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汰却最出圈,她的“野”内娱独一份

事实再次证明,选秀,留得久不一定最香,名字出圈才是真获益。比如浪姐三公就淘汰了的刘恋。从小透明到“姬圈天菜”,不断引发话题,最近直……

事实再次证明,选秀,留得久不一定最香,名字出圈才是真获益。比如浪姐三公就淘汰了的刘恋。从小透明到“姬圈天菜”,不断引发话题,最近直接上了《怎么办!脱口秀专场》。节目里,她拿学历大玩凡尔赛,没有让人不适,反倒有种滑稽的戏剧效果。“自从我用北大毕业证,找到工作之后,我就再也没提过,这次去浪姐,他们也没找我要毕业证。我都带过去了。”然后真的从裤兜里掏出毕业证,“他们也没看。白带了。”在《浪姐3》里,刘恋有着三季90位姐姐都没有的一个崭新的身份——社畜。大学毕业入职奥美广告公司,10年里,从实习生做到了创意总监。说一句资深打工人,不过分。实打实的上班经历,让她有了接地气感。刘恋也聪明地利用了自己的社畜身份,率先跟其他姐姐区分开来。《浪姐3》的初舞台。刘恋的一首戏剧性十足的《在你的婚礼上我多喝了两杯》(以下简称“婚礼”)惊艳亮相,征服了其他姐姐,高票当选为队长。整个舞台看着是用的巧劲儿。后来我们才知道刘恋为了初舞台,还专门给节目组做了表演方案PPT。PPT清晰展示了刘恋为什么要强推《婚礼》这首歌——首先,有强烈的个人标签,与其他艺人有风格差距,还能展现自己的吉他和卡祖笛才艺;此外,用过往数据向节目组表明,这首歌会有不错的流量和social潜质。可以说,把个人需求和节目需求都考虑到了。凌晨一两点做ppt的过程,还用腾讯会议录了频,放在了初舞台前的准备工作vlog里,整个流程有条不紊。大做特做PPT、写脚本,表达推荐理由,像极了向甲方贩卖方案的卑微乙方。一些刻在打工人DNA里的东西,属实被刘恋拿捏明白了。一边打工一边参加浪姐,一边社畜一边明星的身份,让刘恋身上有种奇妙的混搭感,观众不自觉被她吸引着,并代入刘恋的视角。你甚至能联想到她设计初舞台时的心理活动——一个“小透明”,去到一个大众的舞台,面对大多数都不认识她的观众,与一群或业内顶级,或家喻户晓的明星同台PK,为了脱颖而出,让观众一下记住她,应该如何出挑又兼顾市场需求?节目组还能买账?又比如离开舞台后,粉丝表示不舍热恋琪(刘恋与薛凯琪的cp名),刘恋回复说“别,不影响,你该磕磕“。充分了解互联网人嗑cp是基本刚需。刘恋拿职场智慧在娱乐圈上班,不止表现在宣传自己上。还有对人际关系的处理。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姐姐们团建。谢娜突然cue刘恋吹卡祖笛,从刘恋懵懵的表情,能看出这一段应该是临时起意。刘恋上台吹了一段听起来像唢呐的《好运来》,喊“大家一起来“时嗓子还有点嘶哑,就这样走起了舞步。刘恋很快颅内算清宁静的出牌套路,跟那英说——我觉得她们会把所有的东西投在唱秀上她们一定是0,0,24,0微博@小冉的游乐场薛凯琪就问,可是你也经常给我发语音啊,刘恋说:“因为我知道你喜欢听语音啊。”微博@小冉的游乐场刘恋在接受GQ采访时说,“(浪姐)剧情线把我变成了一个脑子运转飞快的’神算子‘角色。我其实之前没有察觉到这部分……我好像是临场发挥型选手,可能跟(从事广告行业)常年提案有关,排演的时候状态一般,去提案的时候就会来劲“。来源 | GQ报道对临场发挥型选手来说,突发情境可能会激发她未知的潜能。2019年《乐队的夏天》里,刘恋出场短暂,却凭借出色的“即兴“能力,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第三期淘汰pk赛中,Mr.Miss要以2516和弦,进行词曲即兴创作。