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全网吹爆到演技翻车,张子枫这是咋了?

从开播就轰轰烈烈的《天才基本法》,终于出分了。开分7.7,目前7.4分。相信这个评分,很多人都没想到。甚至在评论区前排粉丝中间,都……

从开播就轰轰烈烈的《天才基本法》,终于出分了。开分7.7,目前7.4分。相信这个评分,很多人都没想到。甚至在评论区前排粉丝中间,都能看见争议的影子。有人说:都怪有的角色,拉低了整部剧的好感度。2021对张子枫来说,可称得上顺风顺水,静待影后。一年五部影后,拿下长春电影节最佳女演员,“未来可期”四个大字稳稳拿捏。靠天赋吃饭。这是自打张子枫当演员以来,就刻在她身上的评价。8岁入行,参演《唐山大地震》,饰演在地震被母亲放弃的姐姐小方登。另一个被广为流传的微笑,则来自《唐人街探案》的女孩思诺。下巴往里收,眼白在下,嘴角弯到最大的弧度盯住镜头。由于剧情铺排合理,此前120分钟所有的平平无奇,在那一刻究极反转。以至于多年后观众还对这一抹笑容印象深刻时,也忽然会产生迷茫:等等,思诺之前都在干什么来着?纵观张子枫这些年来的表演,总会有那么几个镜头被拎出来称之为“演技教科书”。譬如《中国医生》里的一场哭戏,被评价为“救了整部电影”。再比如《你好,之华》里的表白失败戏,眼泪也是瞬间落下。少女的崩溃、抽泣,粉碎一地。身为“姐姐”的张子枫,就不自觉地被安排到了“平平无奇”的一档上。当小朝夕在“整顿校园”,向着逆天改命,回归本来世界而奋斗时。林朝夕不上心的相亲,俗气的三角恋,甚至连和父亲相处的戏份都变得那么普通。观众看不到张子枫“化腐朽为神奇”的“天赋”,那份失望,也就太自然了。每一个童星,都有着“伤仲永”的噩梦。不怕尝试之后的大失败,就怕在经历过山车后,落得个“泯然众人矣”。张子枫自己就曾数次在采访里坦承自己的焦虑:“我最惧怕的是(天赋)它就好像我身上的特异功能,我就好怕,我有一天失去了这个特异功能,那我该怎么办?”所以还是会惧怕说有一天真的,没有这样的能力,那还能做的更好吗?”而当童星失去了“年少成名”“领悟能力比大人都好”的光环之后。迎接他们的,则是和成年人一样锋利的评判目光。有观众直接批评,张子枫有部分台词混沌,“像含了一块糖在嘴里”。“从《盛夏未来》就感觉到了,这部剧尤其明显。”同样经历表演声音尴尬期的,还有和王圣迪一起,从《隐秘的角落》里走出来的“朱朝阳”荣梓杉。全片最出于他舒适区的戏份,可能是一条花絮。在暴力的压制下,鼻血和眼泪,衬托出真情实感。如今的弟弟们头疼的问题,彻底更新换代:长得太高,很难和别人搭戏怎么办?《新红楼梦》饰演“小宝玉”的于小彤就吐槽过:因为身高有一米九,许多剧组都将他拒之门外。如今荣梓杉的身高也一天天蹿高,以至于被逼无奈,官方辟谣。其实,观众对童星的关注度越高,越能看出所谓“国民妹妹”“弟弟”养成这条路,并不是个个都一番风顺。且不说大多数童星都是早早被父母、被造星公司推上舞台,接受无孔不入的审视。在尚有作品可做遮蔽的时代,吴磊曾经被公开提问,对合作女演员白静的意外逝世,有什么看法。更可以对如今14岁的早恋男孩指指点点:男的像混子,女的不正经,甚至直接造黄谣。他们都拿到了“出名要趁早”这份人生礼物,但也无法去查看命运标好的价格。而且,这份礼物的分量,也在逐渐缩小。曾经,童星无论是在大银幕,还是在小荧幕上,都有一方空间。他们和歌舞片最契合,让萌度直线飙升,也可以棍棍生风,利落和可爱兼具。情景喜剧更是少不了他们。从《家有儿女》到《小鬼当家》,肉嘟嘟的笑脸就是最天然的票房利器。而如今,传统的歌舞情景喜剧,已经彻底失去了生命力,从零起步的童星,也光环全无。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这几年,孩子的笑容失去魅力。我们看到的是哭,是眼泪,是爆发,是人性的幽暗面,是细思恐极可能会被下架的风险。再回头,我们或许发现。他们的所谓“翻车”,并不是因为哪里的选择出了错。也可能是这条路,确实已经彻底走到了尽头。希望未来,今日走上童星这条路的孩子们,也能迎来开辟新路的那一天。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