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丧父、躁郁、失恋后,那个20岁女孩用2❀年时间完成救赎

经历丧父、躁郁、失恋后,那个20岁女孩用2年时间完成救赎,失恋,父母,继父

咨询师手记 01

第一次在咨询室见到小双时,她20岁,读大学二年级。这个姑娘给我的第一印象是,面容姣好,身材修长苗条,衣着得体,妆容精致。但让我没想到的是,仅仅几分钟后,她就在崩溃大哭中,把自己的形象搞得一塌糊涂。

经历丧父、躁郁、失恋后,那个20岁女孩用2❀年时间完成救赎-新媒网

我并不是小双的第一任心理咨询师。在此之前她被确诊为双相情感障碍,被医生要求在服药同时定期接受心理咨询。

这个过程很不顺利,在我之前,小双曾经数次“换人”,每次的理由都不一样;例如:时间太早/太晚,咨询室椅子不舒服/空调太凉,不喜欢咨询师的长相/觉得咨询没有效果,等等等等……

促使小双走进我咨询室的直接原因是一场痛苦的恋爱,感情纠葛令她出现剧烈的情绪波动,差点中断学业。

经历丧父、躁郁、失恋后,那个20岁女孩用2❀年时间完成救赎-新媒网

最初的两次见面,我们几乎无法顺利交谈,她一直在激烈地释放情绪:完全不顾形象地嚎啕大哭,哭到脸上出现皱纹,仿佛一瞬间老了十几岁。

她一边哭一边不断追问“为什么他不喜欢我了”这样看上去无解的问题,我也只能优先安抚住她的情绪,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尝试建立信任关系。

我们花了差不多四周时间,才开始逐渐进入真正有沟通和交谈的咨询状态。

经历丧父、躁郁、失恋后,那个20岁女孩用2❀年时间完成救赎-新媒网

随着面谈逐渐深入,我发现“失恋”映射出的痛苦其实只是冰山一角,从年幼时起,这个女孩内心深处积压了太多伤痛,左右着她性格和思维方式的形成;换个角度说,也只有通过这样不断深入地挖掘、面对,才能推动真正的成长和突破。

在我对小双长达两年多的心理咨询过程中,遇到过很多困难、挫败与反复。但结果还是比较令人欣慰的。她终于从感情泥潭里挣扎出来,在系统治疗的支持下顺利完成了大学学业。(本文中人物均为化名,部分事件过程已做隐私保护和处理)

来访者口述 01

我上高二的时候,父亲去世了。高三的时候,妈妈再婚,很快我就离开家去上大学了。

经历丧父、躁郁、失恋后,那个20岁女孩用2❀年时间完成救赎-新媒网

我跟继父相处时间不多,只有放假时回家才能见到,彼此也都比较客气。上次回家时,我跟着妈妈去参加继父公司的一个活动,那次我认识了老陈,当时我还管他叫“叔叔”。他比我年纪大十岁左右,跟我继父关系还不错。

我俩怎么好上的呢?其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就记得那天酒店有个马术体验,他主动帮我穿戴马具,搀扶我,一直陪着我。后来去游泳的时候有小孩儿跟我抢泳道,他还帮我去和对方家长理论。这些细节让我觉得感动,就对他有了好感。

经历丧父、躁郁、失恋后,那个20岁女孩用2❀年时间完成救赎-新媒网

后来我们偶尔约会,一起吃饭聊天之类的,再后来不知怎么就发生了关系。这是我第一次性经历。两个人并没有海誓山盟,就心照不宣、自然而然地在一起了。

我妈妈很快就知道了,她非常激烈地反对。我继父也非常反对,他跟我讲了很多关于老陈的“坏话”,例如他文化程度低,不学无术,在公司撩过不少女同事等等,还告诉我这个人之前曾经放过高利贷等等,总之“不是个像样的恋爱对象”。

我明白亲人都是为我好,我也知道无论是从内心还是外在条件上,我和老陈都非常不搭。但也许是叛逆吧,越是被亲人反对,我就越觉得必须和他在一起,仿佛这样做才是正确的,有主见的,服从自我内心的。

经历丧父、躁郁、失恋后,那个20岁女孩用2❀年时间完成救赎-新媒网

我妈问过我很多次:“你到底喜欢他哪一点?”这个问题我也经常问自己。的确,以世俗的眼光来讲,老陈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无论是相貌还是素质。他个子不高,年纪不大却已经挺着个肚子,不修边幅,看起来有些“油腻”。

