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能源第一股”亿华通二次赴港交表 清华系套现6.78亿

核心提示:1.自2020年8月科创板上市以来,亿华通已有股东套现合计6.78亿元离场,股东套现的资金,比该公司一整年挣的还多。凤凰……

核心提示:

1.自2020年8月科创板上市以来,亿华通已有股东套现合计6.78亿元离场,股东套现的资金,比该公司一整年挣的还多。发现,这些套现的股东,全部是清华大学背景,套现金额几乎是当年该公司科创板融资金额13.5亿元的一半。

2.作为“氢能源第一股”,亿华通今年以来遭到股东套现、业绩爆雷、股价暴跌、现金流不足等多重问题。截至发稿前,股价已滑落至108.79元/股,距最高点跌幅近70%。

出品

作者|任清

编辑|于浩

从创业板转入科创板,再冲刺港股,“氢能源第一股”近日在资本市场又有新动态。

1月27日递表失效后,8月1日,北京亿华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华通)再次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在香港主板挂牌上市。保荐机构为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泰君安”)、智富。本次募集资金主要用于公司提升产能、产品推广及营销方面。

清华系套现6.78亿元

“氢电池第一股”亿华通( 688339.SH ),与清华大学关系密切。

亿华通由现任清华大学车辆与运载学院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欧阳明高参与孵化。

成立于2004年的亿华通,公司主要客户为国内各大整车生产企业,包括郑州宇通、北汽福田、上海申龙、中植新能源等国内主流整车厂,公司为这些客户提供燃料电池动力系统完整的解决方案。

亿华通前身为清能华通,由欧阳明高团队孵化,业务聚焦于氢燃料电池发动机研发与产业化。2012年,十二五规划首次将燃料电池汽车纳入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重点发展方向,欧阳明高团队重组清能华通,正式成立亿华通。

依托清华大学汽车安全与节能国家重点实验室,亿华通产业化进展顺利。早期亿华通缺乏电堆自主供应能力,都是从加拿大氢能龙头巴拉德等公司外购。2016年,亿华通收购了电堆技术公司上海神力科技,实现氢燃料电池发动机量产,后挂牌新三板;自2018年以来,神力科技实现电堆国产化。

成立以来,获得清华系、国泰君安、汉能投资等多轮投资。

2020年8月,亿华通转板科创板挂牌,股价最高达到348.55元/股。今年1月,亿华通首次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

自2020年8月科创板上市以来,亿华通已有股东套现合计6.78亿元离场,这一数量比该公司2021年一整年的营收总额6.2亿元还要高。

发现,这些套现的股东,全部是清华大学背景,这个金额,恰好是当年该公司科创板融资金额13.5亿元的一半。

公司发布上市以来首份股东减持以来,公司股东北京水木扬帆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北京水木长风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北京水木国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南宁水木愿景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集中竞价交易、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238.67万股,减持价格区间为169.57-322.05元/股,套现合计6.78亿元。

清华大学常以著名的“园中之园”水木清华代称,“水木”两字来源于东晋谢混的诗句:“景昃鸣禽集,水木湛清华。”从这些投资方的名字也能看出其清华系背景。

清华系是最早期的投资者,另一早期投资者,国泰君安的98.73万股限售股也将于8月10日解禁。

一年亏损1.85亿

高管薪酬近1亿

招股书显示,亿华通主要股东可分为三类:下游客户类包括宇通客车的全资子公司西藏康瑞盈实、申龙客车的母公司东旭光电、北汽新动能等;清华大学系,如水木扬帆、水木长风、水木国鼎、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等;通过今年8月完成的简易定增募资1.95亿元,引入了UBS、JPMorgan等机构投资者。

除了投资方,该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张国强也有清华大学背景,持股比例18.59%。

张国强本科毕业于山西财经大学市场营销专业,2003年加入北汽福田汽车,担任总经理秘书。2005年5月至2012年6月,他进入清能华通,主要负责业务规划及营运管理,该公司由清华大学欧阳明高院士团队孵化,后任清能华通部门经理、副总经理。

2012年6月,毕业于清华大学公共管理专业,2013年9月就读于中国科学研究院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2014年10月至2015年7月,任北京亿华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又在2018年4月至2020年7月期间完成了动力工程及工程热物理博士后研究。现任清佰华通执行董事、水木华通董事长、上海神融新能源董事长。

