨德的国家将继续崩溃,但不会很快垮台。

iWeekly+ 叙利亚十年毁灭性战争的损失与损伤

叙利亚内战起初是对阿萨德政权的和平抗议,而现在已经演变成一场长达十年的多方冲突,世界大国和邻国纷纷卷入,并造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的流离失所危机。根据联合国机构、国际非政府组织和叙利亚民间社会团体的统计,以下为战争带来的损失与损伤数据:

死亡人数和被拘留者:

据叙利亚人权网络(SNHR),从2011年3月到现在,该组织已经记录了227749名平民被杀的情况。这一数字只包括记录在案的平民死亡人数,而研究人员估计,另外还有来自各方的25万名士兵死亡。

当权者、民众、西方国家,三个不同视角看叙利亚总统选举 热点资讯 第7张

据人权观察和国际特赦组织称,许多人因参加和平抗议或表达不同的政治观点而被拘留。SNHR记录了149361名政治犯,其中101678人仍下落不明。

经济损失:

联合国的西亚经济社会委员会估计,有形资本损失为1177亿美元。世界银行估计2011年至2016年的累计GDP损失为2260亿美元,并警告说,冲突持续的时间越长,复苏就越困难。

世界银行称,仅在过去一年,叙利亚镑就贬值了四分之三,而食品和必需品的成本则飙升了200%以上。

当权者、民众、西方国家,三个不同视角看叙利亚总统选举 热点资讯 第8张

据联合国和西方救济机构称,今天,超过1300万叙利亚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几乎90%的人口生活在贫困之中。世界展望国际组织表示,到2021年,叙利亚儿童的预期寿命已经减少了13年。

新闻及图片来源:CNN、NPR、华盛顿邮报、卫报、中东之眼,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声明:CNohd.com 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
新媒网 » 当权者、民众、西方国家,三个不同视角看叙利亚总统选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