他对我与其说是爱情,倒不如说是金钱或身体上的索取更多一些。但我和他在一起时就会有特别强烈的依恋,完全不敢想离开他会怎样。后来我们经常闹矛盾,我也会在气头上冲动跟他提分手,但每次都是我自己熬不住,放低姿态去求他复合。

经历丧父、躁郁、失恋后,那个20岁女孩用2❀年时间完成救赎-新媒网

咨询师问过我,同样的依恋感会不会出现在和别的男生相处的时候?我认真地想了想,的确没有。在老陈之前有不少人追我,我交过男朋友,也有条件挺优秀的男孩子,但我对他们都没有动心的感觉,更别提这样难舍难分的依恋了。

咨询师手记 02

小双来我这里的时候,已经确诊了双相情感障碍,并且在持续服药治疗。

在咨询中我经常会注意到她的症状表现。双相情感障碍是个“抑郁—躁狂”相间的循环,而小双的这个循环速度非常快。

她会明显地抑郁,然后很快进入一种轻躁狂的状态,说话语速很快,思维跳动性大,也会冲动地去做一些事情,例如突然不受控制地花很多钱去买东西,或者不停地染发烫发等等。

经历丧父、躁郁、失恋后,那个20岁女孩用2❀年时间完成救赎-新媒网

那场痛苦的恋爱对她影响很大。从小双的讲述来看,在和老陈的交往中她的付出远远大于对方。老陈收入很少,又沉迷于喝酒打游戏,偶尔还会赌博,导致经常入不敷出,然后就会向小双借钱。

小双本身还是个学生,平时几乎是从伙食费里省出钱来帮老陈还信用卡甚至赌债,搞得自己捉襟见肘。

这段关系刚开始的时候,小双非常沉迷于被老陈照顾和宠爱的感觉。但据小双说,老陈对男女交往的态度很随意,渐渐对她就不那么上心了,特别是两个人发生关系之后,小双表现出更多的情感需求,想要和老陈黏在一起或是不停发微信打电话,而老陈觉得她“太黏人”,想要躲避。

因为这些事情两人爆发过很多次冲突,也有好几次说了分手并互删联系方式;但每次小双都会因为自己熬不住、离不开而回过头去求老陈复合。

经历丧父、躁郁、失恋后,那个20岁女孩用2❀年时间完成救赎-新媒网

被无条件地偏爱,往往会令关系中的一方变得有恃无恐。老陈确定小双离不开他,便开始和其他女性勾三搭四,也并不特意避开小双;他还变本加厉地喝酒和赌博,让小双替他承担了更多的债务。

他甚至会“故意”折磨和伤害小双,例如言语贬低,对她的身体和举止作出负面的评价,导致小双自我价值感越来越低,更加离不开他。

我想,无论是作为咨询师还是跳出专业角色作为第三人,我们对这段关系都会产生一些共性的感觉:有同情,也有怒其不争。

当小双在咨询室里面对我的时候,尚且能从沟通中找回一些理智,觉得自己和老陈确实应该结束,勉强在一起也看不到未来。可一旦老陈和她联系,小双又立刻飞蛾扑火,任由对方摆布。

经历丧父、躁郁、失恋后,那个20岁女孩用2❀年时间完成救赎-新媒网

信任关系建立起来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一个年轻、漂亮、有追求者也有大好前途的姑娘,为什么沉溺于这段不匹配的关系无法自拔?随着诊疗深入,我逐渐可以触碰到更多深层次的真实信息。

来访者口述 02

有时候,当我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行为和情绪时,我会想起奶奶。

我是奶奶带大的,上学时才回到父母身边。现在回想起来,她精神上应该是有些问题,我会很习惯她出现一些幻觉或妄想,并且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学会了在她病症发作变得“不正常”时躲到一边。这让我觉得,自己从基因里也许就不是一个正常人。

我小时候经常会有一种被父母抛弃的感觉。尤其是逢年过节他们来奶奶家看望我,放下礼物和钱,停留一两天就离开的时候,我往往会哭得撕心裂肺,却依然不得不孤独地留下。即使过去了十几年,这些记忆依然会偶尔出现在噩梦里。

经历丧父、躁郁、失恋后,那个20岁女孩用2❀年时间完成救赎-新媒网

上小学回到父母身边之后,我又花了很长时间去适应和他们相处的模式。

我妈妈是个漂亮但性格冷漠的人,我们的母女之情也很淡薄,我在家里享受到的体贴和温情都是爸爸给的。他骑车接送我上下学,帮我复习功课,一起聊学校里的事情,冒着大雨出门去给我买西瓜……

