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代孩子的大脑正在被疫情伤害

来源:自然杂志编译:胡安 编辑:江南儿童发展研究人员正在追问一个问题:这场疫情是否正在塑造孩子们的大脑和行为?与许多儿科医生一样,当新冠病例首次在达尼·杜米特里乌(Dani Dumitr……

来源:自然杂志

编译:胡安 编辑:江南

儿童发展研究人员正在追问一个问题:这场疫情是否正在塑造孩子们的大脑和行为?

与许多儿科医生一样,当新冠病例首次在达尼·杜米特里乌(Dani Dumitriu)的病房激增时,她做好了应对其影响的准备。在她所在的纽约长老会摩根斯坦利儿童医院,暴露于新冠危险的大多数新生儿似乎都安然无恙,她松了一口气——一些病毒,比如寨卡病毒会导致出生缺陷,所以医生们一度担心新冠也会带来同样的问题。

但随之而来的是一种更微妙的趋势。杜米特里乌和她的团队拥有两年多的婴儿发育数据,自2017年底以来,他们一直在分析6个月以下婴儿的沟通和运动技能。杜米特里乌认为比较疫情之前和期间出生的婴儿的结果会很有趣。她请她的同事、哥伦比亚大学博士后研究员摩根·费尔斯坦(Morgan Firestein)评估两组之间是否存在神经发育方面的差异。

几天后,费尔斯坦慌慌张张地给杜米特里乌打来电话。杜米特里回忆说:“她说,‘我们处在危机中,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我们不仅受到疫情的影响,而且影响很大。’”那天晚上,她几乎没睡,仔细研究数据。与在疫情之前出生的婴儿相比,在疫情期间出生的婴儿在大运动、精细运动和沟通技能测试中平均得分较低(两组婴儿的父母都使用一份既定的问卷进行了评估)。他们的亲生父母是否感染并不重要;这似乎与疫情本身的环境有关。

杜米特里乌惊呆了。“我们当时喊道,哦,我的上帝,”她回忆说。“我们谈论的是数以亿计的婴儿。”

虽然儿童在感染新冠病毒时一般情况良好,但初步研究表明,怀孕期间与疫情相关的压力可能对一些胎儿的大脑发育产生负面影响。此外,父母和照顾者在过于疲劳时,与年幼的孩子互动可能会更少,从而影响孩子的生理和心理能力。

封锁对控制新冠的传播至关重要,但这也导致许多年轻家庭面临隔离,剥夺了他们的玩耍时间和社交互动。由于压力太大,分身乏术,许多家长也无法为婴儿和幼儿提供一对一的照顾。

“每个人都想记录下这对儿童发展、亲子关系和同伴关系的影响,”国家儿童健康与人类发展研究所所长詹姆斯·格里芬(James Griffin)说。“每个人都很担心。”

在世界各地,一些团队开始发表他们的发现。目前还很难得到一致的答案,尤其是因为许多儿童发展研究实验室在疫情期间关闭了。

过去两年内出生的一些婴儿可能会经历发育迟缓,但如果照顾者长时间呆在家里,兄弟姐妹之间有更多的互动机会,其他的婴儿可能会茁壮成长。与疫情期间卫生的许多方面一样,社会和经济差距发挥着明显的作用。早期数据表明,口罩的使用并未对儿童的情绪发展产生负面影响。但产前压力可能会导致大脑连接的一些变化。

一些研究人员提出,许多在发展上落后的孩子将有望迎头赶上。纽约大学格罗斯曼医学院的儿童和青少年心理学家摩里亚·托马森(Moriah Thomason)说:“我不认为会有一代人受到这场疫情的伤害。”

婴儿大脑发育下降

在新冠疫情期间,布朗大学高级婴儿成像实验室保持开放。医学生物物理学家西恩·迪奥尼(Sean Deoni)和他的同事利用MRI和其他技术来研究环境因素如何影响婴儿的大脑发育,跟踪他们的运动、视觉和语言技能。

