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研发的谈判机器人已投入使用,5位精神科医生将加入谈判组

自行研发的谈判机器人已投入使用 5位精神科医生将加入谈判组,黄广兴,公安,廖珈奇,香港

1. 近年警察谈判组获得的奖牌。

2. 警察谈判组主管黄广兴总警司(左)和副主管、高级警司廖珈奇在接受专访。

3. 警察谈判组里的年轻谈判员。 新华社

“你参与非法集结,最高可判5年监禁,我请你现在离开,悬崖勒马,给自己一个机会,想想养育你的父母,看看自己手机通讯录有哪些人,未来5年你是不是真的想和这些人失去联络?”2019年8月的一个晚上,香港马鞍山警署被围堵,一名警察通过扬声器苦口婆心地劝导,最终让现场数百名情绪激动的非法集结者自行散去。

这位警察是香港警察谈判组的成员。香港警察谈判组成立于1975年,是亚洲第一支警察谈判队伍,目前有101位警务人员。谈判组以“拯救生命,化解危机”为使命,每年出动80至100次,平均三四天就出动一次,高峰时一天要出动3次。

“心理飞虎队”聆听和沟通是最强大的武器

“这是我的装备,也是我的伙伴。”拍了拍身上的黑色马甲外套,警察谈判组主管黄广兴总警司笑着说。这件马甲他穿了十多年,出入过各种危机现场。

对于谈判专家来说,“现场”可能是崎岖难行的山崖、湿滑的楼顶天台、狂风大作的海上,并且不知道要待多久。于是,衣服上足够多的口袋就成了最大需要。饮用水、润喉糖是必备的,还要带上各种手机、收音设备,有时候还要揣把雨伞。“谈判要汇总各种情报资讯,光两只耳朵不够用。”

转过身去,马甲背面正中有个长方形的暗袋,掏出来是一块布片,可以随时更换粘贴两块同样大小的布片,黑底白字,一块印着“谈判”,另一块印着“警察”。

“谈判时,要把警察的角色放下。”黄广兴说,“我们被称为‘心理飞虎队’,专门处理很多人的心理(问题),警察讲的是法、理、情,谈判讲的是情、理、法。‘情’是第一位的,我们最强大的武器,是用心聆听,用情沟通。”

警察谈判组成立之初是为了应对恐怖袭击事件,后来逐步扩大到处理企图自杀、刑事和挟持事件及大型公众活动中的危机沟通。谈判工作多是解危救急,须24小时待命,风雨无阻。

警察谈判组的所有成员都是兼职,在警察日常工作之外,他们要额外承担“谈判”重担。比如黄广兴已在谈判组干了22年,而他的正职是秀茂坪警区指挥官。他亲自处理过近千例自杀个案,在无数次的恳谈中,收获信任,解开心结,帮助受困者走出阴霾。

4年培养一名谈判专家 内部选拔最多时10人争一个名额

要成为谈判专家,殊为不易。参与选拔要过关斩将。警队一般每两三年举办一次内部选拔考试,每次都反响热烈,最多时10人争夺一个名额。通过初选后,要参加为期两周的“危机谈判课程”专业训练,再经过半年跟随导师实习并完成规定训练时长,方可成为正式谈判员,而要成为谈判专家,至少需要4年的磨炼。

人们常以为谈判人员必须能说会道,黄广兴说,“能说”固然重要,“会听”才是谈判专家应具备的首要条件。谈判专家有三大制胜法宝,“主动聆听”位居第一,其次是“团队精神”和“处理压力能力”。

在危机突发现场,要想赢得谈判,离不开团队合作。警察谈判组每次出动至少3人,分别负责沟通、策划及协调,遇到大型公众事件或者复杂情况,一次出动超过20人。

2019年下半年,一场“修例风波”让香港社会陷入动荡,在疯狂的抹黑和“妖魔化”中,警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考验。而身兼“警察”和“谈判”两个角色的警察谈判组成员,在冲突现场,面对“黑暴”分子的攻击和不明真相市民的谩骂,不仅要压下怒火忍住委屈,还要想方设法为对方情绪降温,处理方式比以往更耐心、更温和。

“我们都是有血有肉的人,会委屈、愤怒,在生命遭到威胁的时候也会恐惧,这个时候,长期训练的抗压能力、团队精神都会帮助我们渡过难关。”黄广兴说。

社会沟通的桥梁 反恐是训练的重要内容

“黑暴”事件过后,警察谈判组与香港惩教署共同举办“并肩同行”行动,先后探访了400多名被拘捕的在囚人士,和他们倾心交谈,希望帮助他们改过自新,早日重返社会。

他们还和警队多个部门合作,先后组织了40多期内部交流活动,既有“黑暴”事件的宏观剖析解读,也有在囚人士的心路历程分享,迄今已有近6000名一线警察参加。警察谈判组副主管、高级警司廖珈奇说:“日后他们再去前线工作,情绪会更稳定,表现会更专业。”

他们与包括香港医院管理局、香港大学行为健康教研中心等多家专业机构合作,研究并向市民推广如何防止自杀自毁行为;在疫情期间,协助卫生部门劝说不合作的市民接受隔离,并做好协调工作;为特区政府相关部门举办危机沟通技巧的培训……

当然,他们从没忘记自己的本职是“警察”。香港国安法实施之后,社会恢复了平静,但他们始终保持着警觉。“反恐是我们训练的重要内容,”廖珈奇说,“我们也会通过一些视频课程,与内地公安部门进行切磋交流。”

黄广兴透露,警队自行研发的谈判机器人已经投入使用,12月起将有5位精神科医生加入警察谈判组团队,连同现有的临床心理学家,团队在专业化程度上将迈上新的台阶。 新华社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