他对妈妈也很温柔,几乎是无条件地忍让和妥协,在我记忆里,一直都是爸爸照顾着妈妈,忍让着妈妈,尽管如此,妈妈对他的付出也经常无动于衷。

经历丧父、躁郁、失恋后,那个20岁女孩用2❀年时间完成救赎-新媒网

我从上高中开始寄宿,爸爸在我高二时突发心脏病去世。我没有见到他最后一面,也没能去参加葬礼和追思。因为当时学校离家很远,而且那时学习节奏已经非常紧了,家里人怕影响我学习和期末考试就没有告诉我,直到放假回家我才知道自己再也没有爸爸了……·

两年多了,我始终没有去给爸爸扫过墓。妈妈说去扫墓对我的情绪稳定没有好处,我自己也不想去。我总觉得这一切像一场巨大的噩梦或骗局,只有当我亲眼看到冰凉的墓碑,才能承认爸爸真的走了。

如果我不去,就没有“眼见为实”,也许我还能从噩梦里把自己叫醒,醒来后看到爸爸还在身边,从未离开过。

经历丧父、躁郁、失恋后,那个20岁女孩用2❀年时间完成救赎-新媒网

关于这一点,咨询师在慢慢开解我。我们花了很多时间来探讨我与父母之间的关系,以及人面对死亡,面对分离时挥之不去的恐惧和焦虑。我们也会花时间来探讨我情绪上出现的症状和治疗方案,甚至是我正在服用的药物。

我以前很怕面对这些话题,可一旦有人能够温和、客观地帮我慢慢梳理引导,我也能放松下来,试着去把自己控制在一个平稳和理性的状态。

咨询师手记 03

当面谈进行到涉及她父亲突然离世这个部分时,我很明显地看到了小双的防御。她会反复强调“我知道爸爸已经走了”“我可以接受这个结果”等等,但也经常会讲出类似“我觉得爸爸一直都在”“他就在我身边看着我、守护我”这样矛盾的话。

经历丧父、躁郁、失恋后,那个20岁女孩用2❀年时间完成救赎-新媒网

父亲的形象在小双内心被理想化了,她选择只记得那些温暖的体贴和关怀,选择在记忆中把父亲描绘成一个完美的存在。小双在跟我谈论自己父亲的时候,经常不自觉流露出一种咬牙坚持的状态。

她会忍着眼泪强调自己情绪稳定,甚至会逼着自己挤出微笑,其实这都是一种防御,防止自己的痛苦太过强烈地表现出来。

因为幼小时在疏离和冷漠的环境中长大,小双对关怀、体贴和温暖的照顾极为渴望。在她与老陈最初相遇的时候,就被对方表达出来的温柔关怀戳中了心里最脆弱的地方,暂时填补了像黑洞一样的缺失。

还有个因素不能忽视,老陈是给她第一次性经历的男人,对于一个当时刚成年的女孩来说,这个人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经历丧父、躁郁、失恋后,那个20岁女孩用2❀年时间完成救赎-新媒网

小双在童年时被寄养在奶奶家,好不容易回到父母身边,却又突然面临父亲离世的冲击。根植于内心的“被抛弃”的恐惧,直接导致她在人际关系中深层次和强烈的分离焦虑。

这也是为什么在和老陈的这段关系中,分离对于她几乎是一个无解的难题,不管这段关系多么不合适、不匹配和不被认可,也无论是谁先提出,她都没有办法接受“分手”这个事实——她再也不想经历任何一次失去和被抛弃了。

因为恐惧分离,每次分手最终都是小双放低姿态求复合,她使用的方法就是用自己的性吸引力去挽回,再加上不断打破底线,愈发毫无原则地去顺从和纵容。可想而知,这样的方式只能让她在感情关系中更加被动和痛苦。

经历丧父、躁郁、失恋后,那个20岁女孩用2❀年时间完成救赎-新媒网

家人也许是出于好心和保护的姿态,没有让小双回来送别父亲最后一程,我也曾追问过她对这样的处理方式有何感受,小双并没有说出什么,但出于一个心理咨询师的经验与判断,我察觉到这部分情感是被她强行隔离掉的——她没能对生命中最依恋、最珍惜的人有一个完整的告别,也没有机会痛快地表达哀伤。