随着疫情的发展,迪奥尼开始从他的同事那里听到令人担忧的评论。迪奥尼回忆说:“我们的员工开始告诉我,‘天哪,这些孩子要花更长的时间才能通过评估。’”

他很困惑,所以让他的研究人员绘制并比较婴儿神经发育得分的年平均值和方差。结果他们发现疫情期间的分数比前几年的分数差得多。在一套以类似智商测试的方式衡量发展的测试中,疫情期间出生的婴儿的得分比之前出生的婴儿低了近两个标准差。他们还发现,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婴儿下降幅度最大,男孩比女孩受影响更大,大运动技能受影响最大。

起初,德奥尼认为选择偏见在起作用:也许在疫情期间努力来接受检测的家庭,是那些孩子有发育问题风险或已经表现出这种问题的家庭。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来越确信,选择偏见并不能解释这些发现,因为来检测的孩子与之前的参与者相比,没有明显的社会经济地位差异。

这些影响似乎是剧烈的,但一些研究人员认为,它们不一定能预测长期问题。荷兰蒂尔堡大学(Tilburg University)的发育神经心理学家马里恩·范登·霍维尔(Marion van den Heuvel)说:“婴儿时期的智商并不能预测什么。真的很难说这对他们的未来意味着什么。”她指出,一项研究表明,最初在孤儿院生活,但在2岁半之前就被寄养家庭收养的罗马尼亚女孩,在4岁半时出现精神问题的可能性比一直在孤儿院的女孩要低。这种情况与疫情不同,但表明一旦限制解除,婴儿有机会迎头赶上。

然而,令人担忧的是,迪奥尼发现,疫情持续的时间越长,儿童积累的赤字就越多。迪奥尼谈到这些发现时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数字,令人震惊。”

假设这些发现确实有价值,为什么在新冠疫情期间出生的婴儿可能会经历严重的认知障碍,特别是运动障碍?迪奥尼怀疑这些问题源于缺乏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在一项尚未发表的后续研究中,他和他的团队记录了父母和孩子在家里的互动,发现父母和孩子说话的数量在过去两年比前几年减少了,反之亦然。他还怀疑,婴幼儿没有像以往一样得到那么多的大肌肉运动练习,因为现在他们和其他孩子一起玩耍或去游乐场的机会变少了。“不幸的是,这些技能在某种程度上奠定了其他技能的基础,”他说。

最近的其他研究也支持这种观点,即缺乏同伴互动可能会阻碍一些孩子的发展。在今年早些时候发表的一项研究中,英国的研究人员调查了189名8个月至3岁儿童的父母,询问他们的孩子在疫情期间是否接受了日托或学龄前教育,并评估了语言和执行功能技能。作者发现,如果在疫情期间接受集体护理,孩子们的技能会更强,而且这些好处在低收入家庭的孩子中更为明显。

最危险的似乎是有色人种儿童或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儿童。例如,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在学龄儿童中,远程学习可能正在扩大富裕家庭和低收入家庭、白人儿童和有色人种儿童之间本已巨大的学习和发展差距。在荷兰,研究人员发现,与前三年相比,孩子们在2020年的国家评估中表现更差,而来自教育程度较低家庭的孩子的学习损失高达60%。

戴口罩的影响

在疫情期间,上学或其他群体环境中的儿童通常会与戴口罩的人互动。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口罩掩盖了面部对表达情绪和语言很重要的部分,它是否也会影响孩子的情绪和语言发展。

马萨诸塞大学的心理学家爱德华·特罗尼克(Edward Tronick)一直受到父母和儿科医生的电子邮件轰炸,他们担心口罩可能对发育产生影响。特罗尼克因1975年的“静止脸”实验而闻名,该实验表明,当亲生父母在与婴儿互动时突然板起脸时,他们的孩子一开始试图引起他们的注意,然后越来越不安。

