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吉水杀医案二审维持死刑原判 医院不存在过度医疗

1月14日,红星新闻记者获悉,2021年12月28日,江西高院对“江西吉水杀医案”作出二审裁定,驳回被告人曾某升的上诉,维持死刑原判,并报请最高法核准。▲二审判决书去年1月26日,江西吉安市吉水县人民……

1月14日,红星新闻记者获悉,2021年12月28日,江西高院对“江西吉水杀医案”作出二审裁定,驳回被告人曾某升的上诉,维持死刑原判,并报请最高法核准。

acf864eb7879135532be45f658e72f_副本.jpg

▲二审判决书

去年1月26日,江西吉安市吉水县人民医院发生一起伤医事件,医生胡某云在病房查房过程中被曾某升刺伤,后经抢救无效去世。同年9月,吉安中院判决被告人曾某升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同时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19.7万余元。

一审判决书显示,在吉水县人民医院住院期间,曾某升认为被害医生胡某云没有及时打印动态心电图报告,而且对其病情描述过重,由此产生不满。2020年底,曾某升自感身体健康每况愈下,遂产生报复杀害胡某云的念头。

据悉,曾某升患有焦虑障碍,作案时其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完整,评定为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其辩护人提出,医方存在相应过错,不排除医方存在过度医疗情形。一审判决下达后,曾某升以量刑过重为由提出上诉。

案情回顾:

认为病情描述过重

心生不满持刀致医生一死一伤

一审判决书显示,吉安中院经审理查明,2020年1月17日下午,曾某升因胸闷、头晕、眼花、乏力,到吉水县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就诊,由赵某明医生接诊。曾某升自述其既往高血压病史,且长期口服降压药,经门诊测量血压190/100mmHg,赵某明医生遂以“高血压病3级、心动过速病因待查”建议住院治疗。

微信截图_20211013132204_副本.png

▲一审判决书

当天下午5时许,曾某升办理了入院手续。入院诊断为高血压病3级(高危)、窦性心动过速。接班的胡某云医生根据曾某升门诊和入院检查情况,为曾某升开具长期医嘱、临时医嘱。同时还向曾某升亲属下达了病重通知书。

住院期间,医院对曾某升行酒石酸美托洛尔片、厄贝沙坦片、硝苯地平控释片降血压控制心率治疗,完善了生化检查、甲状腺功能检查、头颅CT、胸部CT和常规心电图、动态心电图等检查,并对曾某升进行了体温、脉搏、血压监测,曾某升精神状态正常,神志清楚。2020年1月24日,曾某升病情好转出院。

判决书显示,住院期间,曾某升认为胡某云没有及时打印动态心电图报告,而且对其病情描述过重,由此产生不满。

2020年4月中旬,因长期失眠,曾某升在亲属陪同下去吉安巿中心人民医院就诊,该院医生为其做了心电图检查,结果无明显异常,经测量血压有些高,便开了一些降压药,并建议其去吉安巿第三人民医院看病。曾某升因睡眠差、心烦意乱、坐立不安,多次前往吉安市第三人民医院看病,该院医生为其开具了治疗失眠、焦虑、抑郁的药物口服。

同年4月20日,曾某升来到吉水县人民医院找胡某云、赵某明医生,要求打印动态心电图报告,由于报告结果显示并无明显异常,更加深对胡某云、赵某明的不满。

此后,因对自身健康状况过度担心,曾某升无法安心外出务工,家庭经济压力加大,进而加深了对胡某云的怨恨。2020年底,曾某升自感身体健康每况愈下,遂产生报复杀害胡某云的念头。

2021年1月11日,曾某升在某厨具店购买一把屠宰刀,并与早年拾捡的一把匕首一起藏于家中卧室衣柜内的斜挎包里。1月26日上午,曾某升背着装有匕首和屠宰刀的斜挎包,从家中出发乘坐黄包车来到吉水县人民医院作案。

