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谊“缺席”百花奖,4年亏64亿,靠卖资产度日,昔日巨头缘何陨落?

凤凰网《Ifeng电影》出品作者|沐哲核心提要:1.曾呼风唤雨的华谊兄弟,近年来屡次出现财务危机。究其原因,一是昔日并购公司留下隐……

凤凰网《Ifeng电影》出品作者|沐哲核心提要:1.曾呼风唤雨的华谊兄弟,近年来屡次出现财务危机。究其原因,一是昔日并购公司留下隐患,被收购的公司面临减值压力;二是华谊兄弟过度投资实体娱乐等重资产业务,致使负债率持续走高。2.华谊兄弟高度依赖名人效应。多年来以冯小刚为核心,头部演员挣票房,随着市场风向发生变化,大多作品表现不佳。2018年《手机》事件爆发,华谊股价大跌,从此一蹶不振。3.如今,华谊兄弟走上转型之路。瞄准年轻人喜好,做迎合市场的影视剧。王中磊女儿王文也以导演身份出道,王中军长子王夫成为新的法定代表人,二代们肩负重任,意图为企业注入新的活力。同时,华谊兄弟还瞄准元宇宙等新产业,开发新内容。4.从根本上看,华谊公司能否走出困境,在于能否拍出迎合市场、符合当下观众口味的作品,唯有抓住年轻人的核心思想与需求,才能真正找到解救的出口。第36届百花奖两天前落下帷幕,昔日风光无限的华谊兄弟,此次却显落寞,仅有作为众多投资方之一的影片《你好,李焕英》获奖。有网友调侃称:“百花奖曾经是华谊年会的,现在变成博纳年会了”。在资本市场,曾经作为 “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的华谊,近年来也频遇麻烦。今年六月,浙江证监局发布《关于对王忠军、王忠磊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决定称,王忠军、王忠磊作为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在权益变动比例达到5%时,二人未按规定停止买卖公司股份并及时履行公告义务。直至2021年12月22日,二人才披露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于是浙江证监局决定对王忠军、王忠磊两兄弟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消息一出,并不出人意料, 曾经呼风唤雨的华谊兄弟近几年屡传出现财务危机 。根据华谊兄弟发布的2021年的年报显示,2021年度王忠军减持股份4,581万股,套现1.51亿元;王忠磊减持股份3,459.93万股,套现1.11亿元。在此之前,华谊在2018年至2020年间分别净亏损11.69亿、39.78亿和10.48亿元,四年亏损总额超64亿。昔日的影视龙头第一股辉煌不再,那么华谊兄弟是败在谁手里,造成今天这种局面的?01 曾经风光无限北京亮马桥有一处双塔大楼,高耸林立在云层间,十分壮观,这就是赫赫有名的华谊兄弟大楼。其实当年的王中军极具商业头脑,出身北京部队大院,身为高干子弟,王中军较一般人有远见和胆识,骨子里也是不安分的人。当年在体制内工作就创办过杂志,不过还是失败了,90年代初还较为流行赴美热,王中军进入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大众传媒专业,攻读硕士学位。学成归来他便和小十岁的弟弟王中磊创办了华谊兄弟广告公司,起初只是做做封面设计、给客户设计广告之类的小业务,并未涉足影视圈。插句题外话,王中军确实有才华,中国银行沿用至今的logo就是他设计的。98年那年,王中军耳闻一朋友投资影视,收获了巨额回报,便动起了这个心思。毕竟身为京圈子弟,结识人脉容易,那年华谊兄弟投资了英达的情景喜剧《心理诊所》,并认识了和英达私交颇好的冯小刚夫妇,从此一段影视佳话开启。第一次投资影视剧便盈利,王中军意识到中国的影视行业未来可期,又投资了三个大导演的电影:一部是姜文的《鬼子来了》,一部是陈凯歌的《荆轲刺秦王》,还有一部是冯小刚的《没完没了》。冯小刚曾公开表示过,自己和中军、中磊情同手足,此外还有马云、陈国富,都快成一家人了。但谁也没想到,2015年的华谊迎来自己最好的时代,很快和很多公司一样,繁华过后,盛极必衰,只剩一声叹息。02 内部战略失误华谊兄弟自2015年,便开始每况愈下,一泻千里,究其根本原因有二。一是昔日并购公司留下的隐患 ,但凡学过金融的人都知道,商誉是一种“溢价收购”,目的是为了未来创造更多的盈利,商誉会随着合并后,被收购的公司新创造的现金流和利润,逐渐减少。变成了虚增的资产,而实际可能并购带来的收益并不明显,还面临着永无止境的减值压力。与此同时15年至17年,华谊兄弟的净利润也出现了下滑趋势,但两兄弟还未出现危机意识。2017年国家开始金融整顿,整顿的目标就是压缩影子银行,也就是去泡沫化,高杠杆游戏显然不好使了。另一方面, 华谊兄弟还过度依赖投资实体娱乐这样的重资产业务 ,比如用电影IP打造文化小镇,战略布局遍布全国,花钱大手大脚,这点倒是有点像李亚鹏的文创娱乐房地产项目,但这种业务投资成本昂贵,投资回报周期漫长,致使资产负债率持续走高,拖垮业绩。近些年更是屡屡传出王中军卖房卖画卖收藏品,来解救公司债务危机的消息。在接受俞敏洪的采访时,王中军自己都不想谈危机,并直言最高时债务高达47亿,只能不停地“卖卖卖”。倾注血本搭建的实景娱乐大厦也亏得血本无归,很多要解散的分公司也急于找接盘侠,其中海南观澜湖华谊冯小刚文化旅游实业转手的35%股权,让密春雷接盘了,他也是董卿的丈夫。原本看起来是好事一桩,却再生变故。去年年底,密春雷被调查带走,直到今年7月初才宣布回归正常履职。与此同时,华谊将密春雷告上法庭,理由是“股权转让纠纷”,申请冻结对方8800万股股权。有律师分析称此举涉及两个法律程序,一是因股权等事宜产生了纠纷,二是为防止自己所持有的股权收益的不当流失。由此可见,对于华谊来说,眼下危机四伏,能不能渡过难关还尚属未知。再加上疫情的影响,华谊兄弟急需找到适合自己的出口。最近传出华谊兄弟又瞄准了元宇宙概念,与数字化集成服务商华胜天成宣布:双方已正式达成战略合作,将联合开发可应用于AR/VR设备终端的IP内容创造和数字衍生品输出,打造经典IP数字世界联动、经典IP二次创作、在数字世界中提供与现实世界可对应的资产、功能,如地产、电商、社交娱乐等。王中磊称,基于公司的IP资产和内容实力,华谊有机会成为数字时代最具领先优势的内容架构者,进一步改写公司的商业模式。但华谊公司最终能否走出困境,走出寒冬, 根本原因还是要拍出能迎合市场、符合当下观众口味的作品 ,一如过往。尤其是各个电影公司在经历了数次洗牌后,都找准了各自的定位,像开心麻花主打喜剧题材,博纳主攻主旋律题材电影,光线则是青春题材的小成本电影,唯有华谊还在摸索阶段。十多年前说着“去电影化”的王中军,却还是要回归主业,如今年轻人的审美无时无刻不在更新,不同代际人群先后涌入市场,并成为市场主力的浪潮更迭。年轻导演们在挖掘了市场方向后,了解当下年轻人思潮、心理变化,拍出大卖作品,所以华谊唯有抓住年轻人核心思想和需求,才能真正找到解救自己的出口啊。点击进入“凤凰网指数-影剧综榜单”查看最新榜单!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