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甲医生微信头像分布情况_一项单中心、横断面调查研究

本文作者:唱不完的情歌三甲医院医生微信头像分布情况:一项单中心、横断面调查研究Distribution of Wechat ava……

本文作者:唱不完的情歌

三甲医院医生微信头像分布情况:一项单中心、横断面调查研究

Distribution of Wechat avatars of doctors in three-tier hospital:a single-center cross-sectional research

情歌 1,葛青 1*

(1. 我想逗乐这个闷闷世界医学院. 南汇新场,上海 201314)

[摘要]

目的:微信目前已经成为国人实时在线通讯的主流软件,其用户数已经突破 12.8 亿。对于三甲医院医生而言,微信也是其沟通交流的主流通讯方式,微信头像是个人用户的对外展示窗口,从某种程度上体现了个人的审美选择、职业习惯、个人追求等。然而,目前尚未有关于三甲医院医生微信头像选择的研究报道。

方法:本研究采用单中心研究方法,搜集研究者所在医院微信好友基本信息,包括科室、性别、职称,以及头像的基本信息,将其归类为卡通、动植物、家人、自拍、人物、医生、风景、其他 8 类,并进行相关性分析。

结果:本研究共纳入 136 例研究对象,结果表明医生微信头像选择与科室无关(P = 0.496),不同性别医生之间的头像选择存在一定的差异,但未达到统计学显著差异(P = 0.056),而不同职称的医生头像分布存在显著差异(P < 0.001)。

结论:医生微信头像的选择与性别、职称存在一定的相关性,而与专业科室无关。

关键词 Keywords:微信;头像;医生;三甲医院;

自从 2011 年上市以来,微信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社交软件,累计注册用户突破 12.88 亿。作为国民社交软件,微信头像的选择能在一定程度上反应用户的性格特征、心理需求等[1]。三甲医院医生作为一类具有一定特殊性的职业,其微信头像的选择具有一定的特殊性。不同于好大夫在线等专业就医平台,微信作为个人社交媒体,医生的头像具有很强的个人偏好性,但目前尚未有关于医生微信头像选择的系统性调查研究[2]。本研究通过调查单中心三甲医院医生的微信头像分布,明确其与性别、科室、职称的相关性,并深入分析背后的选择动机。

1.材料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本研究收集第一作者手机中某三甲医院所有微信好友,进行筛选,符合以下标准者纳入研究:1. 职业必须为医生,排除护士、医技、行政等;2. 必须具有性别、科室、职称等完整资料。本研究符合赫尔辛基宣言(2013 修订),由于为匿名研究,且头像、性别、科室、职称均为公开资料,因此并未取得伦理委员会通过和个人知情同意。

1.2 资料收集

微信好友列表搜索「XX 医院」,筛选出该医院的全部好友,并挨个进行资料收集,包括科室、性别、职称等内容,并对头像进行内容归纳(如图 1 所示)。

图 1 通过微信通讯录和备注搜集资料

1.3 头像分类

将头像整体分为 8 类:① 卡通:包括卡通人物、卡通动物、卡通人物、卡头画像等卡通风格头像;② 动植物:包括猫猫、狗狗、花朵等动植物风格头像;③ 家人:包括儿子、女儿、丈夫、妻子、合影等家庭主题风格头像;④ 自拍:包括自拍照、艺术照等自己真实照片头像;⑤ 人物:包括明星、网络照等不是本人的人物照头像;⑥ 医生:包括医生执业照、手术照片、工作照等可以体现职业特征的头像;⑦ 风景:指高山、大海、天空等风景照片头像;⑧ 其他:指个人签名、涂鸦、系统默认等无法归类的头像。如图 2 所示。

图 2 本研究微信头像分类方法

1.4 统计学方法

采用 SPSS 21.0 作为统计学软件,计数资料采用百分比表示。组间计数资料的比较采用卡方检验,不符合条件时采用 Fisher 精确概率法。P 值小于 0.05 时认为具有统计学差异。

2. 结果

2.1 基线资料及整体分布

自 2019 年 7 月至 2022 年 7 月,研究者在该院共添加微信好友 190 例,排除护士 30 例,行政 16 例,资料不全 8 例,最终共纳入研究对象 136 例。其中外科 94 例(69.1%),内科 12 例(8.8%),核医学科、影像科、介入科、检验科等其他科室 30 例(22.1%)。规培、研究生等无职称情况 57 例(41.9%),初级职称 26 例(19.1%),中级职称(25.7%),高级职称(13.2%)。男性 98 例(72.1%),女性 38 例(27.9%)。具体头像分布,以卡通头像最多,达到 39 例(28.7%),动植物 16 例(11.8%)、家人 16 例(11.8%)、自拍 15 例(11.0%)、人物 12 例(8.8%)、风景 11 例(8.1%)、其他 12 例(8.8%),具体如表 1 所示。