特罗尼克决定看看口罩是否有类似的效果。他和他的同事、心理学家南希·斯尼德曼(Nancy Snidman)进行了一项实验(尚未得到同行评议),在这项实验中,父母使用智能手机记录婴儿与他们在戴口罩之前、期间和之后的互动。尽管婴儿注意到父母戴上口罩时,他们会短暂地改变面部表情,把目光移开或指向口罩,但他们会像以前一样继续与父母交流。特罗尼克说,口罩只阻断了一个通信渠道。“戴着口罩的家长仍然在说,‘我在和你交流,我仍然在这里支持你,我仍然和你保持联系。’”

口罩似乎也不会对情绪或语言感知造成太多干扰。去年5月发表的一项研究报告称,两岁的儿童仍然能够听懂戴着不透明口罩的成年人说的话。这项研究的主要作者、新加坡国立大学心理学家莱赫·辛格(Leher Singh)表示,儿童“对信息缺失的补偿比我们想象的更容易”。美国的研究人员发现,尽管戴口罩使学龄儿童更难感知成年人的情绪,但在大多数情况下,孩子们仍然能够做出准确的推断。

孕妇和压力

其他研究人员渴望知道,这场疫情是否会影响儿童出生前的发育。在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心理学家凯瑟琳·勒贝尔(Catherine Lebel)在疫情期间调查了8000多名孕妇。近一半的人报告称有焦虑症状,而三分之一的人有抑郁症状——这一比例远远高于疫情前几年。这种压力是如何影响子宫里的婴儿的?

为了找到答案,研究人员在75名婴儿出生3个月后使用核磁共振成像扫描他们的大脑。在10月份发表的一份预印报告中,他们发现,那些在产前有更多焦虑或抑郁症状的人所生的婴儿,其杏仁核(大脑中涉及情绪处理的区域)与前额叶皮层(负责执行功能技能的区域)之间的结构连接不同。

大脑扫描显示婴儿杏仁核和其他区域之间的平均连接模式。怀孕期间与疫情有关的压力削弱了一些婴儿的连接。

在之前的一项小型研究中,勒贝尔和她的团队已经将产前抑郁症与这些区域的大脑连接差异联系起来,并提出在男孩中,这些大脑变化与12岁前的攻击性和过度活跃行为有关。其他研究小组发现,成人大脑中这些区域之间连接的变化是抑郁和焦虑的危险因素。勒贝尔说:“这些区域涉及情绪处理和许多不同的行为。”

托马森正在进行她自己的研究,以评估母亲的压力源对孩子的大脑和行为的影响。她指出,尽管有很多人担心产前压力可能会影响疫情婴儿,但诸如此类的早期发现并不意味着孩子们将在余生中挣扎。“孩子们拥有强大的适应能力和弹性。我们预计情况将会改善,”她说。

谨慎和行动

对疫情婴儿的研究呈现出一幅喜忧参半的画面,科学家们表示,要做出有意义的解释还为时过早。与迪米特里乌一起工作的医学心理学家凯瑟琳·蒙克(Catherine Monk)说,这些早期的、通常未发表的研究结果可能并不能反映现实。

迪米特里乌指出,即使儿童的大脑真的受到了疫情的影响,仍有时间引导他们回到正轨。“我们完全可以赶在这成为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之前,”她说。“6个月大的婴儿的大脑非常具有可塑性,我们可以进入其中,改变他们的轨迹。”

父母可以通过多和他们的孩子玩耍和交谈来取得进展。旨在支持家庭和孩子的政策变化也会产生影响。勒贝尔的研究发现,怀孕期间有意义的社会支持,比如来自伴侣或亲密朋友的支持,会大大减少出生前的烦恼。

总的来说,研究人员认为,大多数孩子可能会没事,但目前可能有更多的孩子在挣扎。迪欧尼说:“孩子们的适应力当然很强。但与此同时,我们也认识到,孩子生命的最初1000天是至关重要的早期基础。”2020年3月出生的第一批疫情婴儿目前已超过650天。

迪奥尼说,孩子“是环境的产物”。“我们越是多和他们一起玩,给他们读书,爱他们,就越能激发他们成长——这就是我们要做的。”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