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赔6000万 这家公司掀起了中国自动驾驶商业秘密第一案

文| 王仙客2022年8月2日上午,据财联社报道,自动驾驶明星公司小马智行(Pony.ai)联合创始人兼CEO彭军发布内部信,称小……

文| 王仙客

2022年8月2日上午,据财联社报道,自动驾驶明星公司小马智行(Pony.ai)联合创始人兼CEO彭军发布内部信,称小马智行以“涉嫌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将自动驾驶卡车公司“擎天智卡”及其主要负责人潘震皓、孙又晗起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目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已受理该案。

如业界熟知,小马智行是一家从事全栈式L4级自动驾驶技术研发的公司,由笼罩着传奇色彩的计算机科学家楼天城和资深科研工作者彭军于2016年12月创立。目前,二人分别担任小马智行首席技术官(CTO)和首席执行官(CEO)的职务。2022年3月,小马智行宣布完成D轮融资首次交割,公司估值达到85亿美元,成为国内估值最高的自动驾驶创业企业。

被小马智行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擎天智卡”是一家专门进行卡车自动驾驶技术和物流运输系统研发的公司,成立于2021年11月,创始人是小马智行卡车业务“小马智卡”的前任CTO潘震皓和小马智卡美国团队前任规划控制负责人孙又晗。2022年1月27日,36氪曾报道:擎天智卡获得了五源资本的近千万美元独家天使轮投资。而五源资本亦曾是自动驾驶公司小马智行A轮融资的领投风险投资基金。

品驾向小马智行求证此事,得到如下回复:“小马智行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将前技术人员潘震皓、孙又晗及其所经营的擎天智卡公司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小马智行请求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害小马智行的商业秘密等,并判令被告共同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人民币6000万元,承担全部诉讼费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已经受理该案”。

除此之外,小马智行拒绝透露进一步的信息。

8月2日下午两点,品驾得到擎天智卡的回应称:擎天智卡从媒体获知“小马智行起诉擎天智卡”的相关消息,目前并未收到相关起诉材料,相关信息正在核实过程中。擎天智卡一直以来遵守相关法律,遵循商业道德,坚持自主研发和创新,并无侵犯任何第三方商业秘密的行为。如果相关媒体信息属实,擎天智卡将积极应对诉讼,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维护市场公平机制。

但是从6000万元的索赔金额来看,已经超过了当初百度起诉王劲、景驰一案的诉讼标的5000万元人民币,可见事情不简单。

品驾获知的彭军致小马智行全体员工内部信则透露了更多的信息:

“潘震皓、孙又晗均与公司签署了专有信息和发明协议,明确约定其在小马智行期间创造的知识产权归小马智行所有,同时约定了保密义务,约定其在职期间和离职后均需要严格遵守公司的保密制度,不得将公司的保密信息用于小马智行本职工作之外的其他用途。然而我们发现,擎天智卡在多处技术细节及业务逻辑上与小马智行高度相似,涉嫌侵犯小马智行的商业秘密。因此我们不得不诉诸法律手段来维护小马智行的合法权益,请求法院判令擎天智卡、潘震皓及孙又晗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对侵权行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天眼查”企业查询系统显示:潘震皓曾担任北京小马智卡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于2021年11月17日卸任。而在2021年11月5日,潘震皓参与设立北京擎天智卡科技有限公司,并担任法定代表人。这意味着潘震皓先后担任两家公司法定代表人的时间,有着不长不短12天的重合。

图源:天眼查截图

公众号“智能车参考”的一篇文章显示:潘震皓曾就读于苏州中学,2004年曾获全国信息学奥赛一等奖,后保送至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本硕连读。这一经历与小马智行联合创始人楼天城极为类似——楼曾在2001年获得全国青少年信息学联赛(浙江赛区)一等奖,同样保送至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本硕连读。2017年,在谷歌就职的潘震皓加入小马智行,成为第12号员工,负责过一段时间小马智行在旧金山湾区的路测项目,后来成为独立出来的智能卡车项目——“小马智卡”的CTO。

“智能车参考”的文章同时透露了一个细节:Frank(指潘震皓)在小马智行有公认的技术能力,“但性格特点也很鲜明”。这与品驾获知的一位与潘震皓共事过的业内人士对其评价形成了观照:“杀伐决断,目的性强”。

曾经参与投资另一家自动驾驶企业的一位风险投资人对品驾透露:擎天智卡正在寻求下一轮融资,不少机构都看过擎天智卡的项目,在小马智行的工作经历确实是他们在路演的时候反复提及的“卖点”,这点大家都清楚。

图源:天眼查截图

“可能引起侵犯商业机密争议的是擎天的研发周期”,一位自动驾驶行业内部人士对品驾表示:“擎天成立半年时间,就去考了自动驾驶卡车路测牌照,你看千挂科技也是小马智卡的人出来做的,到现在也没拿下来牌照。一般从投入研发到获得路测牌照平均得需要2-3年”,该专业人士称。

小马智行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将擎天智卡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从形式上看,几乎是2017年12月百度起诉前高管王劲及其经营的美国景驰公司一案的翻版。百度曾指称:“王劲在担任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期间即策划成立从事自动驾驶的景驰公司,利用职务便利从百度招揽技术人员,并利用其担任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总经理期间所持有的大量自动驾驶的技术秘密和经营信息,开展自己的自动驾驶业务”。当时受理此案的法院,正是此番受理小马智行起诉擎天智卡的北京市知识产权法院。

与百度诉王劲与景驰公司一案极为相似的另一点是:潘震皓、孙又晗和他们创立的擎天智卡,也成为小马智行离职员工创办的自动驾驶企业中,唯一被前雇主起诉的对象。百度起诉王劲与景驰一案的诉求标的是5000万元人民币,而小马智行起诉潘震皓、孙又晗和擎天智卡的诉求标的是6000万元人民币。这也一下子令该案成为中国“自动驾驶侵犯商业机密”的第一案。

百度诉王劲及景驰一案以双方和解告终,但王劲不得不离开了他一手创办的景驰公司。景驰公司后来改名文远知行,CEO由王劲的同事韩旭出任。

通常来看,侵犯商业机密的诉讼是一场漫长得令人绝望的较量,结局存在着诸多可能性。

当然,小马智行起诉擎天智卡的另一个启示是:自动驾驶卡车业务到了关键的机会与增长点。

6月27日,阿里巴巴宣布获得L4重型卡车自动驾驶公开路测牌照。7月28日,小马智行宣布与三一集团旗下三一重卡成立合资公司,开展L4自动驾驶重卡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并将在年内实现小规模交付。易观咨询发布的《中国重卡智能化升级专题研究2022》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重卡(总质量大于14吨)智能化市场规模为135.9亿元,2022年预计将达到339.8亿元,2030年将突破1万亿元,2021-2022年中国重卡智能化进入商业化落地的关键时期。无论是小马智行、图森未来、千挂科技、还是此番被诉的擎天智卡,都不希望错过这个机会。当然,有人入局,就一定有人出局。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