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圈里的共享游戏机生意_充满“钱”景,还是“陷阱”?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文 | 锌财经,撰文 | 黎炫岐,编辑 | 李觐麟继按摩椅、娃娃机和迷你KTV之后,共享游戏机也开始在各大商圈里……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锌财经,撰文 | 黎炫岐,编辑 | 李觐麟

继按摩椅、娃娃机和迷你KTV之后,共享游戏机也开始在各大商圈里涌现。

这类共享游戏机大多为一体式,大多位于商场中岛或者休息区,以4-10台的体量为一组,前有一面电视大小的显示器,正对着一排两人座沙发,在没有人扫码进入游戏的情况下,显示器上往往会一直滚动播放游戏画面。

如果你留意过这些共享游戏机,就不难发现,共享游戏机的目标用户本来是以年轻人,尤其是情侣、好友为主。但大多数共享游戏机的沙发成为了中老年人的“乘凉宝地”,时有路过的小学生虽然常常流连于此却无力消费。

尽管顾客零星,却有不少人意欲掘金,从厂商生产加工,到加盟代理,甚至打出了“把赚钱的事情交给机器,把自己的时间留给家人,以实现个人财富自由”的口号。然而,这门突然兴起的生意究竟是充满“钱”景,还是陷阱?

商场里的新商机,沦为中老年的乘凉区?

26岁的晓婷第一次留意到共享游戏机,还是在商场里等朋友的时候。“这家商场我们常去,去年都还没有这些游戏机。”出于好奇,晓婷落座沙发,一边等待朋友一边扫了码,算上新客优惠15分钟10元,“当时想着打发点时间也不错,就扫码选了个最短时长的试了试。”

晓婷自己家里也有游戏机,便随手选了个在家常玩的游戏,但就在拿起手柄的那一刻,晓婷就有些后悔了,“这个手柄不知道多脏。而15分钟其实也根本玩不了个什么,这上面的很多游戏都是一玩得玩上好几个小时的。”

事实上,商圈里的共享游戏机,和此前在商圈里大面积出现的共享按摩椅和miniKTV一样,正是瞄准的这种出于打发时间或好奇的“冲动消费”。

这些共享游戏机,仿佛是一夜之间出现在各个城市的商场里。双人沙发、显示屏、游戏手柄、数十个到上百个游戏,是这些游戏机的标配。模式也大同小异,都是扫码选购套餐或办理会员充值,即可选择想玩的游戏。

锌刻度体验了西南地区多个商圈的游戏机后发现,这些共享游戏机大多出现在商场的餐饮区或者电影院的休息区等位置。而这些共享游戏机提供的游戏差别不大,分为体育、竞技、格斗、冒险等类别,不乏Switch、PS5、Xbox上的热门游戏。不同商圈、不同品牌的共享游戏机定价不等,有的定价为15分钟套餐13.88元、30分钟21.88元、60分钟35.88元,而有的则是15分钟30元,30分钟58元、60分钟88元。

左为共享游戏机价格,右为体验店价格

而这个价格并不算有竞争力。对比同一地区的PS、Switch游戏体验店,60分钟的价格大多为18.8元,69元-99元则可以不限时畅玩。相较于定价比较高的共享游戏机,用更低的价格甚至可以选择在游戏体验店的包房不限时畅玩。

“其实我身边的年轻人要么自己早就买了Switch或者PS5,就算自己家里没有,想玩游戏可能也会更倾向于去那种游戏体验店。”晓婷称。

锌刻度也留意到,在小红书、微博等社交平台,相较于共享游戏机,游戏体验店的讨论度和热度明显更高。

“这一类游戏体验店一方面价格上更便宜,另一方面还有独立的空间,并不像商场这种开放式空间,所以如果这样比较,这种共享游戏机肯定是不占优势的。”一位Switch游戏体验店的负责人告诉锌刻度,但是这些共享游戏机的优势是更容易铺开,也更容易发生即时消费,“因为现在的游戏体验店分布还是比较零散,很多消费者是先有了想玩游戏的目的才会来,但这些共享游戏机是先出现在你常去的地方,让你先看见,然后可能就冲动消费了。”

锌刻度在多个商圈内观察发现,真正会扫码消费的年轻人并不多,而这些共享游戏机大部分没逃脱共享按摩椅的宿命——被中老年“蹭坐”。

“一般也就是一些中小学生会留意到这些游戏机,想玩一玩,但是他们也没有消费能力。所以平时确实基本上是一些老年人在商场乘凉时会在沙发上休息。”一商场内靠近共享游戏机的商铺店员告诉锌刻度,“因为这些游戏机也是无人自助的,不消费时在沙发上坐一坐也没人管。”

此外,如“真探AlphaSeeker”所写,“购物中心中岛生意这种非刚需性服务极度依赖客流量,一旦商场本身经营不佳或因疫情等外力影响客流骤减,从属其中的小型业态也难以为继。”锌刻度留意到,人流量稍大一些的商场内,尤其是周末和节假日,的确会有更多人对共享游戏机感兴趣,至少会有更多人落座。但经营状况不佳的商场内,共享游戏机的处境则更为尴尬。

加盟代理:三个月回本?