这个分离过程被搁置,她就没办法真正去接受父亲已经离世、自己要独自去面对生活的事实。

于是,在小双的内心一直都有个执念:想要重新找到与父亲的连接。也恰巧是这个时候, 老陈的出现,给了她渴望已久的关怀和体贴,她就像落水的人一样,拼命用力去抓紧这根稻草。

虽然无论外表还是内在,老陈都跟过世的父亲毫无相似之处,但他最初带来的那些细微的照顾,已经足以让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感动,让她误以为遇到了真爱,因为这个人带来了似曾相识的温暖。

来访者口述 03

我原本以为自己的痛苦都来自老陈,但咨询让我开始有勇气审视自己内心深处隐藏的秘密,并且尝试着做出一些改变。

经历丧父、躁郁、失恋后,那个20岁女孩用2❀年时间完成救赎-新媒网

某次咨询时,我提到一个月后是爸爸的忌日。往年,这样的日子会被我刻意忽略掉(尽管心里从未有一分钟忘记);

但那天我却能够很顺畅地说出来,也没引发过多的痛苦。

咨询师给了我很多鼓励和一个建议,他希望我能抓住这个时间有所作为,尝试着接受爸爸已经离去这个事实,并且向他好好说一次再见。

我写了一封信给爸爸。信写得很慢很慢,大约用了三个星期。我写了改,改了撕,撕了又写,觉得什么样的文字都难以表达我的思念,也难以表达我对他突然离去的怨怼与失望。

我也写了很多自己的情况,告诉爸爸我虽然过得不太好,但一定会努力让自己变得好起来,希望他能像活着时一样守护我。

经历丧父、躁郁、失恋后,那个20岁女孩用2❀年时间完成救赎-新媒网

咨询师希望我能带着这封信去给爸爸扫墓,然后把信烧掉。

我没能完全做到,我在爸爸忌日的前几天终于鼓起勇气去了陵园,在墓前狠狠地哭了一场;却还是把那封厚厚的信带回了家。

烧掉它对当时的我来说太激烈了,我选择把它锁进抽屉,在随后的日子里还会经常拿出来再多写几句。我希望终有一天,我可以顺其自然地向过去告别,然后坦然地去面对未来。

咨询师手记 04

当我写下这篇手记时,小双已经阶段性地完成了长达两年的定期咨询。尽管她仍然需要服药和定期接受精神状态评估,但终究是顺利地完成了学业,并有了一份安定的工作。

回想起来,小双获得自我突破,就是从她能勇敢去面对与父亲的分离开始。在父亲忌日的几个月后,她终于烧掉了那封一万多字的长信,打开了一部分心结,完成了跟父亲“好好说再见”的过程,面对了亲人离去的事实。

经历丧父、躁郁、失恋后,那个20岁女孩用2❀年时间完成救赎-新媒网

这个勇敢的举动经过此前长时间的努力与铺垫,也从某种程度上缓和了“被抛弃”的痛苦与不甘,再加上规律的药物治疗和心理咨询有效地改善了她的双相情感障碍症状,情绪上的相对稳定让她有了更多判断和自控的空间。

再后来,她认真地开始跟我探讨如何设置一些屏障,帮助她从与老陈的痛苦纠缠中解脱出来。这件事做起来其实没有想象那么难——此前两个人的纠缠中,多数时间是小双自己放不下,不断挽回,不断打破底线求复合。只要小双愿意逐渐控制自己的行为,就已经事半功倍。

小双注销了信用卡,也不再替老陈还钱。在新学期开始时,她从校外的出租房搬回宿舍里,把时间更多地用于学习,用于和同学、老师相处,在更丰富的人际关系里获得情感连接和支撑。

经历丧父、躁郁、失恋后,那个20岁女孩用2❀年时间完成救赎-新媒网

这个过程中依然有反复和倒退,但大约半年之后,小双与老陈无论从主观还是客观环境上都慢慢疏远,她有了相对正常的生活、学习节奏,交到了新朋友,不再是那个走进咨询室就崩溃大哭的女孩了。

虽然我们持续两年的咨询已经告一段落,但当小双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困扰和冲突的时候,她还是会选择回到咨询室,做短程的心理咨询。我们都清楚,心理学可以帮助一个人自我成长,甚至达成某种救赎,但这个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

“治愈”也并非必然的结果。很多时候,能让来访者有勇气面对自我,接纳自我,激发出他们的主观能动性,让他们确定自己“能够”成长和改变,已经是可观的成绩了。

作者:Aimina小媛、Cobain

编辑:吴家翔、叶正兴

校对:武宜和 | 排版:李永敏

运营:韩宁宁 | 统筹:吴维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