2020年8月,随着公司上市,张国强迈入“亿万富翁”的行列。

在胡润研究院公布的最新版《胡润百富榜》中,张国强以33亿元人民币的身价位居全国第1999名,成为唯一一位上榜的大同籍80后企业家。

擅长资本运作的公司,业绩却未能有此好运。

上市以来,亿华通由盈转亏,两年累计亏损2.13亿,其中2020年亏损0.98亿,2021年亏损1.85亿。2022年第一季度,亿华通再亏损0.35亿元。

招股书显示,亿华通在2019年、2020年、2021年营收分别为5.54亿元、5.73亿元、6.29亿元;期内利润分别为4590万元、-976万元、-1.85亿元。

在亏损最严重的2021年,亿华通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报酬合计975.03万元。其中,张国强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112.60万元;

董事、副总经理张禾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50.61万元;董事、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宋海英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97.27万元;副总经理于民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总额87.27万元。

毛利持续下降

坏账拖垮现金流

从燃料电池系统市场份额看,按照2020年车用燃料电池系统总销售功率计算,亿华通市场份额达到34.8%,位列第一。2021年,公司在中国燃料电池系统市场排名第一,占市场份额为27.8%,占比有所下降。

根据财新网援引头部风险投资机构新能源投资负责人说法,相对既有规划而言,燃料电池和上游原材料已然过剩。

需求有限,蛋糕没有做大,市场参与者却在日益增加,导致竞争加剧,价格战兴起,目前,燃料电池价格快速下降,每kW平均售价的跌幅超出每kW生产成本的降幅。亿华通财报显示,2019年至2021年,燃料电池系统销售均价从2019年的2万元/千瓦降至2021年四季度的9000元/千瓦。

价格战的结果是企业毛利率下降,亿华通的毛利率由2020年的43.2%降至2021年的37.5%。

此外,亿华通的营收状况,受下游车企客户经营状况影响非常大,一直存在应收账款占营收比重高企现象,和毛利率一起拖垮公司现金流。

整车厂在汽车产业链中处于相对强势的地位,实践中整车厂通常根据整体资金情况安排对供应商的付款,普遍未按照结算约定对上游供应商付款。燃料电池整车生产及销售季节性特性,传导至燃料电池厂商,使得公司经营业绩存在重大季节性波动,现金流压力难以缓解。

2017至2021年,亿华通应收账款金额分别为2.88亿元、4.18亿元、 6.36亿元、8.43亿元、7.2亿元,占同期营收比重为142.93%、113.59%、114.83%、147.3%、114.4%,皆超100%。

带来的负面影响是,该公司经营现金流持续为负。2019至2021年,亿华通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分别为-1.7亿、-2.295亿、-1.213亿。

2021年末,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为8.1亿,同比减少17%,而至今年3月底,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再度减少至6.13亿元。

亿华通在招股书中指出,公司业务及未来策略均属于资本密集型,需要大量资金投资研发、提升产能、推广销售,而仅剩的6.13亿元显然不够。

造血能力不足,现金流不足,这也是为什么亿华通再次赴港交表,以实现A+H上市输血。

此外,亿华通历年年报均提示客户集中度过高的经营风险:2021年,公司前五大客户带来的销售收入占总销售收入的84.16%。其中,对第一大客户北汽福田的销售额比重高达54.01%,主要订单是2022年北京冬奥会赛事服务车辆。

公司亏损、股东套现,但许多股民的资金还未解套,目前,该公司当前股价与高点相比,累计跌幅已超70%。

在首次赴港递交招股书时,有股民甚至跑去质问亿华通董秘,称对公司赴港上市后可能大幅拖低A股估值表示失望和担忧,并建议管理层暂缓或搁置赴港上市计划。但擅长资本运作的亿华通,还是加速了赴港动作。

8月2日,亿华通发布首次公开发行战略配售限售股上市流通公告,宣布国泰君安在亿华通科创板上市时的98.73万股限售股8月10日将解禁,对应限售股份占公司当前股本总数的 0.99%。

清华系已退出,下一个离场的会是国泰君安吗?

发表评论

后才能评论