尽管看上去对年轻人的吸引力并不大,不少厂商却还是盯上了这门新生意。

据“真探AlphaSeeker”,目前国内已有30家左右的企业做起了共享游戏机生意。广州是相关产业的主要集中地,当地工厂进行机器的贴牌加工、生产等。

而锌刻度发现,这些厂商大多有两种商业模式,一种是直接售卖机器,一种则是加盟代理。以锌刻度联系上的广州爽客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为例,这家成立于2018年的公司此前主要推出的产品是共享按摩椅,且主要面向于电影院。

共享游戏机则是他们的新生意。据该公司的法人和加盟负责人介绍,“我司专注电脑、电视、游戏及软件开发,做技术研发和产品代工,主要给客户定制共享主机游戏机。(共享游戏机)这个项目我司2021年6月开始做技术研发,市场从2021年10月开始放开合作。”

锌刻度通过工商信息平台查询到,在2022年1月,该公司申请了游戏电脑(SKE未来游戏主机电脑)的外观专利,又在2022年3月登记了“一套主机游戏的管理软件”和“一套自助扫码付费使用电脑的管理软件”的软件著作权。

根据该负责人发给锌刻度的加盟代理费用表,目前该公司共有四个版本的产品,分别是普通街机版、有沙发分体座和32寸电视屏幕的中配版、五金沙发一体款配43寸电视的高配版和灯光炫酷版。价格则分为非代理买断价格、代理买断价格、厂商联营价格,以最常见的中配版和高配版为例,一台主机游戏的价格分别在4399-6999元和5688-8500元区间,而灯光炫酷版的主机游戏版本非代理买断价格高达10500元。

加盟代理价格

值得注意的是,该负责人提到,交8888元代理费可成为工厂代理(每个地级市暂定1位)可享受工厂价和厂商联营的权利,优先享受商场免费推荐的权利,享受推荐一个代理获奖一台C款0031机器的权利。其中厂商联营则是指,厂家会分5%流水。

而另外一家名为酷乐空间的共享游戏机品牌同样开放了加盟,并且“会抽取10%的流水,主要用于机器维护等”。

锌刻度联系了多家共享游戏机的厂商后发现,这些厂商在开放加盟时的宣传中大多强调快速回本、无人值守等。其中,爽客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的宣传页中提到,“我们厂商在广州市区和广州市周边城市28个商场投放了200台体验机测试了6个月,数据显示,回本周期为4.5-7个月,200台综合回报周期在6个月左右。”其负责人告诉锌刻度,“旺的场地3个月回本,一般的场地6个月回本,最差的12个月回本。”

但锌刻度发现,在许多二手平台,已经出现了很多转让共享游戏机的信息。“经营了三四个月,客流量真的很一般,适合有闲钱的人,如果要当做主营工作不太行。”一位转让共享游戏机的商家称。

共享按摩椅的今天,就是共享游戏机的明天?

从眼下的整体投放量来看,共享游戏机尚处于早起阶段。但从某个角度来看,眼下共享游戏机的涌现,像极了曾经的共享按摩椅。

据《新周刊》,2017年前后,曾是共享按摩椅最火的时候,“按摩椅的厂家增产、运营商扩容、运输物流增速,业务员为一块场地争抢增价,共享按摩椅迅速进入烧钱圈地发展阶段。机场、高铁站、医院、酒店等公共场所的公共座椅,一夜之间全部换成可扫码支付的按摩椅,铺设的速度与数量甚是惊人。”

彼时,外界对共享按摩椅的潜力也赋予厚望。《中国健康养生大数据报告》显示,如果按照商户比例再综合其他数据来源来看,按摩市场的年消费应该在2000亿—4000亿元。如果人力按摩价格是机器按摩价格的10倍,共享按摩椅市场年消费可达200亿元。

然而,按摩椅的“躺赚梦”破碎得更早一些,从2018年开始就走起了“下坡路”,经历了集中铺设量过大、租金涨价、影院人流量下降、小厂商倒闭等问题,关于盈利模式的探讨仍无定论。至于那些加盟代理商,除了负担加盟费外,还要承担指数级增长的维护费用。

但这场游戏里,并非没有赢家。正如“深氪新消费”所写,“到底是谁“躺赚”呢?细研究你会发现,几乎每一个玩家,背后都与按摩椅制造商关联,或与按摩椅制造商达成战略合作……行业制造了大量产能需求,制造商能通过销售按摩椅大赚一把。不管最后是不是一地鸡毛,采用何种经营方式,最起码设备是卖出去了。”

读到这里,你是否已经联想到了共享游戏机的未来?

此外,相较于共享按摩椅,共享游戏机可能还面临着各种风险。

其一,尽管大部分游戏机上会贴上“儿童请在家长陪护下使用”的标识,但由于使用门槛较低,可能会引发争议。此前福建一媒体就曾报道指出,“福州世欧广场天虹百货一楼大厅摆放了多台游戏机,还有小学生拿着手柄在玩……律师提醒:作为游戏设备的经营者有义务禁止12岁以下儿童玩游戏,12至18岁儿童玩的时间也不超过两小时。目前,在#维权超给力# 介入下,该商场已经联系设备运营商,明确要进行整改。”

其二,部分共享游戏机可能还会面临版权问题。正如真探AlphaSeeker提到,设备中提供的游戏大多是生产商购买了XBox、Ps5等主机上的游戏,然后“扒”下来直接安在系统里的。没有正规的授权,一旦被追责恐怕百口莫辩。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