2.2 不同科室医生之间头像分布的比较

本研究比较了外科、内科、其他科室的头像分布情况,结果表明不同科室之间的头像分布没有显著性差异(P = 0.496),如表 2 所示。

2.3 不同性别医生之间头像分布的比较

本研究比较了不同性别之间头像分布情况,结果表明男性、女性使用卡通、动植物头像的比例接近,但女性使用家人头像的比例显著高于男性(21.1% vs 8.2%),自拍比例也高于男性(15.8% vs 9.2%);值得注意的是,所有使用医生头像的均为男性(11.2% vs 0%),而男性使用乱七八糟未归类头像的比例也高于女性(14.3% vs 2.6%),但两组之间差异没有统计学意义(P = 0.056),如表 3 所示。

2.4 不同职称医生之间头像分布的比较

本研究比较了不同职称医生头像分布差异。无职称医生使用卡通头像的比例最高(42.1%),值得注意的是,高级职称使用卡通头像的比例并不低(33.3%),而中级职称使用卡通头像的比例最低(8.6%)。无职称医生使用动植物作为头像的比例也高于其他职称医生(17.5%),具体多为猫猫、狗狗等宠物。中级职称使用家人作为头像的比例显著高于其他职称医生(31.4%),多为儿子、女儿。高级职称使用医生作为头像的比例显著高于其他职称医生(27.8%),但使用风景作为头像的比例并不高。不同职称头像分布具有十分显著的差异(P < 0.001)。

3. 讨论

本研究采用单中心、横断面调查的方法获得了 136 例临床医生的微信头像分布情况,并进行了相关性分析和比较研究。136 例研究对象中,仅有 11 例使用医生职业相关的头像(8.1%),这一比例大大超出了预期,表明很多医生并没有把微信作为工作相关的工具,仍是作为私人沟通的社交软件,这也从另一个角度反映了为什么医生不愿意加患者微信的原因。

首先,不同科室专业之间医生头像比较方面,总体分布并没有呈现出差异。这表明专业性对于医生微信头像选择并没有明显的影响,内外科以及其他科室之间不存在明显区别。

其次,性别对于头像选择有显著的影响。女性使用家人,尤其是儿子、女儿作为头像的比例显著高于男性。具体分析来看,共 16 例选择家人作为头像,其中儿子 7 例,女儿 6 例,情侣照 2 例,老公 1 例。上述研究表明女性对于家庭,尤其是子女的重视高于男性。男性使用医生执业照的比例显著高于女性。男性、女性之前头像分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主要原因在于本研究样本量较少。

最后,职称对于头像选择具有十分重要的影响,这很可能与年龄相关。无职称和初级呈现出更多的卡通头像和宠物头像,这是由于年轻医生往往还没成立或者刚刚成立家庭,事业也刚刚起步,还未建立自己的事业,因此头像更多呈现出卡通和动植物为主。对于中级职称医生而言,往往孩子刚刚出生,对于孩子有着很高的期待和喜爱,也更加重视家庭,所以使用家人作为头像的比例非常高。

对于高级职称医生,出人意料的是,使用卡通形象作为头像的比例也并不低,但具体分析来看,卡通内容和初级职称仍有一定差异,初级职称有很多海绵宝宝、海贼王、卡通小熊等,而高级职称的卡通头像往往是卡通医生形象照、卡通工作照等。高级职称很少使用孩子作为头像,因为孩子已经长大进入青春期,不再可爱、听话,成绩也大多让人失望。高级职称使用医生形象照的比例也高于其他职称,这表明高级职称医生对于执业有更高的追求,需要建立自己的医疗形象。

本研究存在一定的局限性。本例为单中心个人微信研究,由于第一作者在外科基地规培,微信好友多为外科规培医生,男性较多、初级职称较多、外科较多,缺乏女性、内科、高级职称,甚至杰青、院士的微信好友,因此样本量较小、偏倚较大,未来的研究需要更大样本量、更多中心、更详细内容的分析。

4. 结论

三甲医院医生微信头像选择与性别、职称呈现出一定的相关性,而与专业科室无关。

作者情歌,一个医学博士、丁香园签约作者、丁香公开课讲师、上海三甲医院大龄规培医生的奇妙混合物。曾著有《我在美国看痔疮》、《外科医生与可口可乐》全网爆文(仅此两篇)。搞笑文,科普文,深度思考文,你永远不知道他会写出什么奇奇怪怪的文章。个人公众号:我想逗乐这个闷闷的世界。

监制:gyouza | 策划:果

题图来源:自制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