当刘恋唱出第一句“你和他是什么关系,到底是不是情侣“时,现场秒懂,其他乐队露出赞许的目光——刘恋是在回应她跟杜凯的关系。这个问题导师曾问过,观众也好奇,关键时刻刘恋以这段歌词与现场形成互动,让场子热起来。高晓松觉得,刘恋能把一件事瞬间组织成语言,还变成押韵的唱法,是不容易的。在极限处境下,还能有效权衡利弊,迅速找出最优方案。这样的刘恋,无疑是适合长战娱乐圈的。但,艺术方面呢?或者说,她的艺术道路是否也走得长久?这我倒不敢打包票。诚如她对《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评价,她与“房思琪们”,显然是有壁的两种人。她没有迷信。也绝不会让自己陷入迷信。北大毕业、入职大公司,做了自己想做的广告工作,还做到了高管。公司很开明,支持她的音乐梦想,她可以一边工作,一边当乐队主唱,参加节目,到处巡演,在不同身份、不同状态之间切换自如。可以说,刘恋的妙处在于,活成了普通人羡慕的样子,同时又没有住在天花板上。她比“可成为”高一些,又不至于特别到让人担忧。她的生活充满某种秩序感,这跟她理性至上的性格有关。理性的人想事情不会绝对化。做事不会走极端,在选择面前往往倾向于一个折衷的方案。大学毕业时,刘恋放弃去深圳读研的机会,选择留在北京和杜凯继续玩乐队。但和杜凯全职搞音乐,毕业即失业的纯粹理想主义选择不同,刘恋选择了以工作养爱好。在叛逆和安稳、理想和现实、自由和规则之间,做了兼容和折衷。但折衷,却也不会委屈自己,在可控的范围内,保持生活的圆融状态。工作不算是她讨厌的,甚至算实现了梦想——高中就想做广告,北大新传还是她大学的第一志愿。来源 | 《人物》工作和音乐在某种程度上可以互相补充。她从写文案与写歌词之间找到了共通之处——二者写的都是一种表象,内在是你的洞察,你需要写的是一个别人经历过,有过类似感觉,却还没被总结成一段具体文字的东西。工作的价值和成就感,可以弥补她在音乐上的受挫。广告人不断吸收新鲜事物,保持创造力的心态,也能刺激她的音乐灵感。而爵士乐的慵懒、调侃,也反哺她的个性。使她不至于呆板无趣。反而,杜凯说刘恋生活中很牙尖,刘恋也说自己喜欢阴阳怪气,跟《婚礼》的歌词一样——在你的婚礼我多喝了两杯你份子钱,我一定给那就当作我们两的感情丧葬费她的调皮也有一定理性成分。她自己绝不会做艺术的殉品。但,又懂得欣赏、理解那种一心追求艺术的人。比如她在自述里调侃杜凯:他现在已经快四十岁了,没房没车,有很大的生活压力,女朋友、家里人天天催着他,但是他还是很能静下心来去钻研这个事情(音乐),就是每次看到他的时候,我就会很容易让自己静下来。或者也是刘恋不寻常也寻常的性格折射。《浪姐》火了后,Mr.Miss时隔六年,做出新专辑。专辑首单《塞壬之歌》,刘恋代入海妖视角,唱着潮湿的情歌。发专辑的时机,以及这张首单的风格,也都有一种恰到好处的设计。前者是趁热打铁,后者是将风格极致化,两者都是对《浪姐》红后的回应——如她所说,想将新粉丝转化成歌迷。而整个概念也与她自己契合。刘恋不会是迷上塞壬,奋不顾身的水手。性格的理性和折衷,使她不会飞蛾扑火,单纯为理想燃烧。她只能扮演海妖,吸引人。只不过,她是一位不够极致的海妖。或许相应的,只能吸引到不够极致的水手。幸而,她也很清楚。来听歌不会要命,不用喜欢得太上头。如同一曲慵懒的爵士调,歌手和听者,周旋过后,各自散去。一个懂得世故、顺应规则,缺乏天真却又足够认真、用心设计又不至于虚伪的娱乐圈新人,总不会无人买单。刘恋有她的受众。她尊重他们。她已经俘获到了他们。没有侥幸的成分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