经鉴定,被害人胡某云系被锐器刺伤致大出血死亡;被害人赵某明损伤程度为轻微伤;被告人曾某升患有焦虑障碍,作案时其辨认能力和控制能力评定为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2021年9月29日,该案在吉安中院一审宣判,被告人曾某升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同时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19.7万余元。

src=http___p0.itc.cn_q_70_images03_20210127_7a17551de2044294aeb3719c0bdc39b2.jpegamp;refer=http___p0.itc_副本.jpg

▲被害医生胡某云

二审维持死刑原判:

医院不存在过度医疗

凶手上诉“从轻处罚”不予采纳

一审判决下达后,曾某升以量刑过重为由提出上诉,其本人及辩护人提出该案发生与被害人诊疗过错有因果关系,被害人对案件引发具有过错等辩护理由。

2021年12月14日,该案在江西高院二审开庭审理。二审刑事裁定书显示,江西高院审理认为,关于曾初升上诉及其辩护人提出的“院方存过错”的辩护意见,该意见主要依据是北京云智科鉴咨询服务中心出具的《法医学书证审查意见书》。该审查意见认为:“吉水县人民医院对曾某升的医疗行为存在明显过错;医疗过错与曾某升出现的焦虑、抑郁状态应当存在因果关系。”

经查,该意见书审查论证人胡志强、庄洪胜虽具有法医学司法鉴定人资格,但咨询服务中心不具有法医学鉴定资质,其出具的《法医学书证审查意见书》不具有合法性。

吉水县人民医院及被害人对曾某升的医疗行为是否规范,一审法院依法向吉安市某医院心血管内科临床医生王某某、彭某某、肖某进行了调查询问,三位临床医生证实:根据曾某升住院病历记载,曾某升既往有高血压病史,且长期口服降压药,入院前门诊测量血压 190/100mmHg, 入院复测血压148/112 mmHg,入院查体,脉搏、心率均为117次/分,可诊断为高血压病3级 (高危) 和窦性心动过速。“不能因为对症治疗后病情有所好转,就否定吉水县人民医院对曾某升高血压病3级 (高危) 和窦性心动过速的诊断。”

江西高院审理认为,吉水县人民医院根据曾某升主诉的头晕、胸闷、双下肢乏力等不适症状及其高血压病3级(高危)、窦性心动过速的病情,为防止高血压病3级 (高危)可能发生的脑卒中、心力衰竭、冠心病、肾功能不全、主动脉夹层等并发症。收治入院做进一步检查,并向其亲属下达病重通知书符合诊疗、告知规范。曾某升入院后经治疗, 其血压、心率得到了有效控制,临床症状有明显好转,治疗有效。

曾某升住院总费用4189.31元(其中自付金额1466.79元), 除去常规检查费用,治疗用药费只有259.46元,吉水县人民医院对曾某升用药合理,不存在夸大病情、为增加业务收入而过度医疗的情况。

综上,《法医学书证审查意见书》认为吉水县人民医院对曾某升的医疗行为存在明显过错,医疗过错与曾某升出现的焦虑、抑郁状态存在因果关系的理由,不能成立。曾某升提出被害人未及时打印动态心电图报告,没有其他证据印证。因此,曾某升上诉及辩护人提出,被害人对引发本案有过错的理由,不能成立。

江西高院认为:上诉人曾某升因不满被害人胡某云、赵某明的医疗行为,心生怨恨,持匕首刺被害人,致胡某云死亡,赵某明轻微伤,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曾某升上诉及辩护人提出的被害人有过错、一审程序违法的理由不能成立,曾某升虽有坦白情节,但其为泄愤报复,事先预谋并准备作案工具,在公共医疗场所持匕首行凶杀人,犯罪手段残忍,犯罪后果极其严重,社会影响恶劣,依法对其不予从轻处罚,故曾某升上诉要求从轻处罚,不予采纳。

经江西高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相关法律法规,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裁定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