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1#万元,买进三甲#1#年的机会,划算吗?

「实习总费用不高于每人每年 600 元标准。」拿到这样的实习费通知,在山东某三甲医院实习的王立行(化名)同学是幸运的——他和班里同……

「实习总费用不高于每人每年 600 元标准。」

拿到这样的实习费通知,在山东某三甲医院实习的王立行(化名)同学是幸运的——他和班里同学的实习费并不高,这让他们能没有负担地完成持续一年的实习任务。

但相比之下,全国每年还有很多需要缴纳高额实习费才能参与实习的医学生,其中很多人甚至需要缴纳数千甚至上万元才能获得一个在心仪医院实习的机会。

同样是实习生,实习费的差距为什么会这么大?

实习生:交了上万的实习费,只能做些杂活

丁香园微博的投票显示:仅 45.6% 的实习生享受免费实习待遇。在其余需要缴费的学生中,月缴费低于 300 元的学生仅占 25.9%。28.5% 的学生则要缴纳超过 300 元/月的费用,其中 13.0% 的实习生每月缴费甚至超过了 1000 元。

按照实习时间 8~12 个月计算,这些实习生一年所支付的实习费用分布非常广泛,从免费到 10000 元以上均有涉及。

图源:丁香园微博

根据丁香园微博评论区的反馈,在实习收费上,很多学校统一安排的实习要么不收费,要么费用较低且多由学校支付。但如果学生出于各种原因自己找实习,则很可能是要交一笔实习费的。

不同医院和医学院官网上通知的实习费收取金额也差异巨大:如河南省某医院公示的实习费仅为每月 50 元;而吉林某医学院官网上通告,其安排学生前往北京、大连等地的医院进行为期 8~10 个月的实习,收取的费用大多在 2400~5000 元之间。

图源:河南某医院官网

「很公平啊!」被问及实习费是否合理时,步入中年的张鲁(化名)医生表示,「实习的目的就是学习!」。

张鲁医生在 2005 年参加了临床实习,当时他几乎什么工作都做——看病、写病历、下医嘱、拆线、换药——但他不认为这是在压榨劳动力,反而是一种学习。医院提供成长和培训的环境,让他能快速从医学生成长为一名医生。

相比于二十年前的实习生,现在的实习生承担的临床工作普遍更少也更简单,能从临床工作中学习到的知识也更少,更多的时候变成了没有太大技术含量的「干活」。

「事情不多,主要是跟老师查房,然后跑个腿什么的。」目前正在内科实习的王立行同学在被问及目前实习的主要工作时表示。

在多年以前,实习生在带教老师的指导下可以问诊、开药甚至上手术做一助。而现在的实习生则主要从事简单的换药、跑腿、接送病人等工作。

「实习费收取的话,我还是希望那 600 块到我手里。」在被问到每天临床科室里干活还要交实习费是否公平时,王立行同学这样回答。

带教医生:没有经验,怎么敢让实习生上手

对于实习生们「倒贴实习费还得做杂活」的意见,在带教医生们的眼里却可能有不同的看法。

「现在的实习生地位高了很多。」被问及现在的实习生和当年有什么不同时,武汉某三甲医院的带教医生的汪冉冉(化名)总结道。

「我们那个时候,带教老师让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但现在的实习生往往需要更多的关心,需要更多的学习,不能超出工作时间,也不能让他们多做纯机械的体力劳动,不然就是违反规定,实习生自己也会不高兴。」

大多数带教依然希望把实习生定位为学生,从最基础的换药、导尿教起,再到更进一步的腰穿、骨穿;科室里定期的讲课和病例讨论也会邀请实习生参加;即使有时医院规定实习生不能亲自参与手术,很多带教医生们也会想尽办法带他们进去观摩。

但现实却不是如此。一方面,一些实习生的实习纪律和实习质量并不高,很多技能难以学精。「这也不能怪他们,他们要考研、做科研、还要跟导师门诊。」虽然知道这种情况很普遍,汪冉冉医生依然表示理解。

另一方面,实习生并没有足够的临床经验,没有充分的培训和监督就让他们在病人身上进行各种操作,可能会导致安全事故,责任也会由带教医生承担。也正因如此,有时让实习生成为「勤杂工」,干一些没有风险的杂活也是无奈之举。

根据规定,实习生因带教教师指挥不当导致的医疗事故,由带教教师承担责任

图源:国家卫建委官网

在这样的情况下,带教医生只能尽力在「想让学生在临床实践中学习」和「不得已让学生干杂活」这样两难的选择中求得一个平衡。 例如有时在让实习生送病人去介入科做穿刺时,他们会提前和操作技师打好招呼,让实习生也能进入穿刺室观摩。

在这样的背景下,学生们将「难以在实习中学习只能做杂活」为理由抗议实习费,很难得到认同。

医院:水电耗材花费巨大,收费却无章可循

湖南省制定的医学实习费收费标准一直非常明确。

自 1995 年起,湖南省就多次出台各项文件规范实习费收取。2018 年湖南省发改委出台了最新的医学实习生收费标准,规定 2018~2023 年间,医学实习生的实习费收费标准为 60~80 元/月,且需学校代缴,不得额外向学生收取实习费和其他费用。

《关于重新明确医院进修收费标准、医学院校毕业实习费标准的通知》

图源:湖南省发改委官网

但其它地区却很少能出台如此明确的标准。在全国范围内,也罕有能够规范实习费收取的统一文件。

2008 年国家卫生部、教育部发布的《医学教育临床实践管理暂行规定》中,未提及实习收费的事宜。2019 年国家教育部下发的《关于加强和规范普通本科高校实习管理工作的意见》中提到「不得违规向学生收取费用」,但至于什么是符合规定什么是违规,文件没有明确说明。

2020 年国家卫健委在公开的文件中称:卫健委对保障医学实习生权益高度重视,将在后续《执业医师法》修订工作中予以重点关注,保障医学实习生权利。

但在后续的《执业医师法》和《医师法》中,并未涉及关于实习生的内容。

《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第 9869 号建议的答复》

图源:卫健委官网

对绝大多数地区的医院来说,由于缺乏相关规范的指导,实习费该收多少只能靠医院自行决定,才造成了不同医院实习费收费差异巨大。

医院、医生、实习生,这个命题下的三方实则承担着不同的任务。

资源丰富的教学医院往往是医学教育的顶梁柱,要承担大量的实习生招收名额。除了每年接收来自当地医学院的实习生外,还需接纳来自各地自主申请的实习生。

本地医学院往往会将支付的实习费压得很低,医院招收实习生产生的水电、耗材、带教医生补贴等成本也只能向自主申报的实习生们收取,让实习费高达每月数百上千元。

而在缴纳高额的实习费后,实习生们才发现,医院很少对临床科室的教学任务进行具体指导,该学什么只能由各科室根据实际情况确定。很多时候,不完善的实习安排让「学习一小时,杂活一整天」成为了很多实习生的现状。

对夹在医院和实习生之间的带教医生们来说,他们需要考虑如何在有限的条件、精力下完成带教工作。

「医院给了我们教学要求,但很多时候却没有给我们足够的教学资源」,汪冉冉医生表示,「所以有时我们的教学工作可能做得不是那么到位,以至于让有的学生认为自己在干杂活。但我们真的希望每一位实习同学能够有所精进,因为教学真的是临床工作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