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剖析_全球农作物大跌 能否宣告粮食危机警报解除?

在俄乌危机爆发后,全世界的人们除了密切关注于这场战事本身的发展外,也持续聚焦着两件事:这场军事冲突是否会演变成为一场更具灾难性的全……

在俄乌危机爆发后,全世界的人们除了密切关注于这场战事本身的发展外,也持续聚焦着两件事:这场军事冲突是否会演变成为一场更具灾难性的全球能源危机和粮食危机。

而如今,尽管能源价格尤其是欧洲市场天然气价格仍始终居高不下,但在粮食领域,一些令人欣喜的现象正在浮现:以小麦、玉米为代表的农作物价格近来已开始纷纷大幅回落,似乎预示着至少在食品价格方面,人们可以暂时“松一口气”。

不过,对于这口气究竟能够“松”上多久?粮食危机的警报是否真的已经彻底解除?这些问题眼下或许依然远未盖棺定论……

粮价下跌暂时缓解食品通胀压力

毫无疑问,粮价在过去几个月确实跌了,而且跌幅相当明显!

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数据,俄乌冲突的爆发曾使3月份全球食品价格较前月上涨了13%。而自从二季度见顶后,粮食价格近来已持续回落,6月份的价格尽管仍要高于俄乌冲突前,但已经比3月份低了约3%。

期货市场的价格反馈无疑更为明显。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的小麦期货价格在过去一个月下跌了约13%,目前正大致处于2月24日俄乌冲突爆发之前的水平,玉米价格则更是已经跌至了年内以来的最低位附近。

对于许多面临粮食短缺和严重依赖食品进口的贫穷国家而言,此轮农作物价格的回落显然是一场“及时雨”,甚至于不少发达经济体也将因此受益——最近农作物等大宗商品价格的下跌,已经开始体现在一些国家的消费者价格指数上,经济学家预计这将在未来几个月帮助缓解眼下全球各国面临的高通胀压力。

根据机关部门的统计数据,哥伦比亚的食品通胀同比涨幅已经从4月份的峰值水平有所回落,尽管仍然高于原先的历史高位。而全球最大的小麦进口国埃及,6月份的食品价格也出现了下降。

在美国,知名连锁餐厅Wingstop Inc报告称,鸡肉价格已经开始下跌。该公司首席执行官Michael Skipworth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我们正从实质性的通胀回落中受益。”

摩根大通经济学家目前预计,今年第四季度全球食品通胀率就可能将下降一半,从第二季度的13%左右降至5.5%或6%左右。

预计这将对新兴市场产生重大影响,在这些市场中,食品在消费者支出中所占的比重远远高于发达经济体。

摩根大通预计,食品通胀缓解可能会使全球通胀率下降1.5个百分点,新兴市场通胀率下降2个百分点。这可能会减轻各国央行面临的部分压力,许多央行近来一直在大幅加息以遏制高通胀。

乌克兰粮食出口前景成重中之重

对于全球粮食价格回落的原因,不少业内人士人士表示,对全球经济衰退前景的担忧、美国有望迎来春小麦丰收的前景、以及俄乌最近达成的通过黑海出口粮食的协议,均令人们对世界将面临粮食短缺的预测有所动摇,从而逆转了粮食市场急剧上涨的势头。

其中,乌克兰粮食出口有望重启,显然最为令人欣喜。土耳其总统府发言人卡林周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说,黑海粮食外运联合协调中心可能很快就会完成乌克兰粮食出口路线的最后工作,首批装载乌克兰粮食的船只有望于8月1日驶离乌克兰的黑海港口敖德萨,重新向国际市场出口粮食。

据媒体报道,乌克兰首批运粮船队将由16艘船只组成,船队启程后将由无人机和卫星对船队动向进行追踪。运粮船最早可能会于8月3日抵达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然后再前往非洲国家。

不过,许多经济学家和农业巨头眼下依然警告,现在宣布胜利可能还为时过早,农业市场目前仍然很不稳定——俄乌冲突的持续,加上欧洲和美国部分地区异常炎热干燥的天气,仍可能会给食品供应带来新的中断威胁。

事实上,即便乌克兰眼下能够重启黑海出口,过去数月的这场战事也可能令该国农作物产量大减。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上周六就通过推特表示,俄乌冲突可能导致乌克兰今年的农作物收成减半。他当天在推特上写道:“乌克兰今年的收成有可能会减少一倍。”

泽连斯基上周五抵达敖德萨港,视察了储存乌克兰粮食的港口,并会见了在敖德萨访问的G7国家驻乌克兰大使。

乌克兰和俄罗斯均为粮食出口大国,其中乌克兰素有“欧洲粮仓”之称。今年2月俄乌冲突爆发后,两国粮食出口都受到干扰。乌方指责俄军封锁乌方黑海港口,导致超过两千万吨谷物滞留在港口,无法通过海路外运。而俄方反驳这一说法,指责乌方在黑海港口附近水域布设大量水雷,危及航行安全。

在乌克兰切尔尼戈夫地区经营农业公司IMC的Ivan Kriuchkov看来,“即使这一切很快结束,我们获得贷款并且港口重新开放,乌克兰的农业仍将非常地缓慢地才能恢复到之前的水平。”目前,IMC在切尔尼戈夫地区大约90%的农田无法种植玉米和向日葵等传统春季作物,理由是田间存在着大量地雷和其他战争残骸物。

历史显示,战争通常会对农业种植产生持久的影响。印第安纳州普渡大学历史系教授Doug Hurt表示,战后农业需要好几年——通常是十年或更长时间,才能恢复正常。

农业巨头仍警告:粮食供应问题将持续存在

过去一周,不少主导全球粮食贸易和加工的公司——如全球四大粮商中的Archer Daniels Midland Co.(ADM)和邦吉公司均已表示,尽管粮价下跌,但全球粮食供应仍面临压力,而且这种情况可能持续下去。

这些农业巨头高管们指出,即使农作物价格已经降温,但与近年来水平相比仍处于高位。与此同时,对食用油和用作牲畜饲料的豆粕等农产品的需求依然强劲。

“我们需要北美和南美有两年收成非常好,才能稍微缓解当前的供需库存紧张,”ADM首席执行官Juan Luciano上周二指出。

Luciano称,与俄罗斯达成的出口协议,可以释出数百万吨被困在乌克兰粮仓的粮食,并将有助于缓解粮食压力,但要让货物流动起来,还需要一段时间。

他表示,眼下的困难在于,很难为大型船只提供足够的燃料和招募船员。他表示,航行的保险成本也很高,这可能会使双方难以为更大规模的交易获得融资,也难以建立对交战国家之间的协议能够维持的信心。

此外,乌克兰敖德萨港(协议涉及的谷物出口地之一)此前遭遇的导弹袭击,也给乌克兰的谷物交易蒙上了不确定的阴影。

全球最大的油籽加工企业邦吉的首席执行官赫克曼(Greg Heckman)在上周三的电话会议上则表示,今年北美的大丰收将有助于缓解全球作物供应的压力。

然而,麻烦依然存在:今年春天雨季过后玉米作物才开始种植,最近几周,美国某些地区的高温和持续干旱,正使得农民更难维持他们的作物生存。“北美的天气仍然很关键,”赫克曼在电话中说。“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世界需要北美取得好收成,我们也希望这能实现。”

密苏里大学(University of Missouri)农业经济学家Scott Brown表示,“在我看来,有几件事表明,我们可能无法摆脱食品价格上涨的局面。”

其中最主要的因素是战争和天气。美国农业部估计,西班牙、意大利和美国部分地区炎热干燥的天气将导致明年大米产量下降,这可能导致大米价格上涨。此外,明年全球小麦和玉米产量将分别下降1%和2.6%。乌克兰的小麦产量则将下降41%,出口量将减少近一半。

“现在有太多的不确定或未知因素,如果我是一名消费者,我将会为未来食品价格出现大幅波动做好准备,”Brown表示。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